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無盡破碎 >第九十四章五行孽心濫情沉溺種禍根

第九十四章五行孽心濫情沉溺種禍根 (1/2)

小說名稱《無盡破碎》 作者:隱仙者  更新時間:2013-09-14 18:04  字數:4210

更新時間:2013-09-14

五行孽心陣,以金木水火土五行為名,卻非是使用五行力量的殺陣,而是虛實相間,放大人心,勾動人心底最渴望的事物形成的幻陣,其殺傷力並不明顯,只要是使入陣者五蘊皆迷,沉淪,不能自拔,最終耗盡精元氣血,癲狂而死。

過此陣說易極易,只要保持心,不起妄念,不觸碰陣中變幻出的任何事物,不恐懼,不沉醉,不迷惑,就能安然過陣。但是說難也極難,人生在世,誰又能真正做到無思無想,沒有任何執著追求呢,別說是強烈信念堅定的神兵世界高手,就算是大唐世界的宗師高手,也何嘗沒有執著之處呢!所以要過此陣那是千難萬難。

入陣之前,神運算元照例占卜問卦,向群雄告誡了一番入陣的須知。可惜他的攻略雖然是真的,但是能夠達到要求的一個也沒有。

在原著中,除了擁有天神兵護體的諸人之外,其他人進入此陣,無論是玄學精神,智慧過人的神運算元,還是信念堅定、偏執激揚的南宮鐵心,無不折戟沉沙,被陣法幻象所迷惑。能夠以身智慧定力安然通過此陣的一個人都沒有。

輪迴者們自然不敢輕視此陣的危險,對他們這些通過主神強化得到力量,卻沒有經過時間洗鍊沉澱的人來說,最怕的就是這種直指人心的幻陣迷陣。因此連忙取出各種清心護神的法寶靈符,滿滿的掛了一身。

獨孤鳳抱著問菜,不緊不慢的跟在眾人之間,一同入陣。

在眾人踏入的一瞬間,空間彷彿水波一般扭曲變形,頓時進入了一個新的天地,整個過程玄妙非常,讓人嘖嘖稱奇。

入陣之後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個爍爍生輝的巨大金柱,這個十丈高、雙人合抱粗細的純金巨柱之上,刻著金光燦燦的「金陣」二字!

「哇!」

當所有人看到眼前的情景時,不由的齊聲驚呼。

柱後的巨大殿堂之上,無數的金磚、金珠、元寶、金葉子像沙堆一樣隨意的堆放著,數不清的玳瑁、玉石、瑪瑙、珍珠鋪滿了所有的階梯,更有無數價值連城的奇珍異寶、稀世古董散落在黃金小山之上。流光溢彩的氤氳寶光,看的人目眩神迷,幾乎不能自持。

這就是五行孽心陣第一陣「金陣」,依其金性,幻化出來的是無數的金銀珠寶,煌煌滿殿,以財帛誘導人心慾念。

當先進入的領頭諸人,不是家世巨富,不以錢財為念的南宮鐵心、西城秀樹等等世家中人,就是神運算元、普航方丈這種安守清貧的出家人,再不就是武功高強地位崇高,早就不缺錢財的各方高手,對此金陣的誘惑反應不強烈。反而四處打量起所處的環境來。

他們所處的空間出乎意料的龐大,輕鬆地就容納了兩千餘江湖中人,而且舉目望去竟然一眼望不到頭,實在是匪夷所思。

「有趣!」獨孤鳳環目四顧,幻陣的遮擋自然瞞不過她的雙眼,但是讓她感到有趣的是,眼前看到的竟然不全是幻想,這裡確實是一個真實的大殿,也確實堆放著一些金銀珠寶,但是卻沒有幻境展現的那麼無邊無際。

不過這幻境也不能完全的說是虛幻的,在剛剛進入的一剎那,獨孤鳳就已經察覺了原涇渭分明的現實物質世界和純粹精神的紅塵之海竟然重疊在了一起,形成了一個亦虛亦幻的獨立空間。這個空間內的一切都可以說是真實的,因為它們在空間確實存在,也確實有著外界的一切性質,但是也可以說是虛幻的,因為這裡的幻化出的東西都不能帶到外面的世界。

這種空間的性質十分的奇妙,介於真實與虛幻之間,既不是真實的半位面異空間,也不是純粹的精神幻覺,倒是與傳說中的以幻想侵蝕現實的固有結界,或者以法則扭曲現實的領域有幾分相似。

獨孤鳳現在不缺境界力量,缺乏的就是這種具體的應用技巧,因此見到這個幻境之後,一時半會也不急著破解,而是帶著問菜,閑庭信步,宛如在自家的花園一般,慢慢欣賞。

金銀從來迷人眼,一朝富貴幾人爭。爭得到時天壽盡,得來容易帶走難。

雖然群雄之中,位高權重者對金陣的金銀珠寶不屑一顧,但是大多數人卻沒有這樣的閱歷和定力,他們爭來爭去,刀頭舔血,所求的也不就是富貴二字。如今無數金銀珍寶在前,再加上幻陣勾動人心的力量,頓時無數的江湖中人撲了上去,任憑神運算元和南宮問天如何的呼喝提醒,也再不肯走開。

遍地金銀,財寶無盡,取之不絕,但是被幻境勾動的江湖中人卻偏偏你爭我奪,動起手來,不過片刻,大殿之中就廝殺成一片。

南宮問天剛剛阻止了幾個拚鬥的最兇悍的江湖人,卻見所有觸碰過殿中金銀的人突然七竅流血,五官扭曲,倒斃在地。

這些財寶之中,赫然都塗抹烈性毒藥,腐皮蝕肉,見血封侯。雖然大多數幻境所化,但是在這個陣法世界所有的功效和現實一般無二,中毒者全部斃命,無一例外,死的不能再死,哪怕是搬到陣外,也不會復活過來。

經此一陣,一同前來的二千多人折損大半,僅僅剩下不足一千人。剩餘的人沿著道路繼續前行,雖然看到同伴的慘狀,卻意外的不覺得幻陣有多厲害,因為他們這些對財寶沒有動心的人沒有感到任何的迷幻,頓時自覺只要自己把持住心念,就完全徹底無害。

看著眾人中大多數人還在一邊慶幸,一邊鄙視他人的貪婪愚蠢的時候。獨孤鳳卻是暗暗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