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無盡破碎 >第三十五章黃雀螳螂誰人幕後做黑手

第三十五章黃雀螳螂誰人幕後做黑手 (1/2)

小說名稱《無盡破碎》 作者:隱仙者  更新時間:2013-08-21 15:06  字數:3408

一切塵埃落定,獨孤鳳意猶未盡的關閉了水幕,毫無幕後黑手自覺地讚歎道:「打得蠻激烈的麻!」

這地底發生的一切,自然都是獨孤鳳在搗鬼了!早在她將帝恨魔刀扔下去的時候,就順便以神域之力在石窟之中布下了一個幻境,保證任何人闖進去都會互相把對方看成守護神像。當然,為了保證他們一定打起來,獨孤鳳也悄悄的加了點料,比如將進入幻境的每個人的情緒波動在不知不覺之中放大了數十倍等等。

就這樣,同時闖入的資深者和契約者在獨孤鳳的布置之下,不出意料的激烈戰鬥了起來,讓獨孤鳳看了一場好戲。

對獨孤鳳來說,這種穩坐幕後,看著別人在台前打生打死,自己還能嗑著瓜子,喝著小酒,時不時的喝彩兩聲的的感覺實在是太愉快了。因此,心情順暢之下,獨孤鳳在鎮壓摩柯無量的爆發之時,也順便為輪迴者們擋了一下,讓他們有機會逃出生天。

不過,這場戰鬥,倒不僅僅只是讓獨孤鳳看了一場熱鬧。

雙方的激烈交鋒,可謂底牌進出,讓獨孤鳳把這些輪迴者的底子徹底的看了個遍。

說起來,這幫資深者還真是夠狡猾的,其真實的強化和在外的表現完全不同。比如那個假和尚,表面看起來一副道貌岸然的高僧摸樣,在宴會上也露了一手金鐘罩的功夫,但是強化的根本心法卻是最正宗不過的道家先天罡氣,血脈兌換的更是《龍狼傳》中的雲體風身,拿手的絕技是排雲掌和風神腿,以及靠著雲體風身強行引動的摩柯無量。對比他之前的種種偽裝,極其具有欺騙性。

資深者中的另外兩人也同樣如此,比如眼鏡,看起來似乎是科技側的強化,但是實際卻是某種強化大腦運算速度的血統加上奧術師的強化。比如疤臉,明顯是融合了吸血鬼和狼人血統的完美血液強化血統,這種來自於《黑夜傳說》的血統,只能算一種人類變異血統,根本不是不死生物,所以才能強化鬥氣,如果誰要被他的血族外表所欺騙,試圖用一些對付暗黑生物的方法來對付他,肯定要吃上不小的虧。

不過資深者看起來很善於偽裝,強化能力搭配的也很合理,戰鬥力也是很強。但是從整場戰鬥的過程來看,他們明顯缺乏激烈戰鬥、生死一線的經驗,臨敵經驗嚴重不足,缺乏隊伍配合的默契,即不懂得利用戰鬥環境來創造優勢,也不懂的揚長避短,徹底發揮自己的優勢來擊敗敵人。

甚至可以說,要不是和尚在最後關頭引動了摩柯無量的無差別地圖炮攻擊來同歸於盡,這場戰鬥的結果完全就是資深者全滅,而契約者一個未死的完敗結局。

與之相比,契約者團隊的表現卻是可圈可點,不但反映迅速、隊員默契,更善於利用自然環境,主動創造有利於自己的優勢,而隊長的臨場掌控能力更是精彩出眾,整個戰鬥的一開始對方就被他納入了自己的戰鬥節奏,一切的變化都在他的刻意引導之中,尤其是兩次利用山嶺巨人能力時機最是精彩。

第一次是以石牆分割對手,製造了一個微小的時間差,從而形成以少打多,全隊集火一人的優勢局面。第二次引動岩漿噴發,製造混亂,不但避過了對方的絕殺,更瞬間將局勢扭轉,將戰鬥拖入了己方最擅長的混戰之中。如此種種精彩表現,不愧是身經百戰,從低層輪迴世界殺上來的精英戰士。他們的勝利,幾乎是理所當然的。

當然,和尚的最後表現,也提醒著所有人,輪迴者血統技能層出不窮,任何一個輪迴者都不能小看,哪怕他就是死了,也說不定會翻出一張能夠扭轉乾坤的底牌出來。

南宮問天不了解獨孤鳳的所思所想,他看著石窟最後被爆發的摩柯無量徹底毀掉後,不禁微微皺眉問道:「同歸於盡了?」

獨孤鳳微微一笑道:「沒有,都躲過去了!」輪迴者們的戰鬥力或許不算很強,但是生存能力卻都是一等一的頑強,有她出手擋了一下摩柯無量的威力,若是有人還不懂得抓住機會逃走,那死了也是活該。

南宮問天想起這些人潛入北冥山莊的不良居心,不禁眉頭微微一揚,問道:「要把他們全捉了嗎?」

獨孤鳳微微搖頭,笑道:「暫時不用,先放放,且看他們還有什麼目的。」獨孤鳳早已經看過他們的輪迴任務了,知道他們的任務和北冥山莊沒有什麼衝突,而且還有一隻態度不明的小隊要降臨到這個世界,這個時候,敵友不明,她犯不著主動出手為別人做嫁衣。

南宮問天微微一瞥嘴,對於這些輪迴者,他出於自己的立場本能的反感,不過既然北冥雪這個北冥山莊的大小姐自己都對這些人不上心,他一個普通伙夫也犯不著多事。

「對了!」獨孤鳳叫住轉身欲走的南宮問天,囑咐道:「這些人以後可能會問你一些奇怪的問題,你回答時要小心一些,如果碰到一些回答不了的問題,就聽我傳音給你。」

南宮問天轉過頭,一臉狐疑的問道:「大小姐,你又想算計什麼?」

獨孤鳳露出一個和藹的笑容,笑眯眯的道:「安啦,安啦,沒什麼的。這些人按懷鬼胎,明顯對我們北冥山莊居心不良,我只是讓你說話時小心一些而已。」

南宮問天看到獨孤鳳的這個表情,頓時心中警鈴大作,他一臉小心的看著這位像偷腥的貓咪一樣竊笑不已的大小姐,暗暗盤算著這段時間一定要離遠遠的躲著她。要知道,他以前每一次看到獨孤鳳露出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