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無盡破碎 >第四十章演員修養麒麟腳下露馬掌

第四十章演員修養麒麟腳下露馬掌 (1/2)

小說名稱《無盡破碎》 作者:隱仙者  更新時間:2013-08-21 15:06  字數:3289

聽到南宮問天的這句話,和尚的眼眸之中頓時掠過一絲微不可查的異色,他表面不動聲色,故作驚訝的道:「問天兄何出此言?我釋門弟子向來只忌蔥姜蒜等五葷,從未聽說有不能吃肉的說法?只要非是三不凈肉,我佛門子弟盡可食用的呀!」佛門中人不能吃肉的戒律是南朝梁武帝之後才有的規矩,現在南朝還是東晉時期,離梁武帝的時代還有一二百年呢。能知道這一點的,除了穿越者,沒有別的可能。

南宮問天不禁微微一窒,但是看和尚一臉言之鑿鑿,不像是說謊的樣子,一時沒法判斷,忍不住在心裡問獨孤鳳:他說的是真是假。

獨孤鳳正端起一碗三叔親手炮製「雞舌羹」,一邊小口小口的喝著,一邊不負責任的在心靈傳音之中道:不知道,我什麼都不知道呢!

南宮問天不禁氣結,憤憤的在心中道:剛剛不是你告訴我和尚有五葷三劫,不能食肉的嗎?

獨孤鳳心中一邊偷笑,一邊無賴的道:我這樣說了嗎?額,可能是我說錯了吧!

「你!」南宮問天對獨孤鳳算是徹底無語了,他明白自己又被耍了一次。頓時決定再也不理會獨孤鳳,不過可惜的是他並沒有封閉自己心靈的能力,無法阻擋獨孤鳳對他的心語傳音,所能做的只適合對獨孤鳳的話語聽若不聞而已。

和尚看到南宮問天一臉的陰晴不定,頓時心中大定,對南宮問天穿越者的身份更加肯定了一份。他微微一笑,抱拳向南宮問天致歉道:「看來問天兄對貧僧有少誤解呀!貧僧出到貴地,確實有許多不對之處,還望問天兄海涵。」

正所謂伸手不打笑臉人笑臉人,南宮問天對這個和尚雖然一直心存警惕,但是也不好表現的太過明顯,因此有一句每一句的應酬著,並時不時的表露出逐客之意。

和尚像是聽不懂一般,一直和南宮問天拉著近乎,聊著聊著,不經意間就將話題扯到武功之上。

一開始南宮問天還比較排斥,對武功的話題避而不談,但是架不住和尚的熱絡。和尚不管南宮問天的反應如何,大肆的談起自己武功修鍊的心得,對一些隱秘之處毫無顧忌,並且時不時的就一些修行中的問題向南宮問天請教。

聽的久了,南宮問天也有些不好意思,對一些比涉及自身武學的問題也漸漸給予了回答。見到南宮問天肯指點,和尚自然興奮萬分,更是頻頻提出一些問題。這些問題頗為艱深,有些方面更與當前武學體系大相徑庭,更有些問題簡直是異想天開。這些問題,有的他能回答,有些他不能回答,不過他不能回答的那些問題獨孤鳳在心語傳音中都告訴了他答案,但是出於對獨孤鳳前科的陰影,他只當這些自己沒聽見。

兩人說的漸漸入巷了,和尚不禁就輕功如何飛的更高更遠而提出疑問,更是提及自己的身法速度雖然頗為快捷,但是到底不能如鳥兒一般自由的在天空中飛翔,因此期望能夠尋找出一條武者御氣飛天的功法來。

聽到和尚的這個問題,被勾起興緻來的南宮問天頓時笑道:「這有何難,兄台的身法速度應該已經接近音速了吧!想要飛行,其實很簡單……」御氣飛行,看起來高深莫測,但是對於神兵玄奇世界的武者來說,只是一層窗戶紙沒有捅破罷了。飛行並不需要多深厚的內力,只是需要一點點空氣動力學知識而已。這個問題,獨孤鳳在大唐雙龍傳世界就已經解決了。而來到這個世界之後,看到這個世界的武者同樣的死腦筋,獨孤鳳感嘆之餘順便將這種飛天的功法傳給了許多人,更是在教導南宮問天時很是大肆嘲諷了一番南宮問天的智商,讓南宮問天的自尊心大受打擊,記憶十分深刻。因此,現在有人主動詢問,南宮問天找到了秀優越感的機會,自然不會客氣,頓時將在在獨孤鳳面前丟掉的面子在此人面前找了回來。

和尚聽的雙目異彩連連,看向南宮問天的目光更是充滿了「敬仰」。

而在遠處偷聽的獨孤鳳則是差點笑破了肚皮,正所謂天作孽猶可恕,自作孽不可活。她該說南宮問天是太過聰明呢還是自作聰明呢!一個位面土著在一個輪迴者面前大肆宣講著某種變種的空氣動力學理論,偏偏時不時的還會蹦出一兩個不屬於這個時代的辭彙,這樣的表現實在是比穿越者還穿越者呀!南宮問天以為不幫她傳話就可以避免被她算計嗎?

哼哼,豈不知道她老人家的坑早在十幾年前就挖好了呢!

和尚聽完南宮問天的講解,頓時十分激動,感激涕零的望著南宮問天道:「南宮兄胸懷寬廣,實在是讓在下萬分敬佩。今日聽君教導,受益匪淺,無以為報,只有家傳秘籍一卷,奉送於南宮兄,望南宮兄一讀再讀,有所進益。」說著從包裹中取出一冊書籍。

獨孤鳳的目光一掃,就看到了這是一本21世界常見的印刷版書籍,封面上寫著幾個簡體漢字《先天乾坤功》。獨孤鳳心中一動,故作急促的以心語傳音催出南宮問天:好東西,快手下,快看看。

南宮問天對獨孤鳳的催促充耳不聞,伸手一推,將《先天乾坤功》的秘籍推回和尚的面前,一臉正氣的道:「既是兄台的家傳絕學,還請收回。」

和尚還要說些什麼,南宮問天卻是長身而起,負手轉身道:「兄台還是請回吧!我南宮問天豈是施恩圖報之人?」

和尚又勸了幾次,見南宮問天拒意甚堅,無奈之下,只得怏怏離去。

和尚走後,獨孤鳳故作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