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無盡破碎 >第五十九章步步通天萬眾俯首拜劍神

第五十九章步步通天萬眾俯首拜劍神 (1/2)

小說名稱《無盡破碎》 作者:隱仙者  更新時間:2013-08-29 06:30  字數:3437

聖人出行,必有異動。

獨孤鳳一步踏出,雲霞自生。

彷彿明月初升,又彷彿朝霞初現。一片雲霞猛然擴大,一瞬之間,蔓延千里。

薄暮一般的雲霞,泛著五色的煙嵐,彷彿光帶一般輕飄飄的在天空中綿延,一直到視線遙不可及的盡頭。

綿延的雲錦光帶,在天空之中鋪下了一條光明織就的地毯,迎接著天地之間最尊貴人物的踏足。

獨孤鳳二步踏足,天地寂靜。

這一刻,時間停滯了腳步,世界遺忘了前進。

一絲淡淡的血跡靜止的懸浮在薔薇的嘴角,距離她只有半寸之遙。清風撫起了她的鬢角,將她的面容定格在憔悴的那一秒。

龍傲天高高的懸浮在天空之上,單掌前伸,臉上還浮現著不屑一顧的冷笑。

北冥正和北冥雷還在保持著震驚的表情,他們不知不覺之間張開的嘴巴還沒來得及合攏。玫瑰的長髮高高的飄起,渾身涌動的妖氣在這一刻定格。契約者們彎腰靠近著北冥雷,邁出的腳步還沒有落到地上。眾多的庄丁表情各異仰望著天空,凝固的表情正將他們的驚惶與絕望淋漓盡致的表達。

天空中懸浮的巨大怪物正俯衝著下降,彷彿水母一般瘋狂舞動的觸手,捲起一個個肉眼可見的空氣漩渦,肆意的宣洩張狂。怪物背上的黑袍身影,正伸張著雙臂,俯身狂笑。

世間的萬象在這一刻凝固,彷彿成了一幅獨立於天地的精美油畫,芸芸眾生的浮世表象都躍然紙上。

獨孤鳳三步踏出,萬劍齊鳴。

停滯的時光再度的流淌,凝固的世界再度的運轉。

所有人都彷彿從最深沉的噩夢中醒來,心有餘悸的回憶著剛剛的錯覺。而越是強大的人,越是感覺到那一刻的恐怖。

那種天地被固鎖,時光被停滯,甚至連力量都被凍結恐怖觸感是那麼的讓人記憶深刻。

在那一刻,身體被剝奪了所有的動作,無論是真氣、念力、妖氣還是小宇宙,無論強弱都在那無差別的凍結之力下被徹底剝奪。

那是失去一切支撐和依靠,彷彿待宰的羔羊一樣的恐慌。

一陣天地共鳴的顫動,一陣千鳥齊飛的鳴叫!將陷入了噩夢回憶的所有人拉到了現實之中。

同一時刻,北冥山莊內的所有長劍,發出齊聲顫動,無數劍鳴聲匯聚到一起,交織成一曲震撼人心的宏大樂曲,彷彿忠誠的臣民信徒在向著降臨人世的神祇虔誠的頂禮膜拜。

劍神降世,萬劍膜拜。

這一時刻,不管是庄丁手中的精鋼長劍,還是大劍戰士手中的合金大劍,不管是鑄造廠內還未成型的劍胚,還是劍中皇者的始皇帝劍,不管是孩童學徒手中的練習木劍,還是絕代高手手中的心血飛劍,都齊聲的共鳴震動,掙脫主人的掌握,飛射向天空,向降臨人世的劍中神祇致奉上最神聖莊重的頂禮膜拜。

在這獨屬於劍的神聖時刻,無數的劍器齊聲共鳴,澎湃的劍意沖霄而起,匯聚成一條無可阻擋的劍意洪流,以北冥山莊為核心,轟然擴散到整個中原。

華夏大地的九州範圍之內,無數的劍器雀躍響應,數不清的房屋之中,懸掛的長劍無風自鳴,數不清的武者手中,長劍連鞘跳動。甚至還有戰鬥中的武者,手中的長劍突然爆發出強烈的劍意,威力大漲之下,順勢擊殺敵人。

一劍既出,萬馬齊喑。

在席捲九州的劍意狂潮之下,刀槍劍戟斧鉞鉤叉等等無數種兵器,被劍意所壓制,神光暗淡,靈性沉寂。

九州大地之內,無數人都感覺到了異變。而其中的強者,更是隱隱感覺到了這股劍意狂潮爆發的源頭,紛紛將目光投向了北冥山莊。

獨孤鳳四步踏出,萬劍齊飛。

北冥山莊,方圓百里的範圍內,無數的長劍突然掙脫束縛,衝天而起,彷彿急於朝聖的信徒一般,沖向北冥山莊。

北冥山莊千里範圍內的所有人,都紛紛給這突然出現的異象給驚呆了,無數正在酒樓中喝酒,正在廳堂中會客,甚至正在卧房中和妻妾交流的江湖中人,紛紛跑出房屋,仰望著這畢生罕見的奇異景象。

只見地面上不斷的有劍器拔地而起,破空的飛劍從四面八方而來,漸漸的匯聚成一條條巨大劍器洪流,呼嘯著沖向北冥山莊。壯麗的景象震撼著無數的目擊者,讓人心神巨震,終生難忘。

而在北冥山莊的眾人,更是無比幸運的目睹了一幕讓人無比震撼激動的神聖景象。無數柄利劍飛射而來,彷彿七夕之日彙集的喜鵲一般,紛紛的投入到獨孤鳳的腳下,沿著雲霞光路一路鋪開,形成了一條由無數把利劍搭成的「鵲橋」。

看到這一幕的所有人,都震驚的長大嘴巴,卻說不出任何話來。一時之間,所有的輪迴者、契約者、以及北冥山莊的所有人,都忘記了近在咫尺的恐怖怪物,忘記了衝破四象守護的龜派氣功,忘記了搖搖欲墜的四象星陣,甚至忘記了剛剛絕望時的恐慌。他們的大腦,他們的視野,他們的全部思維,都被這無比神聖無比震撼的一幕所佔據,一時間忘記了思考。

相比之下,還是另一方的輪迴者心理素質更好,首先反應過來。

失去了黃金聖衣的黃金聖鬥士阿普洛斯首次露出凝重的神色,已經看破生死,領悟眾生意識的第八感阿賴耶識的他,竟然會被這個突然出場的女人所震懾,那是一件極為不可思議的事情。這種感覺,哪怕是隊長都不可能達到,只有輪迴空間中有限的幾個劇情人物,曾經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