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無盡破碎 >第三十章一葉障目不見泰山不見我

第三十章一葉障目不見泰山不見我 (1/2)

小說名稱《無盡破碎》 作者:隱仙者  更新時間:2013-08-21 15:06  字數:3694

林風給兩人打趣的有點不自在,他反身一推上班族青年道:「別說我了,該你了!」

上班族青年笑道:「恩,我說一下我吧!我叫李天宇,名字很普通,沒有林風兄弟那麼有主角范。我是做軟體開發工作的,主要是企業的管理系統……我的特長應該是記憶力比較好吧,我能在腦子裡記住上千行代碼……我是上班時點了一個彈窗進來的。」

李天宇說完,其他幾個新人又陸續做了自我介紹,不過輪到最後一個新人的時候,所有人的目光都古怪了起來。這個新人不是別人,正是**著進入輪迴空間年輕女子,所有人都對她進入空間的理由很感興趣。在什麼情況下進入輪迴空間,會是渾身**呢?至少不是在洗澡或者游泳,因為她進來時身上沒有水漬。

那女子在眾人古怪的目光注視之下,期期艾艾的說道:「我叫王欣玲,職業是家庭主婦,特……特長是與人溝通……我,我是上網時進來的!」

聽到王欣玲的最後一句話,許多人頓時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疤臉青年更是一拍大腿,指著她道:「我知道了,她是和人裸*聊時進來的。」

所有人頓時忍不住笑出聲來,而王欣玲卻羞愧的低下頭,低聲抽泣起來。

氣氛頓時冷了下來,笑聲戛然而止,所有人都姍姍的有些不好意思,就連疤臉也不好意思的偏過頭去,欺負哭一個弱女子,對他來說不是什麼光彩的事情。

正在氣氛尷尬的時候,虛掩的房門被推開,走進來的不是別人,正是以水手為首領的原「契約者」新人。這群由契約者晉陞而來的新人輪迴者,有著自己的隊伍,一開始和其他人拉開了一定距離,在選擇住宅時也沒有和其他輪迴者一個院落。

「可以談談嗎?」水手向和尚問道。

和尚看了看左右的同伴,點點頭道:「如果不是需要保密的問題的話,在這裡談就可以了。」

水手點點頭,找個位置坐下道:「我和我的朋友們轉了一圈,收集了一些情報,發現有些地方很不對勁!」

聽到水手如此說道,和尚等資深者不禁坐正了身體,對方不是普通的「新人」,而是同樣身經百戰的「契約者」,他們發現的情報肯定有不一般的地方,值得重視。不管雙方身份如何,畢竟目前還處在同一陣營,必要的合作還是需要的。

水手略略整理了一下思路,緩緩的道:「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神兵玄奇原著中北冥雷應該是因為走火入魔而武功盡失,而今天宴會上的北冥雷卻給我很強的威脅感,顯然不像是武功盡失的狀態。玄照兄你今天曾近距離接觸過他,所以我想和你確認一下,北冥雷的武功是不是很強?」

玄照和尚微微皺眉,回憶了一下當時的場景,說道:「恩,你的猜測沒錯。北冥雷的武功不弱,估計有五星巔峰或者六星初級的水平。」

水手得到了確認的答案,面sè頓時凝重了起來:「這就很不對了。原著中的北冥雷武功全失,現在的北冥雷武功還在,原著開篇是北冥山莊弟子大比,而現在卻是北冥雷再招攬江湖高手。這其中的差異太大了,而且,我們剛剛還從山莊的僕役弟子那裡打聽到,主角南宮問天從小就拜在了北冥正門下,現在是北冥正僅有的入室弟子,在山莊地位很高……」

水手越說面sè越是凝重,而資深者們卻越聽面sè越是古怪,聽到半路疤臉更是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水手不禁微微的皺眉,看著資深者們,淡淡的問道:「是我哪裡說的有問題嗎?」

疤臉一邊大笑一邊道:「兄弟,不是你的問題。你的信息確實收集的很詳細,分析的也沒錯,只是有一點,你作為新人不知道而已。」

水手的雙目不禁微微一眯,盯著疤臉問道:「是什麼?」

和尚止住疤臉的大笑,向水手笑了笑道:「別介意,他就是這種xìng格。其實你的分析都很正確,只是輪迴空間的任務世界與契約者的任務世界不同,契約者的任務世界都是主神調製好的世界,基本上細節都比較符合原著的設定,而我們輪迴者的任務世界則是一個個真實的世界。真實的世界畢竟不是漫畫、小說,一切都要符合邏輯,因此常常與原著出現巨大的偏差。比如我們現在的神兵玄奇世界,北冥雷走火入魔只是一種可能的情況,現實中他也有可能沒有走火入魔,而顯然我們來到的這個世界是北冥雷沒有走火入魔的世界,之後的劇情發展顯然要符合邏輯,不可能和原著一模一樣。至於南宮問天提前拜師北冥正的情況,那更是再正常不過了,事實上我覺得碰到南宮問天這樣的曠世奇才,北冥正不早早的收為徒弟才是不合理的。原著的解釋更多的是為了營造衝突,為主角準備一個低起點,更容易升級而已……」

聽著和尚的解釋,水手緊皺的眉頭漸漸舒展開

了,他看了和尚一樣,深深的道了一句:「我明白了,謝謝你的解釋。抱歉,打擾了!」說著起身告辭,帶著其他的「契約者」轉身走了出去。

等到所有的契約者走遠了之後,疤臉的眉頭不禁皺了起來:「這些契約者,都很狂呀!」

和尚笑了笑說道:「人家有狂的資格呀!畢竟是曾經站立在一個世界巔峰的人物呢!」

疤臉不爽的撇撇嘴道:「此一時彼一時,有資格未必代表有資本。從契約者中升上來的輪迴者多了,也不是每一個人都能走到巔峰的。」

和尚笑笑,岔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