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無盡破碎 >第三十三章生死鏖戰狹路相逢勇者勝

第三十三章生死鏖戰狹路相逢勇者勝 (1/2)

小說名稱《無盡破碎》 作者:隱仙者  更新時間:2013-08-21 15:06  字數:3529

013-08-16

而在資深者的視野之中,猙獰的三眼「神像」魔威凌冽,冰冷邪惡意念竟然能夠直接的衝擊他們的靈魂層面,頓時心中一驚,來不及細想為什麼原著中平凡無奇的雕塑神像會變得兇悍起來,紛紛全力出手,力求在最短的時間內將這些神像擊倒拆毀。

和尚雙手虛抱,渾身渾身的氣勢再度暴漲,rǔ白sè的先天罡氣光芒更盛,隱隱透出一團團金針一樣的光芒。

疤臉挺劍突刺,加速,加速,再加速,如閃電一般,撕裂空氣,留下連綿的空氣爆響。

眼鏡的懷中飛出一座盤旋的巫師棋盤。他飛快的從棋盤之上取下兩個棋子,隨手一扔,棋子見風就長,轉眼間變成兩個身披盔甲的重裝騎士。

「吼!」

三米多高的山嶺巨人怒吼一聲,平坦的地面之上突然升起兩道厚重的石牆,巧之又巧的將疤臉、和尚、眼睛分割到三個dúlì的空間。

水手的雙手投擲出兩瓶藥劑,藥瓶的飛行速度不快,卻巧之又巧的落在了疤臉極速突刺的前方。

「啪!」

一聲輕響,藥瓶在空中炸的粉碎,一團濃密的雲霧彷彿滴進水中的墨汁一般,迅速的在空氣中擴散。

疤臉的細刺花劍之之上陡然流動其月華一般的鬥氣光芒,瞬間將藥劑爆發產生的足以致人眩暈的波動驅散的乾乾淨淨,整個人去勢不停,彷彿閃電一般的衝破彌散的毒霧障礙,尖銳的劍鋒,如毒蛇一般直刺「三眼神像」的咽喉要害。

在洞徹全場的思維觸手的監控之下,激刺的長劍的速度、力量、角度、目標、運行軌跡等一個個數據如流水一般在水手心中流淌而過,只是瞬間,他就計算出,這一劍,他「避不開!」

水手雙目冰冷如水的注視著不斷靠近的死亡yīn影,身形穩立不動,五指如鉤,悍然以一雙肉掌向抓向銳利的細刺劍鋒。

「刺啦!」

一陣難聽刺耳的聲音響起。

水手竟然只憑著一雙肉掌就緊緊的握住了那閃動著亮銀sè鬥氣光華的銳利劍鋒,劍鋒在肉掌的縫隙之中一寸寸前進,竟然發出了金屬刮蹭一般刺耳聲響。

水手的雙目彷彿燃燒起火焰一般,緊緊的盯著突襲來的「神像」。絲毫不在意被割破的手掌之中正一滴滴往外滲出的鮮血,以及那正一寸寸的向著他咽喉逼近的劍鋒。

志在必得的一劍竟然被「神像」空手抓住,疤臉還來不及驚訝,突然覺得一股涼氣自尾椎骨升起,原平靜的心靈突然莫名其妙的升起慌張的情緒,就彷彿好像馬上要大難臨頭了一般。

在生死之間遊走過好幾回的疤臉,頓時明白自己已經陷入到了某種不知名的危險之中,頓時毫不猶豫的爆發出全部的實力。

銀宵一樣的鬥氣衝天而起,在疤臉頭頂凝聚成一座滿月一樣的鬥氣虛影,而在滿月的映照之下,疤臉的眼睛瞬間變得血一樣的殷紅。

就在疤臉反應過來的一剎那,一道閃電從天而降,無聲無息的劈中鬥氣勃發的疤臉。蘊含著強大暗黑原力的西斯閃電肆虐的沖入疤臉的體內。

閃耀的月華鬥氣噴涌而出,抵消了原力閃電的大部分傷害,然而仍有一小部分閃電衝進了疤臉的體內,肆虐的電勁在疤臉的體內亂闖,轉眼之間,已經將他的大部分的神經和肌肉所麻痹。

而就在此時,一面巨盾,帶著如山的氣勢,瘋狂的撞擊到疤臉的後背之上。

「噗!」

疤臉就彷彿被一輛重型坦克正面碾壓過一般,猛地噴出一口鮮血。無可阻擋的巨力不但帶著一股奇異的震蕩之力,巧妙的繞過了他的鬥氣防禦,滲入的破壞著他的內臟。更帶著一股凝滯的力道,禁錮著他的所有動作。

在盾牌的巨力撞擊之下,疤臉身不由己的向前拋飛。而早已經做好準備的水手露出一絲殘酷的微笑,包裹著水銀sè金屬的重拳,彷彿出膛的炮彈一般,狠狠的砸向疤臉的胸膛。

「咔嚓!」

出乎意料,水手攜帶萬噸之勢的重拳,並沒有砸在疤臉中門大開的胸膛之上,千鈞一髮之季,疤臉終於擺脫了原力閃電的麻痹狀態,身處左手,硬生生的擋下了水手致命的一擊。

並順勢抽身遠揚。不過這一切並不是沒有代價,空手硬接水手被神器拳套數十倍提升的開山重拳,疤臉的整個左手手臂瞬間斷裂骨折。

「轟隆隆!」

渾身包裹著rǔ白sè罡氣的和尚衝破石牆,正好看到疤臉在幾個「神像」的圍攻下,受傷飛退的場面,頓時心中一驚,再也顧不得隱藏實力。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使勁的一跺腳,堅硬的岩石地面頓時炸出一個不小的坑洞,碎裂的石片彷彿利箭四shè飛散。借著這強大的反作用力,和尚的身影瞬間消失。

「波!」

一聲刺耳的空氣炸裂聲中,和尚暮然出現在身材窈窕的美女法師的身後,下一刻,漫天的腿影彷彿疾風暴雨一般將其籠罩。

蘊含著雄渾罡氣的千重腿影,摧枯拉朽的將美女法師支撐起的原力壁障徹底擊潰,余勢不休的轟擊到躲閃不及的美女法師身上。

「蓬蓬蓬!」

漫天的腿影風暴將法師包裹,連綿不絕的傳出重腿轟擊到之上的聲音。一個呼吸之間,美女法師身上已經不知道挨了和尚多少下的攻擊。

水手悶哼一聲,身上浮現一抹淡淡的光環。

手持異獸頭顱盾牌的如山男子伸手一拉,和尚只覺得腳下一空,原被他重重轟擊的目標竟然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