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無盡破碎 >第三十九章話中有話何時酒肉可穿腸

第三十九章話中有話何時酒肉可穿腸 (1/2)

小說名稱《無盡破碎》 作者:隱仙者  更新時間:2013-08-21 15:06  字數:3509

北冥雷微微一笑,若有所指的道:「西城兄真是心急呀!」然後看著西城秀樹窘迫的模樣,不禁哈哈笑道:「放心吧!阿雪回來的。女兒家嗎,總是要矜持一些的。」

西城秀樹不禁面露喜色,撓撓頭,有些憨厚的笑道:「那就好,那就好!」

西城秀樹憨厚笨拙的表現,北冥雷看的不禁暗暗搖頭,這個西城秀樹又丑又蠢,他那位心高氣傲的妹妹如何會看的上?更別說還有那個慣會偷奸耍滑討人喜歡的小白臉南宮問天在。

兩人正在談話之中,整個大廳暮然安靜了襲來。

北冥雷還沒反應過來,就看到原本正和他說話的西城秀樹兩眼圓睜,一臉欣喜的望著他的背後,一張大嘴因為過於歡喜,竟然忘了合攏。

北冥雷轉過身軀,只覺得眼前驀地一花,一襲雪白狐裘的北冥雪正裊裊而入。

北冥雪的裝扮與平時稍稍有些不同。她前額烏黑的留海盤成一個個細圓小渦,平貼在額鬢,額間環著一條鑲嵌著寶石的精緻的發冠。腦後青絲如瀑、長及腰身,滑*順光亮得如明鏡一般。

北冥雪容顏殊麗,腰肢婀娜。一襲貼身的狐裘,更是襯托的她的身段極為苗條。雪白的狐尾環繞著她的脖頸,露出半截天鵝一般優美的粉頸。她的肌膚瑩潤若雪,隱隱間有著水晶冰玉一般透明質感。

她一進入大廳,便帶起一陣淡淡的彷彿晨間朝露一般的清新芳香,似有若無之間,已經充滿了整個大廳,繚繞在了所有人的鼻尖。這並非是她的體香,而是先天功體有成之後,消除了所有的異味雜質,而帶來的一種清新的味道。

幾乎所有人都為北冥雪的容光所攝,看的目瞪口呆。

獨孤鳳早已經習慣了此類目光,對眾人的注目不以為意。兩世為人,她都是麗質天然,再加上修為日深,潛移默化之下,諸內形於外,除非她刻意修改容貌,將自己故意變得丑一點,不然怎麼都會長成傾國之色。所以,這樣的注目是避免不了的。獨孤鳳也早已經學會了無視這些路人的目光了。

獨孤鳳走到北冥正跟前,撅著嘴巴叫了聲:「阿爹!」本來她是不想來參加這種無聊的宴會的,不過到底架不住北冥正三番兩次的派人來催促。雖然卻不過老爹的情面,但是獨孤鳳也不介意在其他方面表示一下不滿。

北冥正哈哈一笑,無視了獨孤鳳的不滿,一指西城秀樹道:「阿雪,來見見你西城世兄。」

獨孤鳳轉過身,沖西城秀樹微微點點頭,淡淡的道了句「西城世兄!」

西城秀樹在神兵玄奇世界的主線故事中可謂是標準的龍套。他出身武林四大世家之一的西城世家,是十大天神兵之一太虛的天命兵主,修鍊的是當年軒轅黃帝所遺留的軒轅通天勁這套神級武學,論出身,論際遇,絕對是十足十的主角待遇。可惜,這個人物的定位本身似乎只是為了襯托主角南宮問天的出彩而出現的。別說在南宮問天成長起來的後期,就算是剛開場,他都不是南宮問天的對手。

縱觀全書,他重來沒有雄起過一次,這份待遇,連南宮問天的另一位情敵「牛郎」都遠遠不如,牛郎好歹還風光過一段時間,更是有著成功幹掉「南宮問天」戰績。若非南宮問天身為主角,有著不死光環在身,只怕兩人之間的已經徹底的分出勝負。而西城秀樹,則是被南宮問天從開頭壓制到結尾,他的表現,甚至大大的影響了天神兵太虛和神級武學軒轅通天勁的在讀者心目中的形象。

對西城秀樹,獨孤鳳談不上喜歡,也談不上討厭,對於這種難得的老實人,獨孤鳳也沒有興趣折騰他。而對於他的追求,獨孤鳳更是以冷淡的態度表示最直接的拒絕。她又不是瑪麗蘇,即沒興趣享受什麼追隨者環繞眾星捧月的虛榮,更沒興趣和人搞什麼曖昧。對敢於追求她的人,她向來不憚於用最直接的方式讓他們放棄。

「雪……雪小姐好!」西城秀樹看著獨孤鳳,就像是看著自己心中的女神一般,有些激動又有些畏縮。

北冥雷看著西城秀樹笨拙的表現,不禁暗暗皺眉,心理更是替他著急。他這幅樣子,別說是她心高氣傲的妹妹了,只怕他老爹看在眼裡,也不會選他做女婿。

獨孤鳳和西城秀樹打完招呼,就徑直在北冥正身旁坐下,不言不語,一副默默賭氣的摸樣。

北冥正微微一笑,對女兒露出的小兒女姿態不禁不生氣,反而老懷大慰。說起來,北冥雪雖然是他從小看到大的女兒,但是很多時候,總是給他一種十分神秘的感覺。她自小性格**,十分有主見,武學天賦更是高的嚇人

,雖然獨孤鳳極力隱藏,但是偶然間露出的一鱗半爪,已經讓北冥正驚為天人。

而且北冥雪的身上有一種神秘的氣質,很多時候,她身上不經意間流露出的威儀,讓北冥正面對她感覺不像是面對自己的女兒,而是在面對某種神聖一般。隨著她不斷的長大,這種威嚴在她身上也越來越明顯,讓人面對她,不由自主的升起敬畏之心,就連北冥正自己,很多事要也下意識的不想違逆她的意願。

這種情況,在一年前卻是突然有了變化。自從北冥雪離家出走,在江湖上轉了一圈又回來了之後,北冥正驚訝的發現北冥雪竟然變得越來越富有人性了,她身上不但沒有了那種讓人不敢直視的神聖感,性子也是活波了許多,偶爾也會做做賭氣慪氣之類的小兒女姿態,看起來更像是一個妙齡少女了。

對北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