|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無盡破碎 >第六章飛潛騰躍傳鳥經

第六章飛潛騰躍傳鳥經 (1/2)

小說名稱《無盡破碎》 作者:隱仙者  更新時間:2013-10-17 14:23  字數:3262

老蚌對獨孤鳳的解釋,自然沒有什麼懷疑,這個世界仙人轉生、覺醒宿慧,重新修行本就是十分正常的事情。而且老蚌早就隱隱察覺到獨孤鳳的神異不凡,在以往獨孤鳳需要靜修的時候,她總是將初鳳、二鳳拘束在身邊,以防打擾到了獨孤鳳的修行。

只是老蚌數千年修行,已經接近功行圓滿,再過一年就要坐化而去,待轉世投生人生,再來修行,因此嘆道:「我本介類生靈,雖然因緣巧合開了靈智,得了仙緣,無奈稟賦太差,數千年修行,與海中鱗介爭那一日之短長尚可。但若如求長生不老,上乘功果,終是難如登天。我本擬再有一年就要轉劫而去,與你們姐妹分別,心中頗為不舍,現今見了你的功果,再無疑慮。只等我超劫重來,還請你收錄門下……」

獨孤鳳挽著老蚌的手,笑道:「恩娘不要說這些見外的話,我視恩娘如親母,自不會吝嗇區區上乘功果。」頓了頓,又道:「我自轉劫以來,所幸真靈不寐,還隱約記得前身道法,如今道法初成,已經憶起前塵往事。這紫雲宮原本是前輩仙人天一金母成道所留,三鳳和兩位姐姐都是當初宮中侍者,如今轉劫歸來,重歸仙宮,也是前緣早定……」

聽到獨孤鳳娓娓訴說前緣,老蚌不禁恍然:「原來如此。這座紫雲宮,原是我那年被海中孽龜追急,一時無奈,打算掘通地竅藏躲,不料無心發現這個洞天福地。我見這宮中仙景,並非天然,就猜測此地以前必有金仙在此修鍊。近年更是常見後宮金庭中心玉柱時生五彩祥光,玉柱之中,難免不藏有奇珍異寶。只是我用盡智謀,無法取出。卻沒想到前緣早定……」

獨孤鳳微微一笑,自然不會進一步解說其實這座紫雲宮當年天一金母早和長眉祖師有所約定,將紫雲宮的所有權連同坐下的弟子一併送給峨眉。這紫雲宮的真正主人,乃是天一金母弟子轉世的齊靈雲等人。而不是宮中侍者轉生的三鳳諸人。

不過獨孤鳳又豈會在意這些,仙山靈地,本地天地所生,自是有緣者得之,三鳳既然能夠在此平安居住數百年,自然也是有緣者。再說以獨孤鳳的性格,佔了也就佔了,別說是峨眉,就算是天一金母這個原主回來,也要打過一場再說。只是這些話,就不必與老蚌細說了。

獨孤鳳笑道:「恩娘欲求上乘功果,轉劫一世自不可免。只是卻不必如此充滿,我如今憶起前塵,記得前身所看到的一篇道法,乃是昔日白陽真人所留的圖解熊經鳥伸,外具百物之形,內藏先後天無窮變化,專供修道之人築基奠元,對於旁門異類猶有奇效。恩娘轉劫之前,可以將這篇《白陽圖解》修行一遍,將一身修為盡數轉化為玄門真元,如此轉世之後,根基更厚,天資更好,豈不更美?」

老蚌頓時面露歡欣,喜不自勝。

獨孤鳳看的不禁微微暗嘆。這個世界的異類修行還真是艱難,沒有天生的靈智,沒有系統的修鍊之法,這個世界的異類甚至還沒法稱為妖族。因為能不能開啟靈智,進行修鍊,完全靠運氣,根本不成族類,只能統稱為異類。

雖然異類通靈之後,能夠本能的吐納元氣,自行修鍊,但是效率極為低下,如老蚌這種修行數千年的異類,別說與玄門弟子相比,就連普通的旁門散仙也能輕鬆的將她擒拿。而且修鍊過程中劫難重重,應劫之時,連一個普通的凡人都能對他們造成傷害。如老蚌正是為了避過地火之劫,借著海潮跑到沙灘上,卻又深陷人劫,若非被三鳳的父親解救,就差點斷送了性命,

能夠修行有成的異類,大多是如老蚌一般性情溫和,自覺醒靈智之後就謹慎自醒,沒有依照生物本性多造殺孽,符合這個世界的因果秩序,這才能夠逢凶化吉、遇難成祥,一路渡過重重劫難,修行到元胎大成,再轉生成人,真正步入仙道。

獨孤鳳正在和老蚌談話,卻將宮闕門口,偷偷摸摸的探出兩個小腦袋。

卻是初鳳和二鳳也被獨孤鳳練就元嬰的異象所吸引,悄悄的跟了過來。本來因為老蚌因為仙宮龐大,禁制重重,不許初鳳、二鳳亂走,以免闖禍,也不許她們在獨孤鳳潛修時來打擾,免得打斷了獨孤鳳的修行。

只是今天獨孤鳳弄出的動靜實在太大,老蚌又神色匆匆,初鳳和二鳳耐不住心中的好奇,還是悄悄的跟了過來。

獨孤鳳看到兩位姐姐,頓時一笑,向她們招手道:「兩位姐姐,不要躲了,恩娘和我都看見你們了。「

初鳳和二鳳被叫破行藏,本能的就要縮頭躲避,不過給獨孤鳳笑盈盈的目光一掃,卻沒來由的感到窘迫,訕訕的站了出來。

說來她們三姐妹相處,三鳳雖然是最小的一個,但是言語行事,卻總給初鳳和二鳳一種她才是大姐的感覺。兩人面對她,比面對恩娘老蚌還要乖巧聽話。

紫雲宮中無外人,又無凡間衣衫,所以初鳳和二鳳都是不著寸絲,並肩站在一塊,穠纖合度,骨肉停勻,當真是貌比花嬌,身同玉潤。再加胸乳椒發,腰同柳細,自腹以下,柔發疏秀,隱現丹痕一線,粉彎雪股,宛如粉滴脂凝。襯上些未乾的水珠兒,越顯得似瓊葩著露,琪草含煙,天仙化人,備諸美妙。

獨孤鳳的目光滴溜溜的在兩人身上轉了一圈,不禁一笑,像慣常玩鬧一般,一左一右,將兩位姐姐抱住,笑道:「兩位姐姐來的正好,我剛剛功行有成,憶起前塵往事,正有一篇道法,要與兩位姐姐一同學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