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無盡破碎 >第八十九章方寸之地劍劍飲血搏天地

第八十九章方寸之地劍劍飲血搏天地 (1/2)

小說名稱《無盡破碎》 作者:隱仙者  更新時間:2013-09-12 13:20  字數:3543

羅剎四絕之螢火轟!

剛強、霸道,兇悍無比的拳意貫穿全身,宗主抬手間轟出千百道拳勁。

拳勁破空,彷彿萬炮齊轟,噴射出無數枚炮彈,鋪天蓋地的向四周覆蓋轟炸。

不動則已,一動驚人。

宗主的雄軀彷彿變成了一個有著無數炮塔的重型裝甲坦克,雨點一般的密集噴射著加農炮彈。

如有實質的拳頭撕裂著勁風,宛如錐子,帶著崩天裂地的勁力轟向獨孤鳳。

獨孤鳳身形無影,彷彿融入到了空氣中一般,面對著彷彿大軍作戰,萬炮奇轟的火力覆蓋,絲毫沒有顯露出半點身影。

無數的雨點一樣的細小鋒芒,不斷下落,似暴雨,又似流星,又像是鋪天蓋地而來的導彈群。

拳勁足以撕裂虛空的勁風不能動搖雨點鋒芒的下落速度,無數的劍光浮點與炮彈一般的拳勁正面交鋒。

「轟隆隆……」

彷彿點燃了引信一般,數萬道炮彈同時爆炸,內斂的拳勁陡然四方爆破,炙熱的彷彿火焰一般的衝擊波紋猛烈擴張,轉眼間都就橫掃百丈方圓,無數的碎石粉屑被排斥橫掃,整個多災多難的山頂瞬間變得乾乾淨淨,沒有半分石屑。

劍氣浮點撕裂了拳勁,卻又如墜落大氣層的隕石一般,沒有絲毫動搖的向著宗主砸去。

宗主雙拳緊握,爆喝一聲,不退反進,赫然主動一頭撞進流星雨一般的劍雨之中。

在無數的劍氣浮光就要切割到宗主身體的瞬間。宗主渾身罡氣鼓盪,身軀上剎那間覆蓋上一尊兇悍絕倫的邪神巨像。

這是一尊全身覆蓋著冰冷戰鎧,額頭和胸膛有著醒目的十字戰紋,面容彷彿鬼面骷髏一般兇橫邪異的邪神。

邪神尊像出現的一瞬間,一股冰冷、兇悍,帶著橫掃九天十地的無匹戰意轟然擴散。

「叮叮噹噹……」

彷彿鐵劍敲打金屬鎧甲一般的清脆聲響,連綿不斷的響起!

神兵世界的最強防禦戰技,以「硬度」而言,還在「蒼穹血甲」「天晶戰甲」「乾坤無極身」之上的「羅剎戰鎧」以絕對強硬的姿態將無數的劍氣浮光硬頂下來。

夠堅夠硬的「羅剎戰鎧」陡然擴張,瞬間將十丈方圓內的一切異種真氣排斥開來。

獨孤鳳消失在空氣中的身形在羅剎戰鎧的排斥之中突然出現。

以守代攻,宗主悍勇的承受著密集的劍光打擊,以純粹的防禦「羅剎戰鎧」排開一切異種氣勁,終於成功的迫出了獨孤鳳的身影。

「轟!」

「羅剎戰鎧」轟然崩散。

「現在該是我反擊的時候了!」

防禦破碎,宗主不退反進,猛然突進,身形猶似鬼出電入,快逾絕倫。

上一刻,宗主巍峨挺立的身影還停留在原地,而下一刻,彷彿鬼神一般衝到獨孤鳳身前。

「哼!」獨孤鳳冷哼一聲,目光清冷,近身搏殺,出身大唐世界的她又怕過誰來?

寒光一閃,赤麟寶劍再度出鞘。

宗主俯身前沖,一步一印,鐵拳貫胸。

獨孤鳳長劍出鞘,一刺一衝,瞬間跨越數尺距離,直略其鋒。

「轟!」

大地顫動,無數的碎石從宗主腳下紛飛。拳劍交鋒,竟迸發一處一抹耀眼的火星。

宗主身軀紋絲不動,不顧一縷尖銳的劍氣沿拳而上,邁步欺身,五指如鉤,電光一抓,瞬間攝出。

獨孤鳳目光清冷,毫不相讓,長劍一刺一轉,閃電擊出。

劍器青光凝練,如一泓秋水,帶著跨越千山萬水之意,貫穿而入。

「噗!」

劍鋒搶先一步,切入宗主內圈,毫不留情的刺入。

宗主攻勢不停,受創處的肌肉急劇收縮,彷彿鐵鉗一般的夾住劍鋒。

劍刃入肉,發出切入陳年木頭一般的酸澀難入。

切割、旋轉、爆發一氣呵成。

赤麟劍帶著一絲血跡,瞬間抽離,來去自如,不受半點拘束。

「好!」宗主爆喝一聲,雙拳連錘,在空氣中炸出朵朵浪花,卻詭異的沒有聲音傳出。

獨孤鳳踏腳抬步,或進或退,牢牢的和宗主保持著恆定的距離,青光激閃,或切或刺,連連擊出。

劍光與拳影交錯,金屬與血肉碰撞,上下翻飛,左右縱橫,卻詭異的沒有半點聲音傳出。

這並非是他們的力道太弱,而是他們的速度早已經遠遠的超越了聲音的傳播速度,在第一縷交擊的聲響傳遞到其他人的耳朵之中的時候,兩人已經進行了無數次的搏殺碰撞。

近身搏殺,方寸之地,瞬息萬變,生死立判。

宗主的拳法迅速、簡潔、兇猛,每一招每一招都是千錘百鍊的完美經典。

獨孤鳳的劍法精確、靈動、迅捷,每一刺每一斬都是無可複製的巔峰一劍。

一寸長,一寸強。

獨孤鳳身形靈動,進退如影,與宗主的距離始終保持在一個恆定的範圍,牢牢的把握著長劍的優勢殺傷範圍,敵進我退,敵退我打,一絲一毫,一步一尺都毫不相錯。劍器刺擊,每一著都必在宗主身上留下一道傷痕。

長劍翻飛,縱橫切割,劍劍見血。

轉眼之間,宗主的身上就多處了數十道皮肉開裂的恐怖傷口。

然而宗主毫不在意,流星貫,螢火轟,電光攝,鬼斧劈羅剎四絕連綿轟擊。橫拳、擺拳,直拳……拳拳轟擊,突入閃電,狠辣精準。絲毫沒有因為攻擊不到敵人有半分遲疑。

宗主雙目明亮,戰意高昂,彷彿身上綻裂流血的傷口不是自己的一般,宛如一台開動馬力的精密殺戮機器,在不知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