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無盡破碎 >第八十四章通天徹地誰乘飛龍摘九星

第八十四章通天徹地誰乘飛龍摘九星 (1/2)

小說名稱《無盡破碎》 作者:隱仙者  更新時間:2013-09-09 19:07  字數:3420

悲怒難分的笑聲,帶著蒼涼的意味,漸漸遠去。

滅蒼穹對兒子的離去不以為意,他看著被異變驚動,而趕來的諸位強者,散發出強烈的戰意,宣告著自己的強勢。

對於滅蒼穹的挑釁,獨孤鳳懶得理會,她轉過身去,淡淡的道:「熱鬧看完了,該回去睡覺了!」

其他的高手也是互相看了一眼,紛紛離去。唯有渾身都包裹在魔甲之中的南宮鐵心,毫不示弱的和滅蒼穹對視,同一出一源的魔兵釋放出強大的魔兵,在兩人的背後形成一個個驚人的異象,交替攀升的比拼著氣勢。

最終兩人都比較克制,沒有在現場動手,而是準備將一切問題都留待武林大會上解決,以堂堂正正的優勢將對手在萬千目光之下轟到,才是霸者和強者最榮耀的時刻。

三日之後,八寶山庄。

宏大的擂台在八寶山庄內最大的廣場擺開,武林大會正式召開。

這次的比武大會採用現實世界世界盃的模式,所有的報名者中先進行淘汰賽,決出最強的八名高手,然後與經過各方一致認可的南宮鐵心、南宮問天等種子高手來進行最後的決賽,決出武林盟主。決賽沒有裁判,主動認輸、失去戰力或者被轟出擂台即為算負,由天下武功通道共同監督。

一時間,八寶山庄緊急臨時搭建的十八座擂台之上,刀光劍影,氣勁橫飛,江湖高手,無論是獨行俠客,還是名門子弟,不分身份,只以武論尊。為了武林盟主的地位和權勢,所有參賽者都戰意高昂、拼勁十足,一時之間擂台上,你唱罷來我登場,場面火爆,熱鬧非常。

相比於這些普通的江湖中人,四大世家的代表人物則是穩坐釣魚台,他們的對手,只在彼此之間。

東方、南宮世家只有南宮鐵心一人上場,西城家同樣只有西城秀樹,唯有北冥家參戰人數較多,獨孤鳳、南宮問天、北冥雷都有報名。

如原著一般,決賽的第一場,北冥雷就碰到了西城秀樹,他本以為西城秀樹礙於北冥雪而不會與他爭鋒,因此主動搶攻,意圖按下決賽的首勝。哪知道西城秀樹受天神兵太虛易經洗髓之後,不但功力大進,連性情也變得果斷起來,還不客氣的以天神兵太虛轟碎北冥雷的兵器,將其一招擊敗。

首站得勝的西城秀樹氣勢大漲,首度公開亮相的天神兵太虛亦震驚全場。不但是江湖中人看到太虛後露出貪婪之色,就連輪迴者也露出熱切之色。不過礙於獨孤鳳的警告,這個世界的神兵魔兵他們都不能帶走,只能悻悻作罷!

西城秀樹旗開得勝,信心大增,指名道姓的挑戰南宮問天。可惜這個世界的南宮問天已經與原著有著天壤之別,南宮問天上台之後,既沒有帶上神農尺,也沒有使用綠珠之力,更沒有動用渾天寶鑒的力量,只是憑著簡簡單單的《天外逍遙篇》。數招之間就將有著太虛神力護佑的西城秀樹輕鬆轟下擂台。其結果,頓時讓人大跌眼鏡。

輪迴者們看到這一幕,更是暗暗嘆息,深深覺得西城秀樹武功資質都是太差,根本配不上太虛這件威能足以媲美虎魄神刀的上等天神兵。頓時看向太虛的目光越發的熱切和痛苦。

獨孤鳳倒是有心見識一下《軒轅通天勁》這套軒轅黃帝所創的神級武學,可惜西城秀樹的武功太差,連這套武功的皮毛都沒有學到,全靠太虛神力在支持,讓獨孤鳳推演起來格外的麻煩。

獨孤鳳以無上武學智慧推演了半天,發現西城秀樹所用的風雨雷電四象奇功只能算軒轅通天勁的表象,想要更深一步的推演,還必須看過原文才行。不過雖然只有窺視到一些表象,已經足以讓獨孤鳳對軒轅通天勁的實際特點有所了解。

所謂軒轅通天勁,其根基必然是在「通天」二字之上,這套武學的修鍊方法與大唐世界的長生訣非常類似,起步就是天人合一的高深境界,不要求學習者天資絕世、聰明絕頂,而只需要性情淳樸、思慮簡單,如此才能在初入門就做到一念不生,一念不起,忘形忘我,心融天地的境界。

所謂通天,就是心與天通,天地無我,心融萬物;氣與天通,無內無外,呼氣如風,吸氣如雲。身與天通,九竅百骸皆歸自然,身如蒼穹,坐忘渾然。大成之後,一喜風調雨順,一怒天地災變。完全是一門不遜於上天下地至尊功的神級武學。至於風雨雷電四象奇功,其實只是先天乾坤功化用到軒轅通天勁中的配套招式而已。

推演完畢之後,獨孤鳳也有些明白為何太虛會選擇西城秀樹做傳人,實際上是軒轅通天勁的修鍊道路就是「上體天心」,修鍊者的心思越淳樸純凈越好。可惜的是,淳樸純潔的人往往和笨蛋畫等號,真正像《神鵰英雄傳》中的郭靖那樣大智若愚的人實在太少。事實上,獨孤鳳覺得只有把軒轅通天勁扔給郭靖這樣的人來修鍊,才能真正的綻放出光彩。

而就在獨孤鳳沉思的時候,突然天地異變。

一股極其龐大的氣勢透過重重空間壓迫而來,幾乎就是在同一瞬間,滅蒼穹、南宮問天、白濱、南宮鐵心等等在做的強者同時察覺到這股磅礴的氣勢撲面而來,不約而同的停下動作,抬起頭來。

武者的感應是一件很玄妙的事情,雖然不能如修真者的神念一般將掃描範圍之內一切清晰可見,但是對強大的力量和氣勢卻極為的敏感,比如他們現在,就清晰的感覺到數千里之外正有一個無比龐大的力量源在不斷的飛騰上升。

其蘊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