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無盡破碎 >第一百零八章千古絕響神劍神技難再

第一百零八章千古絕響神劍神技難再 (1/2)

小說名稱《無盡破碎》 作者:隱仙者  更新時間:2013-09-23 01:50  字數:3581

刺啦!宛如鼓起了的一個氣泡。最初只是一點,一個剎那就布滿了無窮無盡虛無真空。

混沌之氣鼓盪不休,隨著呯的一聲,彷彿一點火星落進沸油之中,雷光炸裂,無數的黑白漩渦,小如銅錢,大如星辰,永不停息的旋轉奔流,瘋狂湧出。

大大小小的漩渦之間互相摩擦碰撞,雷光迸射,咕嚕聲響,彷彿沸騰的滾水一般,翻卷出無窮的氣泡,沸騰撞擊,越演越烈,言語難以形容。

雷霆滾滾,開天闢地。

鼓盪的黑白混沌氣流越來越大,翻騰的雷光之中,烈火熊熊而起洪濤濁流奔涌,黃塵翻滾颶風嗚鳴。

獨孤鳳一劍破空,虛空粉碎,陰陽翻騰,地水火風狂涌。演出無極生太極,太極生兩儀,兩儀生四象開天闢地場景。

無窮無盡的地水火風奔騰涌動,浩浩蕩蕩,橫行虛空,所過之處,虛空崩塌,雷光轟鳴。

破碎虛空,開天闢地的巨力,以無可匹敵之勢粉碎虛無。

無窮無盡的混沌氣流橫掃虛空,雷光炸裂,地水火風奔涌,化身虛無的玄天邪帝被瞬間轟出,頓時彷彿置身於絞肉機中一般,承受著無窮無盡的混沌雷光的轟擊。

化為虛無的刀劍承受不住開天闢地的無匹巨力,材質稍差的帝恨魔刀在無極的雷光轟擊之下,轟然碎裂,魔兵的不滅精元彷彿受驚的蛤蟆一般,瞬間竄入玄天邪帝的胸膛之中,驚慌失措的躲藏起來。

驀然間,混沌雷光突然消失,鼓盪的混沌氣流、奔騰的地水火風,在失去了動力之後漸漸的消散在天地之間。

玄天邪帝半跪在滿目蒼夷的大地之上,手中拄著同樣布滿裂紋的星宿劫魔劍,不死不滅的魔軀布滿了無數可怖的傷痕裂口,紫黑色的魔血像是泉水一般不斷湧出。

「為何留手?」玄天邪帝拄著近乎碎裂的星宿劫魔劍,緩緩的站起身來,縱然渾身重傷欲死,他的動作仍然穩如泰山。

「可惜!」獨孤鳳注視著玄天邪帝,面露惋惜之色:「你的第三神技確實很完美,可惜力度不夠。我本來已經找到突破氣關的靈感,可惜你的虛無範圍不夠廣闊,不能讓我的力量繼續演化下去。陰陽五行八卦,兩儀三才四象,也許將開天闢地的真氣演化過程全部走一遍,我就能找到突破氣關的方向,只是,哎,可惜呀!可惜……」

對手難尋,神關難破。好不容易找到一個夠水平的對手,更差點就摸到了突破的門檻,但是卻突然嘎然而止,這樣不上不下吊在半空的感覺,就像是沉迷於一本小說,正看到高cháo時卻突然中斷,更悲劇的是還知道作者太監了一樣,讓獨孤鳳十分鬱悶和遺憾。

不過,獨孤鳳畢竟心境已經突破神關,自制力極強,雖然極為鬱悶,但是心情微微一轉,就將這些放下,她看著玄天邪帝,淡淡的問道:「你還是想做回人類?」

「不錯!」

玄天邪帝從獨孤鳳的話語之中已經了解到她留手的原因,同樣曾經站在巔峰的他,自然能夠明白無敵的寂寞,突破的艱難,能有一個水平相當的對手相互砥礪,是多麼幸運的事情。獨孤鳳對他留手,想來也是因為對手難尋,留下一個夠分量的對手,以被將來再度挑戰。可惜的是,獨孤鳳這番心思,註定的要白費了。

「可惜!」獨孤鳳也從玄天邪帝的話語中聽到了他堅決,不禁面露遺憾,微微轉身,負手走向遠方:「可惜了三神技,從此成為了天地絕響。」

現在的玄天邪帝無情無欲,只有絕對的理智,卻沒有任何目的存在,正如他出世時低吟的「獨在異鄉為異客」的詩句一樣,紅塵大地,對他來說如同異象,天網天魔,也不是他的人生歸處,天地雖大,卻沒有他心歸之所,人世紛擾,卻沒有他牽掛之事。他就如同斷線的風箏一般,斬斷了獨孤星夜與塵世的牽扯,也斬斷了玄天邪帝與元祖天魔的牽扯,得到了大自由大自在,卻也失去了自我。因此,他現在的絕對理智所存在的唯一意義,只是重新變成人類而已。

可惜的是,他所領悟的虛無神域,上蒼天心一般,是絕對理智孤寂永恆的心境,變成人類之後,就如同輪迴轉世,明鏡蒙塵,想要再回到原本的心境,已經徹底的不可能了。縱然他日後修為恢復,再度踏足神域,但是那是他所領悟的神域絕對不是沒有任何意義的虛無神域。

三神技是根植於虛無神域和他對過去人生的總結,而玄天邪帝人化之後,不僅失去了虛無神域的神之境界,更是對過去人生的徹底否定,沒有了神域和意境。所謂的三神技只是刀劍合擊的一種演繹而已,再也沒有了今天展現超越凡俗的耀眼神采。

所以獨孤鳳才會說,三神技從此成為絕響。

「人化之事,不必著急。等你傷勢養好之後,我自會讓阿菜幫助你完成儀式!」

獨孤鳳越行越遠,淡淡的話語順著清風飄進玄天邪帝的耳中。

「好!多謝!」

玄天邪帝無喜無悲,既沒有神技被破的震驚,也沒有戰敗的沮喪。漫長的孤寂歲月已經磨去了他的一切情緒,對他來說,現在的人生意義只有變成人類而已,其他的生死勝敗都不足一提。獨孤鳳既然答應了幫忙,他也不會著急,百年都等了,又何必急於一時。

因此,玄天邪帝同樣收劍轉身,揚身離去。至於輪迴者,他答應的事情已經做完,剩下的已經與他無關。

此時的泰山戰場,殘邊斷崖,廢墟一片。

高聳入雲的泰山,從山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