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無盡破碎 >第八十七章心意心劍剎那芳華滄桑變

第八十七章心意心劍剎那芳華滄桑變 (1/2)

小說名稱《無盡破碎》 作者:隱仙者  更新時間:2013-09-11 12:39  字數:3314

此人不是別人,正是威震西域,縱橫無敵的大羅剎宗宗主。他的身側左邊跟著跟著約**歲光景的金髮小正太。而右側則是一位身段修長、美麗性感的妙齡少女,她有著一頭波浪形金色長髮,肌膚瑩白,面容秀美,兼具了西方美女的凹凸質感與東方美女的柔和線條,嫵媚之中透著熱情奔放,充滿了混血美女的異域風情。

不用問就知道,跟在大羅剎宗宗主身旁的不是別人,正是他的兒子武勇和妹妹樂娃。

樂娃懷中抱著一隻造型別緻的琵琶,琵琶材質特殊,靈光湛湛,正是大羅剎宗所具有的三件天神兵之一——神舞。

神舞來歷頗為神奇。相傳女媧降世之初,天有破缺、地生惡龍,女媧欲採石補天,遭千條惡龍阻撓,女媧無奈,惟有削下臂肉,化為靈龍,對抗眾龍侵擾。及後青天得補,惡龍因而滅絕,靈龍亦精疲力盡跌落人間。靈龍死後,化成神木,製成一柄奇琴,右弦彈奏,可顯龍威,震碎萬物,左弦彈奏,可令神魔心亂神亂,狂舞至死,兩弦並奏,則將靈龍忠貞復生的事迹,重現天宮雲層之上。玉帝得感靈龍忠義,於是將龍族後人,分掌四海,而此神琴亦被封為天宮寶物,名曰神舞,故神舞代表忠貞。

神舞雖然是來源於女媧大神,但是與神農尺一樣不是戰鬥神器,故而神能不強,威名不顯,在十大天神兵中排名最末。不過對於醉心音律的樂師來說,這把神器卻是夢寐以求的至高神器。

宗主目視山端戰況良久,突然回頭,向武勇問道:「勇兒,你看的出這兩方那一邊戰鬥的人比較厲害些嗎?」

武勇年齡雖幼,但卻十分聰慧,他往左右兩邊張望了片刻,回答道:「回父親,雖然左邊戰鬥的那一方氣勢滔天、異象頻出,連山頭都給他們掀翻了,戰鬥的余**及的範圍比右邊的大得多。但是父親也說過武功越強,對於力量的控制力越強,外泄的余勁破壞範圍反而越小。這樣看來,顯然是右邊的那些人更厲害點吧!」

宗主雙手抱臂,面色不動,微微頜首道:「說的不錯。雖然不是你自己的眼光,但是能想到這些,你的腦子還不笨。」

「呵呵,大哥何必對勇兒這麼苛責!我看勇兒說的很不錯嘛!」樂娃笑吟吟說道。

「哼!」宗主冷哼一聲道:「勇兒被你們寵的太不像話,我大限將近,勇兒還是這般嬌生慣養不成器的模樣,以後如何統御大羅剎宗,如何鎮壓四方?」

對於父親的斥責,武勇微微低頭,暗暗撇嘴,顯然對父親說的話不怎麼當回事。

樂娃嘻嘻一笑,道:「大哥不讓勇兒習練羅剎魁神功,不就是為了讓勇兒不重蹈覆轍嘛!而且那些異人不是說,有辦法治癒勇兒和大哥身上的痼疾嘛!大哥若能擺脫二**限,自然有著大把的時光,慢慢教導勇兒嘛!」

宗主瞥了武勇一眼,又轉過頭去,淡淡的道:「二**限固然是我的宿命枷鎖,但是也給予我無窮的動力,讓我記得時光短暫,要儘力把生命燃燒的更加輝煌。我來中原,除了完成對那些異人的承諾之外,更是要挑戰中原的所有絕頂高手,看看我的羅剎魁神功到底能夠去到什麼樣的頂點。」頓了頓,又道:「一年之後,他就要孤單一人面對所有的一切,現在是該他學習獨立的時候了!「

樂娃不知道該如何回答兄長的這個問題,不好再繼續這個話題,連忙轉而問道:「現在中原最強大四位高手應該都在這裡了,不知道兄長想先挑戰哪一位?」

宗主微微仰頭,目光中精芒爆現,戰意十足的道:「自然是向最強者挑戰!」

……

激烈戰鬥的山巔。

獨孤鳳劍法多變,神妙萬端。將功力壓制到與南宮鐵心相當的程度,硬是憑著大唐世界所領悟的心情劍神將南宮鐵心牢牢的壓制。

心執劍魔無所不至、無所不在的劍氣特效,在獨孤鳳隨心所欲、變化無窮的心意氣場之下,渾然發揮不出應有的威力。

氣場特效,可謂是大唐武學的特色,而獨孤鳳的心意氣場更是她參考了天魔場、炎陽氣場、螺旋氣場等等絕世氣場特效學後再結合自身特點而創造的巔峰之作,在她的氣場範圍之內,不僅僅是大地重力、空氣密度、氣流變化、光線明暗、草木竹石等等一切自然天象都隨著她的心意隨機變化,就連對手的七情六慾喜怒哀樂也同樣要受到她的操縱影響。即有著如同天魔場、炎陽氣場一樣的物理干涉能力,又有著如同九幽搜神變天擊地大*法、道心種魔大*法一樣的精神攻擊特效。

當年大唐世界河北一戰,塞外聯軍兩大宗師近百高手圍殺於她,卻在她首度出場的心意氣場之下潰不成軍,被她逐一反殺,徹底奠定了她心劍神訣無敵於天下的蓋世威名。

心意氣場之內,空氣再也不是阻力,反而會成為獨孤鳳運動時的助力,所以縱然不使用縮地成寸之類的扭曲空間的技巧,獨孤鳳的速度也快到了南宮鐵心難以捕捉的層次。

獨孤鳳劍出如雨,數不清的反彈疊加之後,出劍的力量終於超越了無忌魔劍的承受極限,無匹的劍勁穿透堅不可摧的魔甲,轟進南宮鐵心的**。

沛然無匹的巨力轟的南宮鐵心炮彈般倒飛出去,雙腿在山石之上一路拉出兩條深深的溝壑,一路撞碎不知多少樹榦山石,最終一頭撞進厚厚的山崖石壁之中,在刀削的山崖之上留下一個人形的幽深孔洞。

「有情為神,無情為聖,有欲為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