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無盡破碎 >第二十三章流年偷換忽有遠客天外來

第二十三章流年偷換忽有遠客天外來 (1/2)

小說名稱《無盡破碎》 作者:隱仙者  更新時間:2013-08-21 15:06  字數:3281

取走了天晶母劍碎片之後,獨孤鳳又藉助天晶三套劍之間的強烈感應在太湖之中尋找到了天晶子劍。如此,天晶三套件在分離了十七年之後,再一次的重新聚首。唯一可惜的是時機未到,天晶母劍仍然只是一堆碎片。

獨孤鳳在研究了一陣之後,乾脆將天晶母劍的碎片全部兵解封入到南宮問天的身體之中,讓這位天命註定的天晶之主自己跟天晶溝通去。

此後獨孤鳳又走遍天南地北,先去苗疆大鬧一番,將苗疆女王歷代相傳的天神兵鳳凰硬生生的搶走,之後又去森羅絕域,將藏著藥王碑下的神農尺取了出來,還順便將森羅絕域的大部分礙眼的東西清理了個乾淨,若非凶閻王當時恰好外出,只怕就沒有他以後跑龍套的戲份了。此外她還跑去峨眉山轉了一圈,想找一找藏著哪裡的天神兵陰陽令,可惜不知道是神兵自晦還是已經被人取走,她轉了一大圈都沒找到,只能無奈的轉去鐵劍門,將其中收藏的虛無魔鏡取走。

至於剩下的天神兵,虎魄刀在泰山之巔,十方俱滅和驚邪在蚩尤秘窟,天誅在大羅剎宗宗主手中,噬魂被一分為二,一半在大羅剎宗,一半在東方世家,太虛在西城世家。這些神兵有些是與劇情關係太緊密,有些地點不明確,要得到需要花費很大功夫,很可能會對劇情產生巨大的影響。

因此,在知道劇情開始之後,將有輪迴小隊降臨的獨孤鳳,出於初次和其他輪迴士打交道的謹慎,不準備改變太多的劇情。因此她只將那些對主線劇情影響不大的神兵取走,剩下的時間就是一邊參悟神兵魔兵的奧秘,一邊等待著劇情的正是開端與輪迴小隊的降臨。

花開花謝,秋去冬來。

轉眼間,又是一年隆冬,北冥山莊地處北國燕山,此時正是一片冰天雪地、山川茫茫。

這一日,距離北冥山莊最近的一處城鎮之中,正是熱鬧非凡,凜冽的寒風,吹不散集市喧鬧的人流,濃厚的雲層,遮不住酒樓通明的燈火。

此時,在喧鬧的城鎮之外,一處不為人注意的空地之上,突然憑空出現十幾個身影。

這十幾個身影出現的十分突兀,他們有男有女,或躺或站,服侍更是古怪,既有古意盎然的儒冠青衣,也有西風濃郁的燕尾禮服,既有仙俠風味十足的廣袖流裙,亦有科幻風格強烈的金屬鎧甲,種種時代、地域風格不一的裝束湊到一起,給人以強烈的時空錯亂之感。

「干!」一個身穿黑色風衣,臉上留著一條刀疤的兇悍男子看了一眼情況,頓時有些惱火的的罵了起來:「神兵玄奇位面,又是十八人難度。我日你,主神。你他媽到底有多看我們不順眼?」

「確實很糟糕!」一個帶著平板眼睛的青年目無表情的道:「神兵玄奇的故事發生在五胡亂華時期,在故事的時間段里,整個江湖的武力值直線飆升,不但有玄天邪帝、大羅剎宗宗主這種人類巔峰武者,更有著蚩尤、元祖天魔這種滅世級的boss存在,從漫畫的原著看,他們的戰力至少也在八星級以上,而更不幸的是……」

「打住,打住……」一個身穿月白色僧袍的光頭和尚連忙打斷了那眼鏡男的長篇大論,他有些無奈的看了一眼眼鏡男和疤面男,道:「我說,你們兩個,不要太入戲呀!別以為帶個眼鏡、留道傷疤你們就是楚軒和鄭吒了!」

「你錯了!」帶著兇悍刀疤的男子冷冷的別過身子,一臉冷酷的道:「我是張傑,不是鄭吒!」

「……基本情況就是這樣……」眼鏡青年扶了扶眼鏡框,目無表情的做總結。

「你們……」和尚對這兩個cos入迷的痴貨徹底的無語了,他轉過頭,看向另一邊道:「隊長……」

被他稱作隊長的是一個容顏俊秀的年輕人,他盤膝坐於地上,雙目緊閉,一派老僧入定的模樣!

「我勒個去……」和尚頓時凌亂了:「隊長,你也要玩cos?」

「噗!」站在隊長身邊的美麗少女忍不住輕笑出聲,她身著一副廣袖流仙衣裙,背負著一把古樸的連鞘長劍,腰間懸掛著一副小巧可愛的鈴鐺,渾身仙氣昂然,彷彿是從瓊宮瑤台偷跑出的仙子一般。

「我無事!」那被稱作隊長的年輕人平靜的說道:「新兌換的能力還不熟練,需要適應一下。」

「啊……」

一聲刺耳的尖叫,打斷了和尚和隊長的對話。

和尚抬頭看去,原來不知不覺間,這場任務的新人都已經清醒了過來。一個渾身**的年輕女人正半蹲在地上,努力的蜷縮著身體,聲嘶力竭的尖叫起來。

刺耳的尖叫聲洞穿了所有人的鼓膜,頓時將許多原本正在東張西望摸不著頭腦的新人的目光吸引了過來。而那個**的女人看到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到自己身上,頓時尖叫的更加賣力起來。

「撲哧……」

「我日……」

「什麼情況……」

「好正點……」

各種各樣的目光集中到白花花的**上,驚呼聲,口哨聲,不絕於耳,新人中間頓時熱鬧了起來。

「阿彌陀佛!」和尚念了一聲佛號,一面在心中繁複念叨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一面從腕錶空間之中取出一件寬大的披風,揮手扔到那個的女人身上,將她**的身體完全遮住。

「還是和尚哥哥是好人哩!」一個梳著清爽的馬尾辮,身著一身爽利的運動服的清秀少女向和尚露出一個甜甜的笑容。

和尚看到少女清爽的笑容,不禁苦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