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無盡破碎 >第二十八章殿上演武刀槍劍戟破金鐘

第二十八章殿上演武刀槍劍戟破金鐘 (1/2)

小說名稱《無盡破碎》 作者:隱仙者  更新時間:2013-08-21 15:06  字數:3328

隨著一場場的比試,一個個勝利者誕生,一盤盤的賞格被取走,整個宴會進入了最熱烈的時刻。

在滿場的一片狂熱和興奮之中,輪迴者們倒顯得淡定了許多。新人們雖然眼熱,但是也都有自知之明,只是看看熱鬧,沒有多少期待。而資深者們更是看不上這點獎勵,黃金?這玩意在輪迴空間的價格和大白菜差不多。神兵利器?北冥雷拿出來的兵器卻是不錯,若是放到大唐雙龍傳一類的中武世界,絕對是人人爭搶的頂級神兵,但是在神兵玄奇世界卻不夠看了。以六星級輪迴者的眼光,起碼也得三級神兵的武器才能讓他們心動。所以,輪迴者們的心態十分的淡定,都是以一種看戲的眼光看著眼前的鬧劇。

不過,輪迴者們可不知道自己的表現在一片狂熱的江湖人中有多麼的顯眼。

久而久之,眾輪迴者的淡然態度自然的引起了北冥雷的注意。

一場比試結束,北冥雷突然舉杯向輪迴者們笑道:「我觀諸位氣度不凡,顯然不是池中之物。還未請教諸位姓名,仙鄉何處。」

資深者們微微一愣,顯然沒想到自己竟然這麼快引起了北冥雷的注意。不過,他們前往北冥山莊的目的本來就是為了接近主角勢力,如今北冥雷主動找上他們,他們自然也不會放過這個刷聲望和好感的機會。

幾位資深者隱晦的交流幾下之後,賣相最佳的和尚長身而起,雙手合十,低宣佛號,向北冥雷道:「阿彌陀佛,貧僧法號玄照,乃是中州義勇門副門主。久聞北冥少莊主義薄雲天,仗義疏財,是江湖上人人稱讚的大英雄大豪傑,今日特來攜一眾同門前來拜會。」

北冥雷見玄照和尚氣度嚴謹,寶相莊嚴,一舉一動之中,一派大師風範,又說話低調討喜,頓時心中歡喜,雖然他也從來沒聽說過什麼中州義勇門,嘴上卻連忙說:「原來大師就是中州義勇門門主,久仰久仰。」

玄照和尚不禁心中暗笑,什麼中州義勇門,不過是他剛剛順口胡謅出來的,一分鐘前連他自己都不知道,這個北冥雷哪裡久仰去?

不過玄照和尚雖然暗中腹誹不已,表面上卻不動聲色,向北冥雷介紹道:「這幾位是我門中堂主,這幾位是我們剛剛入門的門徒……」

北冥雷掃過眾輪迴者,頓時心中瞭然,只看這些人中大部分人步伐虛浮,顯然是沒學什麼過武功,就可知這個什麼中州義勇門不過是什麼不入流的小門派。不過這樣的門派,正適合他來招攬,因此笑道:「大師氣度恢弘,寶相莊嚴,不同凡流。今日群賢皆至,難得遇到大師這樣的高人大駕光臨,不止可否露上兩手,讓我們一飽眼福?」

玄照和尚要刷北冥山莊的好感度,自然不介意露上兩手,表現一下自己被重視的價值。不過這年頭向來是物以稀為貴,他既然扮作大師,自然不能急吼吼的答應,怎麼也得作態拒絕一番,直到別人三請五請,才能顯示出大師的風範嘛!

果然,北冥雷見玄照和尚面露推辭之色,不禁一笑道:「怎麼?大師是否覺得賞格不厚?不若這樣,大師勝得一場,盡可取雙份賞格如何?」

「阿彌陀佛,出家人以慈悲為懷,當不以俗物為念……」玄照和尚一派正氣,連連推辭。

「呔!你這賊和尚,不要不識抬舉,少莊主請你,是給你面子……」見得北冥雷連連邀請,玄照和尚連連推辭,其他的江湖人自然十分的不滿,頓時有一個渾身肌肉筋凸的大漢跳了出來。

「對啊,臭和尚,裝什麼清高!」

「我看納,不是臭和尚裝清高,只怕是沒真本事,不敢出手……」

……

玄照和尚雙手合十,亭亭而立,對於江湖人的閑言碎語,一派他強任他強的洒脫姿態。

氣氛僵在這裡,北冥雷的臉色頓時有些不好看了,這時,不用他示意,頓時又有五六個人跳了出來。

「喂!直娘賊,裝什麼清高,北冥少莊主貴為武林十大英傑之首,親自邀請與你,那是天大的榮耀,你這廝……」

玄照和尚見火候已經足夠,也就不再避讓。他雙目微微低垂,低宣一聲佛號,嘆息道:「也罷!貧僧就破例一番!」

說話間玄照和尚雙目陡然睜開,氣勢頓時一變,原本寶箱莊嚴、溫和可近的和尚,剎那間鋒芒盡露,整個人彷彿刺破雲端的山峰一般,巍峨的壓向四

面八方。

玄照和尚目露睥睨之意,緩緩掃過在他的氣勢之下目露驚駭的眾人,淡淡的道:「貧僧別無所長,唯有這幅身子骨還算硬朗。諸位一人也好,一群人也好,貧僧都在這裡接著。諸位盡可放手進攻,貧僧絕不還手,諸位若是能使我一動半步,就算貧僧為輸。」

「撲哧!」看到這裡,樂的獨孤鳳不禁笑出聲來,這個輪迴者還真是有趣,實力如何暫且不說,只是這演技卻是真正的一流。看他這樣自信滿滿的樣子,獨孤鳳真想知道他被人一板磚拍到後會是什麼樣的表情。

不過想了想,獨孤鳳還是放棄了暗中出手做點手腳的打算。正所謂放長線釣大魚,她還需要再觀察觀察,看看這些輪迴者到底想做些什麼,在某有榨乾他們的情報價值之前,還不是打草驚蛇的時候。

再說了,她這一世的大哥北冥雷,雖然在她的干涉下,沒有像原著一樣的走火入魔而功力全失,性格也沒有變的像原著那麼陰暗偏激。但是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北冥家男子熱衷權勢的習慣在他身上表現的更加突出。而且,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