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無盡破碎 >第一百零一章蒼白魔域魔刀邪間子天

第一百零一章蒼白魔域魔刀邪間子天 (1/2)

小說名稱《無盡破碎》 作者:隱仙者  更新時間:2013-09-18 11:25  字數:3490

更新時間:2013-09-18

一股孤寂蒼涼的情懷籠罩四野。

玄天邪帝足踏魔龍,終於降臨人間。

秋風蕭瑟,天地同悲。

欣欣向榮的大地山川之上,草木像是被吸幹了精華一般,全部凋零,氣氛凄涼肅殺。

就連在「十二星空之門」守護中的輪迴者,也在邪帝降臨的一瞬間,被凄涼肅殺的氣氛所感染,一絲孤寂悲涼的情緒不由自主的在心頭升起,繼而縈繞滿懷。

「好……好強大的感染力……」

娟秀少年不禁舉頭望天,縱然已經見識過一次,玄天邪帝那無視一切心靈防禦的氣勢感染,還是讓他不禁色變。

「好像有點難過……」

「這……這就是九星強者的威勢嗎……」

張邪宗、宮裝美女亦是在這一片天地同悲的氣氛中心潮起伏,不能自已。

邪帝昂首挺身,混合著魔氣的玄天邪罡驀然擴散。

彷彿有一團墨汁滴入了清水之中一般,漆黑色的罡氣向四方瀰漫,將一抹濃郁的化解不開的黑色抹在了天地之間。

漆黑深邃的玄天邪罡與鋪天蓋地的蒼穹血劍劍氣正面相撞,詭異的沒有發出任何聲響,反而在天地之下拉出一條分明的界限。

彌散四野的漆黑罡氣和鋪天蓋地的鮮紅劍光一併暗淡,天地復可得見。

玄天邪帝踏足之地,孤寂蒼涼的氣息滲入虛空,秋風蕭瑟,天地昏暗,整個世界彷彿被剝離了一切色彩一般,暗淡無光,只剩黑白兩色。原極富立體感的山川河流大地草木,全在著晦暗黑白的世界裡變得抽象起來,彷彿成了一幅寫意水墨山水畫一般。

獨孤鳳自天邊走來,萬里的虛空彷彿成了她的庭院,她每前行一步,瀰漫天地的鮮紅色彩就變淡一分,彷彿天地也要畏懼她一般,不敢阻擋她的視線。

萬里雲空,勝似閑庭信步,幾個呼吸之間,獨孤鳳的身影就跨越百里的空間,來到了玄天邪帝面前。

鮮活明亮紅光消失在天地之間,被禁咒肆虐的滿目蒼夷的天地頓時彷彿吃了大補藥一般,散發出勃勃的生機來。瀰漫天際的雷海化作一聲春雷,一場如絲如縷的春雨悄然覆蓋數百里方圓。

好雨知時節,潤物細無聲。在充滿生機的春雨滋潤之下,被莽荒之塵吞噬成沙海的山川漸漸軟化,由塵沙而變成肥沃的泥土,潛藏在大地深處的種子生機彷彿得了信號一般,奮力的汲取著營養,爭先恐後的向著地面伸展。

毀滅的雷霆化為蘊含著勃勃生機的淚水,岩漿遍布的大地再度化為巍峨的山巒,冰封的雪原解凍融化,再次回歸大地的春天……

獨孤鳳一路走來,大地回暖,春意盎然,人間百態,生機無限。

一時間,天地彷彿被分成了兩個世界,一個蒼涼孤寂,灰白昏暗。一個春意盎然,色彩鮮艷。

十二星宮之門守護下的輪迴者看的面色巨變,一念而天地變色,揮手禁咒煙消雲散。這就是九星神域強者的赫赫神威,除了他們之間,沒有人能夠越級挑戰。

獨孤鳳信步而來,卻看都不看他們一眼,只是目視著玄天邪帝,淡淡的道:「玄天邪帝,久仰大名了!」

玄天邪帝收回望向天際的目光,在獨孤鳳和她身後天地一柄掃過,以一種空洞的沒有絲毫感情波動的聲音說道:「女媧的渾天寶鑒?血滿蒼穹?功夫好,人更好!」

「時來天地皆同力罷了!」獨孤鳳對玄天邪帝的讚揚不以為,隨意的擺擺手,彷彿閑話家常一般的,輕鬆說道:「不值一提,倒是邪帝閣下,百年孤獨,領悟魂之歸處,倒是可喜可賀!」禁咒之力,扭曲法則,竊取天地權柄,赫赫聲威,宛如天罰,卻是很厲害。只是扭曲法則畢竟是對天地的一種傷害,天然受到天地的抵制。所以當有更強大的意志統和天地力量時,自然會獲得天地意識的全力配合,所謂時來天地皆同力,就是如此,面對浩浩天威,所謂禁咒,也不過是螳臂當車而已。她以新領悟的血滿蒼穹之力,清掃禁咒,看起來如此輕鬆,主要原因還是天地自然身在出大力氣而已,倒不能完全算他身的力量。

「獨在異鄉為異客……」玄天邪帝喃喃的低吟出這句詩句,百年孤獨,靈神分離,他早已經不是天魔分身,而只是玄天邪帝。天外玄網不是他的故鄉,蒼茫大地也同樣不是他的歸處。茫茫天地之間,卻沒有他安心之處。

獨孤鳳對玄天邪帝的表現不以為意,分離了來自天魔靈魂質的元靈,又經歷了百年孤獨的自我拷問,玄天邪帝早已經徹底了失去了情感和,只剩下絕對的理智,與真正大成的心空劍聖有異曲同工之妙,現在的玄天邪帝,根不會為任何性感和阻撓理智的判斷,是真正完美的無之狀態。不過現在主導他身的是獨孤星夜的來人格,縱然失去了來的情感和,他的人格理智還是選擇了洗去魔氣、掙脫天魔束縛的命運、重新變成人類的道路,這幾乎是他現在生存的唯一意義。只是這樣的意義,對獨孤鳳來說沒有意義,她所要挑戰的,是真正的空無心境,有著魔氣魔軀的巔峰邪帝,人化後的邪帝雖然也很強大,但是跌落神域的心境,普通的凡體,對獨孤鳳來說完全沒有任何壓力。因此,縱然明白和認同玄天邪帝的追求,她也要在戰前阻止。

「想要變成人類是嗎?」獨孤鳳的目光落到腳下的女媧星槎之上,這件女媧神器,她一直沒有取走,自然是要留給復活後的邪帝一個希望,有希望才會有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