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無盡破碎 >第四十四章無心伏子疑鄰盜斧偏猜忌

第四十四章無心伏子疑鄰盜斧偏猜忌 (1/2)

小說名稱《無盡破碎》 作者:隱仙者  更新時間:2013-08-22 17:46  字數:3309

南宮問天畢竟天性善良,宅心仁厚,雖然憎恨這些人追殺自己外公,但是也沒有冷血到要將這些人全部殺死的程度。所以他出手的第二招選擇了偏向陰柔天外逍遙篇,而非霸的菩提證法神功。

在氣游天地的柔勁反震之下,剛剛出手越重的人傷勢越深。因此除了毒紫薇等人重傷伏地,生死不知之外。其他人不過是受了不同程度的內傷,暫時失去了作戰能力而已。

不過鑒於剛剛南宮問天一招放到所有人的威猛表現,就算是還留有戰鬥力的人也沒有半點再戰的勇氣。所有人不管有傷沒傷,紛紛躺在地上,不停的呻吟哀嚎。

數百人一起躺在地上呻吟哀嚎確實壯觀,但是此刻卻沒有人想要理會他們。因為就在南宮問天將所有追兵擊倒之後,北冥正已經打開城門,帶領著庄丁弟子氣勢洶洶的走了過來。

南宮問天一舉擊潰所有拜火教眾的行為,並沒有讓北冥正覺得開心。反而是在看到了人群中的玉法王之後,臉色一下子陰沉了下來。

北冥正手持青龍偃月刀,也不等庄丁弟子們,直接從五十丈高的城樓之上一躍而下,大步流星的向著玉法王走去。

獨孤鳳看著自家老爹氣勢洶洶的樣子,不禁暗暗搖了搖頭。自家老爹還真是小心眼,說起來,當年的往事,還是自家老爹對不起玉法王。父親剛剛一死,就將依附在北冥山莊的玉法王一家趕走,這種行為確實有點刻薄了。

至於玉法王被北冥正擊敗後發的毒誓,不過是一時的氣憤而已。事實上,作為神兵玄奇世界難得的真正善良人,玉法王從來就沒記恨過北冥正,他投靠天地盟主之後,也從來沒有想過利用天地盟的力量來報復北冥正。所有的一切,都不過是北冥正對玉法王當初的誓言忌憚而已。

看著北冥正怒氣沖沖的走來,所有了解劇情的輪迴者都知道是怎麼回事,對北冥正的行為,都露出不以為然的神色。不過這是劇情人物之間的家事,眾目睽睽之下,也沒有他們插手的餘地,因此他們也懶得攙和,只是躲在一旁看好戲而已。

北冥正怒氣沖沖的走到玉法王面前,冷喝一聲道:「你還敢回來!」

玉法王目視著北冥正,目光複雜,欲言又止,最終只能喃喃的道:「表弟……」

北冥正長刀一指玉法王,冷聲道:「哼,我道是誰敢來捋北冥世家的虎鬚,原來是你,你竟膽敢回來送死?」

南宮問天對眼前的情況一頭霧水,見到北冥正和玉法王起衝突,忍不住上前一步道:「莊主……」

北冥正剛剛已經聽到南宮問天喊玉法王外公,現在心中正是疑竇大起,暗暗懷疑問天是玉法王布在北冥世家的棋子。不過,他到底是城府頗深之身,心中雖然猜忌,但是表面上卻不動聲色的道:「阿天,不干你事!你讓開……」

問天正要說話,卻被玉法王伸手阻止。

玉法王苦笑一聲,看著北冥正道:「表弟,你不要誤會。我此來全無惡意……」

北冥正冷哼一聲,打斷他的話來說:「沒有惡意?你帶著這些拜火教徒來我山莊,是何用意?哼,我聽聞你在天地盟頗得天地盟主的器重,莫非這次是要為你的主子表功,來滅我北冥山莊不成?」

聽北冥正提及天地盟主,玉法王不禁面色一暗。這二十年來,他醉心音律,火氣漸消,早已經不是當年那衝動易怒的年輕人了,再說,他此次是逼不得已,帶著全家老小前來北冥山莊避難的,有求於人,難以硬氣,只得低聲分辨道:「大家畢竟親戚一場,當年雖有過節,但是二十年沒有來往。再大的過節也該解開了!表弟何必這麼多疑!」

北冥正聽的心中怒火更盛,冷喝一聲道:「呸!眾目睽睽之下,你領著這些人私闖山莊,居心叵測,還敢說親戚拉關係……」

「阿爹!」眼見氣氛越說越僵,獨孤鳳連忙上前拉了拉北冥正的衣袖說道:「這麼多人看著呢!有什麼事,回山莊再說吧!」

北冥正看了女兒一眼,火氣漸漸消了一點。對這個從小表現不凡的女兒,他一向是十分信重的。見女兒也這麼說了,他也就順勢一甩衣袖,冷哼一聲,不再說話。他現在並不是如原著一般的入魔狀態,脾氣也並沒有原著那般暴虐,非要和玉法王過不去。畢竟玉法王被一路追殺的情形他都看著眼裡,拜火教和他並不是

一回事。

只是南宮問天是玉法王外孫的事情,對他的刺激十分巨大。南宮問天是他名下唯一的入室弟子,一向深得他的喜愛,最近更是已經考慮招他做女婿的事情。結果現在發現,這樣一個人竟然很可能是對手埋在自己身邊的內奸,這樣的事情,讓他如何不驚怒。他沒有立刻揮刀砍向玉法王,已經是很克制的表現了。

北冥正看了一眼玉法王,又看了一眼南宮問天,突然冷哼一聲,轉身離去,將一切都留給了獨孤鳳處理。

玉法王看著北冥正離去,又看了獨孤鳳一眼,長嘆一聲道:「阿雪,幾年沒見,你也長大了呀!」他也是見過北冥雪的,幾年前他來北冥山莊看望問天兄妹,正好給北冥雪撞個正著,無奈之下,只得透漏了自己的身份。

獨孤鳳微笑道:「是呀!表叔,又見面了!」

玉法王看了一眼南宮問天,突然苦笑道:「表弟他只怕誤會了……」

獨孤鳳掃了一眼滿車的婦孺老幼,打斷了玉法王的解釋,笑道:「現在天寒地凍的,表叔也不要站在雪地里說話了,有什麼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