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無盡破碎 >第四十一章此來彼往大勢從來最難改

第四十一章此來彼往大勢從來最難改 (1/2)

小說名稱《無盡破碎》 作者:隱仙者  更新時間:2013-08-21 15:06  字數:3369

「雪花飄飄,北風蕭蕭,天地,一片蒼茫……」問菜抱著一支梅花,歡快的哼哼著獨孤鳳教她的《一剪梅》,蹦蹦跳跳的向三叔的木屋走去。

和尚走進北冥山莊的大門時,正好和問萊迎頭碰上,當聽到阿萊嘴裡哼哼的曲調的時候,他一時還沒注意,只覺得旋律有些熟悉。

只是當兩人將要擦肩而過時,突然聽到一句「一剪寒梅,傲立雪中。」腦子裡猛然靈光一閃,這不就是那首費玉清的《一剪梅》嗎?只不過是問萊將調子哼的很歡快,讓他沒有第一時間聽出來而已。

和尚連忙轉身,叫住問萊道:「阿萊妹妹,請等一下?」

問萊停下腳步,轉過頭,有些好奇的看著和尚道:「呀!是和尚大師呀!你叫阿萊又什麼事嗎?」

和尚努力的做了一個最和善的表情,微笑道:「阿萊剛剛唱的歌很好聽,叫什麼名字,能再唱一下讓我聽聽嗎?」

問萊見有人喜歡聽自己唱歌,頓時高興起來,歡笑道:「是嗎?你也覺得好聽嗎?這首歌叫《一剪梅》啦。嘻嘻,哥哥交了我很多歌兒,都像這首一樣好聽呢!」

和尚聽到是南宮問天教她的歌曲,不禁目光中精芒一閃,連忙問道:「這首歌也是你哥哥叫你的嗎?」

問萊笑道:「當然是哩!哥哥會好多好多首歌呢!阿萊笨笨的,好多都沒學會呢!」說到這裡,阿萊突然發覺自己說的有點多了,不禁哎呀一聲,連忙道:「哥哥都不讓我告訴別人呢!和尚大師你可不要告訴別人吶!」

和尚微笑著道:「那是當然了,我是出家人,最會保守秘密。」

問萊卻用手指撓著腮幫子,微微偏著頭,有些疑惑的問道:「可是!不是說和尚不會說謊的嗎?別人要是問你的話,你不是什麼都說出去了嗎?」

和尚倒沒想到問萊會有此一問,不禁微微有些尷尬,雙手合十道:「阿彌陀佛,和尚雖然不能說謊,但是可以不說話。如果別人問起來。和尚閉上嘴不說就是了。」頓了頓,和尚上前一步,一臉和藹的道:「要不,咱們拉鉤如何?拉鉤上吊,一百年不許悔。」

哪知道,他話音剛落,阿萊突然後退,小跑著離開了他好一段距離,才回頭對他吐了吐舌頭道:「嘻嘻,哥哥說了,想要和阿萊拉鉤的人都是大壞蛋,看到了要馬上跑的遠遠了。阿萊不要理你了呢!」說完轉身蹦蹦跳跳的走了。

和尚不禁無語,不過聽著問萊一邊蹦蹦跳跳的遠去,一邊隱隱傳來的「白狐」的歌詞,頓時心中瞭然,對一些事情有了答案。

在不斷遠去的歌聲之中,阿萊也在心中好奇的問著北冥雪:「雪姐姐,你為什麼有那麼多好聽的歌呢?」

「因為你雪姐姐是天才呀!歌曲什麼的,想想就有了。」

「雪姐姐,你剛剛為什麼又騙人呢?」

「因為他是壞蛋呀,想要抓阿萊過去,做很多很壞很壞的事情。」

「什麼是很壞很壞的事情呢?」

「是比姐姐晚上和你做的那些還過分很多倍的事情。」

「啊,那阿萊不要來!」

……

命運的車輪繼續滾滾向前,不過由於幾個塊絆腳石的出現,不可避免的叉向了另一個方向。

接下來的日子也是十分的平淡,西城秀樹如期的參觀北冥世家的鑄造廠,獨孤鳳倒是沒什麼按照原劇情繼續走下去的興趣,不過正處在叛逆期的南宮問天實在有點討厭,竟然用原著一模一樣的台詞來諷刺獨孤鳳,說不得,獨孤鳳也按照「原著」一樣用天賦御物的異能狠狠的教訓了他一通。

第二日的壽宴之上,南宮問天倒是沒有怎麼搞怪,而是如原著一樣奉獻了一頓精心製作的膳食來為北冥正祝壽。不過不知道是原劇情的慣性使然,還是南宮問天和西城秀樹天生就互相看不順眼。西城秀樹在南宮問天的毒蛇嘲諷之下,失去理智,衝上去教訓南宮問天。

只是他在原著中就不是南宮問天的對手,現在更不是早已經被強化的比原著不知道多少倍的問天的對手了。自然也就沒有了原著中的那場艱難的苦戰,反而被南宮問天一招輕鬆擊敗。

因為森羅絕域的勢力先是被獨孤鳳順手清理了一遍,又被玫瑰和薔薇將凶閻王和其親信全部擊殺。所以當西城秀樹自覺失敗,跑到一個人的牆角孤獨的哭泣的時候,並沒有凶閻王的入侵大軍來打擾他的傷心。

不過,平靜的日子總是短暫的。沒過兩日,一聲突兀的警報聲,響遍了北冥山莊,打斷了北冥山莊的寧靜。

突如起來的警報,讓北冥正不禁感到錯愕,又感到十分的憤怒。北冥山莊身為武林四大世家之一,雄踞江湖食物鏈頂端數十年,還從沒有幾個不知死活的毛賊不開眼到來侵擾北冥山莊。今天的這個警訊更是這十幾年來的唯一一次。又是趕在他的壽宴時期,頓時勃然大怒,也不招呼弟子護衛,親自提了把刀就沖了出去。

等北冥正衝到城牆上的時候,卻發現獨孤鳳、南宮問天等人早已經到了,除此之外,一些反應快的山莊護衛也已經到了城牆上值守。

北冥正環目一顧,欣慰的看到山莊的護衛都很盡職盡責,就連那些北冥雷不久前招募來的江湖人,也有幾個表現的很不錯的。

北冥正拄刀而立,氣勢凜然,不怒而威,冷喝一聲道:「何事如此驚慌,竟要驚動全庄?」

「蓬蓬蓬!」

敲響警鐘的崗哨還沒來得及稟報,只聽到連聲的悶雷爆響,數十道五彩的流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