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無盡破碎 >第六十八章海閣之災絕望深淵鑄魔兵

第六十八章海閣之災絕望深淵鑄魔兵 (1/2)

小說名稱《無盡破碎》 作者:隱仙者  更新時間:2013-09-02 04:04  字數:3482

渤海之濱,東方海閣。

東方世家的大本營,不在陸地,不在海島,而是在矗立在大海之中一座極為雄偉壯麗的海閣。海閣四方各長五里,有如一座海上巨城,外有百丈城牆四方環繞,內有重樓殿宇千門萬戶,處處畫棟雕梁、綠瓦金檐、氣象萬千,在海閣的四方,延伸出數條長達數里的雄偉棧橋,棧橋的盡頭雕刻著巨大的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象神獸雕像,盡顯豪門大族百年世家的豪奢與莊嚴。

然而近日,這座氣象莊嚴,可稱海上第一堅城的東方海閣,卻是一片狼藉。能夠抵禦十二級颱風的百丈高強,坍塌了大半,金碧輝煌的亭台樓閣,彷彿被颶風摧殘過一般,儘是斷壁殘垣。倒坍的樓閣之間,七零八落的躺倒著東方世家的子弟僕役,鮮血混著著斷肢,灑落了一地。

而將這個蓬萊仙島一般的東方海閣變成人間鬼蜮的兇手,並不是大自然的風暴海嘯,而是一個極凶極惡的人。

在東方海閣的中心,宏偉的大殿屋脊連同樑柱被整個掀飛,如血的殘陽毫無阻擋的照射進一片狼藉的大殿之中。

數百名東方世家的子弟的屍體隨意的散落在大殿的各處,他們的死狀無比凄慘,全部都是七竅流血,面目恐怖,渾身肌肉乾枯,仿若干屍,彷彿是被無數的冤魂吸進精血而死一般。

東方雄手持長劍、披頭散髮的背靠在一顆斷了半截的巨柱之上,嘴角流血,氣若遊絲。東方一念雙手緊緊的抓著只剩一截的三節棍,整個身體都鑲嵌在半邊斷壁之上,雖然還未身死,但是也已經失去了掙扎出來的力氣。東方三老半倒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吐著鮮血,兵器遠遠的落在距離身體數十丈遠的地方,顯然失去了再戰的力氣。除此之外,還有十數名南宮東方兩大世家的高手也橫七豎八的躺倒大殿之中,生死不知。

而在這一片慘淡的絕望之中,還有著一個不屈的身影。

南宮鐵心半跪在地上,一劍拄地,正咬著牙,努力的站起身子。豆大的汗滴從她的額頭滲出來,打濕了剛硬凌亂的短髮。她渾身的肌肉都在顫抖,內力也已經到了油盡燈枯的境地,但她堅定的意志絕不允許她屈服。

她奮力的驅動著顫抖的雙腿,努力的從經脈中榨取著最後一絲的真氣,顫顫巍巍的站立起來,努力的舉起劍,不屈的道:「再來。」

「嘖嘖,多麼令人讚歎的意志呀!」一個渾身肆意散發著張揚邪氣的青年用一種詠嘆調一樣的語氣說著,一邊肆意的欣賞著南宮鐵心不屈的掙扎。

就是這個外表看起來普普通通的邪氣青年,卻是徒手拆掉半個東方海閣,擊殺無數東方世家子弟,一招轟敗南宮東方兩大世家所有高手聯手,又以貓戲老鼠的姿態與已經臻至七星級層次的南宮鐵心纏戰半天,最終活活將南宮鐵心耗到油盡燈枯地步的兇手。他不是別人,正是極樂天國隊的資深者之一張邪宗。

南宮鐵心奮力的刺出一劍,儘管腿已抖,手已顫,但是她刺出的這一劍卻沒有半點的動搖,劍鋒銳利,直指張邪宗的咽喉要害。

「哐啷!」

張邪宗輕輕屈指一彈,南宮鐵心手中的銀鷹就應聲飛了出去。失去了支撐的她,再也維持不住平衡,栽倒在地。

不過她仍然不肯放棄,死死的用雙手支撐著地面,努力的要再度站起來。

「真不愧是女主角呀!這種時候還這麼『夠勁』。」張邪宗笑嘻嘻的彎下腰,用手指輕輕地勾起南宮鐵心的下巴,語氣歡暢的說道:「就是不知道在床上被乾的時候還能不能這麼『夠勁』。」

「呸!」

南宮鐵心狠狠的吐了他一口,雙目如劍,狠狠的直刺這個噁心的男人。

唾沫在距離張邪宗三尺遠處就被無形的力量阻擋,頹然落地。

而張邪宗卻毫不在意,他輕輕的抬高南宮鐵心的下巴,愉悅的欣賞著她那充滿銳利和不屈的眼神,有些痴迷的道:「啊,多麼美好呀,多麼美妙的人呀!如此的銳利,如此的英氣,如此的堅強,如此的不屈……這些在你的身上是多麼的完美呀!啊,我的收藏品還從未出現過如此的品種。你的加入,一定將我的收藏更進一步的完美……」

「狗賊!」

南宮鐵心雙目如火的怒視著張邪宗,這是她平生第二次受到如此的羞辱,她聽不懂張邪宗在說什麼,但是她決不放棄尋找機會,將這人一劍刺死。

「歐,不!不!不!」張邪宗雙手在南宮鐵心的臉上摩挲著,痴迷的看了半天,突然想起什麼似的,高聲的叫著:「你還不算完美,你還能更加完美。看看吧!當我打碎你的外殼,撕碎你的驕傲、粉碎你的堅持、玷污你的榮耀、貫穿你的靈魂時,那驕傲的臉上露出屈辱,那堅持的理想受到玷污,那不屈的信念被徹底崩潰,那是多麼美妙的一副畫面呀,那堅強的靈魂在屈服,那傲慢的心靈在墮落,那是多麼充滿藝術的完美的一瞬間呀……」張邪宗越說越是興奮,他的胯下竟然彷彿受到了刺激一般高高的隆起。

「骯髒的男人!」南宮鐵心鄙視的看著眼前這個卑劣的惡人,但是她的心中升起無比的憤怒與恥辱,她可以接受戰敗身死的命運,但是絕對不能接受像個弱女子一樣被強暴凌辱的恥辱。她竭力提聚起身上的最後一絲真氣,一掌排向張邪宗的心口。

張邪宗一把抓住南宮鐵心的手腕,將她的身子提起,猛然湊到她的臉旁,貼到她耳邊,用惡魔一般的呢喃低語道:「讓我想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