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無盡破碎 >第三十四章勝負成敗生死只在一瞬間

第三十四章勝負成敗生死只在一瞬間 (1/2)

小說名稱《無盡破碎》 作者:隱仙者  更新時間:2013-08-21 15:06  字數:3306

水手的雙臂如絞殺獵物的蟒蛇一般,牢牢的禁錮住和尚的雙腿,覆蓋在他身上的液態金屬蠕動變形,幻化出一把戾氣十足的魔劍,如有實質的思維觸手包裹著蘊含著破滅之力的阿波菲斯魔劍,兇狠的向和尚的要害捅去。

魔劍阿波菲斯在契約者空間也是一件頂級的兇器,其特有的滅絕之力,具有湮滅生機、破除一切防禦的能力,哪怕僅僅沾染上一絲絲,就能夠侵蝕全身,其凶名之盛,猶在契約者空間的許多頂級神器之上。以和尚目前的修為,被魔劍阿波菲斯刺中,就算不死也要重傷。

然而就在這危機關頭,水手突然身上一輕,渾身重力全失,身不由己的漂浮起來,原本精密如機械的動作頓時出現了一個微小的破綻。

「雲體風身!」

被水手固鎖著雙腿的和尚突然施展出自身最基礎的強化能力。這套來自《龍狼傳》的仙術基礎煉體技能,讓他如同最傑出瑜伽大師一般,將身軀化作弱不禁風的細柳,輕鬆寫意的掙脫水手的固鎖。

在掙脫固鎖的一瞬間,和尚靈巧的一個凌空轉身,雙腳連環踢踏到水手的胸腹之上。

「噗!」

水手猛地噴出一大口鮮血,身不由己的倒飛出去,狠狠的撞到一塊漂浮於空中的巨石之上。

在水手的感知之中,赫然發現,突然之間,整個石窟突然變成了沒有重力的空間一般,不禁所有的人和「神像」漂浮在空中,就連地面堆積的石塊殘骸也紛紛懸浮起來,而噴涌而出的岩漿巨柱在失去了重力的壓迫之後,戛然而止,衝天的岩漿流帶著巨大的慣性衝上石窟的穹頂,轉眼間四射飛濺,為巨大的穹頂鋪上了一層赤紅的天幕。

毫無疑問,這個在關鍵時刻拯救了和尚的異象,正是眼鏡釋放的大範圍「失重術」所造成的結果。雖然失重術不分敵我無差別的影響到了石窟範圍內的所有事物,但是相比於「神像」,速度極快,精湛輕功的疤臉和和尚無疑更適應這種作戰環境。

而契約者這一邊,正如眼鏡所預計的一般,從來都習慣於腳踏實地作戰的他們,對這種失重環境十分陌生。戰鬥的形式,一下子向著對契約者不利的方向傾斜了起來。

然而,面對著眼前形式極度不利的情況,水手卻露出一個暢快的笑容。

揉身而上,準備乘勝追擊的和尚突然感到身體一陣極度的虛弱,肺部、腸胃、肝臟、心臟、血液、淋巴等等全身的每一處內臟和器官同一時間向他傳來極度痛苦的感覺,一瞬之間,彷彿身上潛伏的所有病症全面爆發起來,支氣管炎、肺炎、心肌梗塞、腦血酸、癌症等等甚至於艾滋病,人類所能感染的所有重病無有遺漏的在他身上出現。

另一邊的疤臉和眼鏡,同時渾身一震,眼耳口鼻之中滲出一絲絲血跡。

「糟糕!」和尚不禁心中暗叫不妙,瞬間明白了自己中了一種病毒強化能力者的技能,連忙調轉真氣,高速的震蕩沖刷全身的每一處**,試圖以純正的先天真氣來祛除病毒對他身體的侵蝕。

然而和尚剛剛有了動作,就見到對面的三眼神像對著自己「猙獰」一笑,一黑一白兩道光華瞬間擊中自己。

光華入體的一瞬間,和尚感到在疾病肆虐的之下虛弱無比的身體狀態進一步下降,他的身體和靈魂彷彿被扒光了所有的防禦一半,**裸的面對敵人的攻擊。

「蝕之獸」

水手的背後再度出現瘋狂舞動的太陽階梯虛影,他撕下一顆自身的血肉精華所凝聚的血紅獸球,炮彈一般的轟向虛弱無比的和尚。

眼看猙獰的獸球就要擊中和尚,一個如有實質的護身力場突然在和尚身前浮現,間不容髮的擋住了猙獰的獸球。

「咳咳咳!」

強行默發一個「力場護身」救下和尚的眼鏡,不小心牽動了正在體內爆發的「哮喘」,忍不住劇烈的咳嗽起來。

在滿場的混亂之中,陡然升起一隻巨大的蝴蝶幻想。

眼鏡的心中陡然升起無比心悸的感覺,然而他還來不及查到危險的來處,只覺得腳下猛然一震,來自大地深處的脈動無巧不巧的在此時突然的跳動,無可匹敵的天地巨力瞬間衝破失重術的約束,千萬噸的熾熱岩漿猛然噴發。

炙熱的洪流恰巧被一隊砸落擠壓的巨石所阻擋,折射著噴向眼鏡。

驚訝之下,眼鏡正要防禦和躲避,腳下卻突然一腳踩空,落到一個裂開的地縫之中,就在這耽擱的一瞬間,熾熱的岩漿蜂擁而來,將他的身影徹底的淹沒。

「眼鏡……」眼見同伴被岩漿活生生的吞沒,疤臉不禁悲憤的怒喝一聲,渾身的月華鬥氣再度暴漲,轉瞬之間刺出數百道銀芒劍氣。

爆射的銀芒劍雨過後,一直用盾牌和軀體死死的糾纏著疤臉的礁石被數百道蘊含著鬥氣的劍鋒切割的體無完膚,生命力幾乎見底。

「解決」掉礁石之後,疤臉毫不停留,激射向施展完「蝴蝶效應」後而渾身脫離的三仔。

然而,疤臉疾馳到半途,卻被一道如壁壘一般堅固的身影擋在面前。

疤臉怒發成狂,渾身被銀色的鬥氣包裹,人劍合一,硬生生的直衝過去,這一劍,他捨棄了生死,這一劍,他必分生死。

水手如一座最堅固的堡壘一般,沉穩的立在大地之上,面對疤臉千軍辟易的捨身一劍,他沒有半分躲避的意思,而是雙手握著再度變化出的阿波菲斯魔劍,悍然衝鋒,以攻對攻。

「轟!」

兩道身影重重的撞擊到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