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無盡破碎 >第八十六章禍福相依迢迢遠山有客來

第八十六章禍福相依迢迢遠山有客來 (1/2)

小說名稱《無盡破碎》 作者:隱仙者  更新時間:2013-09-10 21:56  字數:3632

「大家小心……」

「啊……」

「我的手……」

……

無數聲慘嚎聲響起,暗金劍氣洞金穿石,所過之處無論是樹木、山石、還是人體,統統被洞穿。

一時間,整個山頂,枝葉與斷肢齊飛,泥石與鮮血一色。

等到劍氣爆發,靠近山頂數百丈範圍之內,被深深的犁出了無數條溝壑,混合著血水的翻新泥土之上,還能保持完好的人僅僅只剩下一小半。

在劍氣爆發的一瞬間,早已經見識南宮鐵心劍氣厲害的南宮、東方兩大世家眾人臉色巨變、紛紛驚呼著後撤。其他的高手反應稍慢,等接觸道劍氣之後發覺不妙,已經太遲了。

所幸北冥正經驗老道,為人謹慎,看出劍氣厲害,連忙取出神農尺,以天神兵威能配合他已達七星級的修為,穩穩的擋住了射向他這一方的暗金劍氣。

而另一邊的西城世家諸人,也在西城秀樹運使天神兵太虛,憑著太虛神能的庇護,堪堪在彪射的劍氣之下逃過一切。

劍氣過後,哀鴻片野,還能安穩站立的人寥寥無幾。北冥正舉目望去,見偌大的山頂之下,無數的靠的近的各大門派掌教、長老、高手、宿老,無不傷痕纍纍,渾身挂彩。而在他們身後,功力稍差點,反應稍慢點的江湖中人,血流盈野,斷臂殘肢,慘烈無比,,運氣不好,被擊中要害,當場斃命的亦不在少數。

慘叫聲,哀嚎聲,咒罵聲……

掙扎的、嚇傻的、滾爬著逃命的……

場面一片嘈雜混亂。

北冥正看的不禁深受觸動,數十年來的安逸生活,已經讓他遠離的江湖風雨,今日再度看到這麼慘烈的情景,讓他不禁心中升起悲憫的情緒。

似乎是感應到他的憐憫,神農尺突然綻放出璀璨的光輝,碧綠色的靈能以肉眼可見的程度向四面輻射,靈能綠光所到之處,哀嚎的聲音漸漸消失。

所有的傷者驀然發現自己在神農尺爆發的靈能照射之下,傷痛不翼而飛,裂開的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阻塞的經脈被迅速的貫通……

「啊,我的胳膊……」

「哇,我的傷好了……」

「太神奇了,我的手能接上了……」

……

無數的驚喜交加的聲音響起,更多的人注意到北冥正手中的神農尺。

「啊,是北冥莊主……」

「是北冥莊主救了我們……」

「北冥莊主,救救我!」

見到神農尺的神效如此出色,北冥正不禁大喜,又見到許多在神農尺靈能輻射範圍之外的人來求救,又連忙飛身過去,將受傷的江湖人一一救治。

……

獨孤鳳的長劍平伸,身形高高躍起,宛如鳳凰一般的翱翔在天際。

南宮鐵心一劍無功,毫不猶豫的發出心劍魔訣的第三式「逆我者死。」

無數道的暗金劍氣在南宮鐵心的身旁層疊積蓄,彷彿雄鷹展開的雙翼,倒卷星河,拔地而起。

倒卷天穹的暗金劍翼,帶著必殺必中的固鎖劍意,將避無可避的獨孤鳳徹底合圍。

獨孤鳳一劍斬落,勢如破竹。

以點破面,一強碰強,南宮鐵心層層疊疊暗金劍氣編織的必殺囚籠,竟然在獨孤鳳一劍之下,被徹底從中斬成兩半。

無所不在、無所不至的暗金劍氣念動而至,雨打芭蕉一般的連綿衝擊著獨孤鳳的劍鋒。

獨孤鳳的劍氣含而不露,劍鋒層層遞進,無論多少道的暗金劍氣衝擊,都不能使它的推進有半分遲緩。

「鏘!」

赤麟寶劍與縱橫魔劍實體碰撞,發出清脆的金屬交鳴之聲。

獨孤鳳居高臨下,單劍下劈。

南宮鐵心雙手握劍,橫劍相迎。

從九天高處斬落而下的一劍,赫然有著比南宮鐵心預料的強大十倍的動能,彷彿泰山壓頂一般的無匹巨力,從劍鋒交接處傳遞到她全身的每一處筋骨。

「轟!」

巨力之下,不堪重負,南宮鐵心膝蓋一軟,轟隆一聲,單漆跪地。

「力在實,不在虛。劍氣再是凝固,也比不得劍器實體的凝實。」

獨孤鳳單劍壓倒南宮鐵心,髮髻飄揚,神態輕鬆,還有餘暇指點南宮鐵心。

獨孤鳳這一劍已經和大地連成一體,劍鋒斬落一份,大地的重力就沉重一份。當攜帶著九天之勢的劍鋒斬落到縱橫魔劍上時,所積蓄的重力已經龐大的無以復加,遠超過南宮鐵心承受程度。

「可惡!」

南宮鐵心被無形的力場囚牢所束縛,彷彿被凍結在琥珀之中的蒼蠅一般,無能無助。

連續的出醜,更發了她的憤怒,戰意如火如焚,一股永不認輸的堅定精神在支撐著她。

「動……動呀……給我站起來……」

無聲的怒吼在南宮鐵心心中回蕩,縱橫魔劍回應著她的鬥志和戰意,不斷的增幅著她的戰力。

……一倍增幅……兩倍增幅……三倍增幅……四倍增幅……

南宮鐵心的戰力一倍倍增幅,就連大地也彷彿無法承受住這種無形的角力,戰慄一般的震動起來。

察覺到這驚人的天地異象,心有餘悸的江湖中人彷彿受驚的鳥群一般,轟然而散,拚命的往山腳下奔逃。

「轟隆!」

戰力翻倍增幅,就在南宮鐵心的戰力達到前所未有的五倍增幅的時候,獨孤鳳的劍氣力場再也無法將她束縛。

無匹的劍氣轟然爆發,將南宮鐵心身體周圍的一切外物徹底排開。

剎那間,腳下的大地,身周的空氣,都被一道無匹的巨力掀開,一個三丈方圓,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