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無盡破碎 >第十七章最強戰士寶鑒神訣御天晶

第十七章最強戰士寶鑒神訣御天晶 (1/2)

小說名稱《無盡破碎》 作者:隱仙者  更新時間:2013-08-21 15:06  字數:3795

在阿萊歡快悠揚的歌聲之中,四周裊裊的雲霧之中暮然起了變化。繚繞的雲煙突然變得稀薄起來,原本輕飄飄的懸浮在空中的水汽顆粒極速的震蕩起來,劇烈的摩擦使得水面的溫度急劇上升,頓時整個湖面熱氣沸騰,雲蒸霞蔚。瀰漫的雲霧折射著陽光,發出瑰麗的光暈。

雲霞蒸騰,扶搖而上,一時間,寬闊的湖面上彷彿盛開了無數朵七彩的蒲公英一般,在蒸騰的熱氣之中,飄飄搖搖的飛上天穹。

不斷蒸騰匯聚的雲霞,為萬里的雲空染上一抹瑰麗的顏色。雲氣越級越厚,漸漸的遮蔽整個天空。不知不覺之中,瑰麗的顏色褪去,雲層變得越來越暗,黑壓壓的,彷彿鉛塊一般直欲壓向地面。

「哎呀呀,不好了,要下雨了!」阿萊正唱的高興,突然抬頭看到黑壓壓的快要塌下來的天空,不禁驚呼一聲,停下了歌唱。

獨孤鳳看著黑壓壓的天穹,微微點頭。由白雲煙而轉玫霞盪,關鍵就在這個盪字上,真氣激蕩,摩擦生熱,雲煙之氣由靜轉動,將清靈的雲煙之氣轉化為灼熱的玫霞之氣。這一點,南宮問天做的不錯,沒有錯誤的將玫霞盪的真氣在灼熱上做文章,而是將重點都放在了震蕩運動之上,很好的把握住了玫霞盪的精髓。

雲層堆積,灼熱的玫霞變成了陰沉的積雨雲,黑壓壓的雲層不斷下降,片刻之後,雲層炸裂,無數碧藍色的冰雹密集的砸向湖面。

「噗通噗通……」

密集的冰雹在湖面上砸出無數朵飛濺的水花,水花在空中飛濺,還未落地就凝成了一個個碧藍的冰晶。轉眼之間,平靜的湖面之上盛開了無數朵冰晶蓮花。

獨孤鳳微微搖頭,暗暗感嘆一聲南宮問天不知道環保,他這一招碧雪冰肆無忌憚的砸下去,不說別的,至少著萬畝的荷花是要被徹底的毀掉了。

在問萊的抱頭驚呼聲中,獨孤鳳微微抬手,一道湛藍色的氣勁漣漪擴散開去,將落到荷花從中的冰晶盡數吞沒。

冰雹散落,雲開日明,南宮問天精神抖擻的落到小船之上,渾身縈繞著猶未散盡的碧雪冰真氣,看起來神完氣足,氣質昂揚:「這套《渾天寶鑒》果然不愧是女媧真傳,與我的綠珠靈能極為匹配,不需要修鍊多久,我必將能更上一層樓。」

南宮問天一邊自信滿滿的說著,一邊將眼神落到獨孤鳳身上,言外之意不言而喻,當他功力更上一層樓的時候必將會再次向獨孤鳳發起挑戰。

獨孤鳳對南宮問天暗含挑釁的話語不予理會,她一眼就看出來了,南宮問天現在渾身靈力充沛,精神圓滿,已經達到了七星級的巔峰層次,只差一步就要突破到八星級的境界。不過他最近的進步雖然不小,但是與獨孤鳳的差距不但沒有縮小,反而拉的更大了。已經步入神域的獨孤鳳遠不是現在的南宮問天所能望其項背的。想要挑戰獨孤鳳,他首先要把《渾天寶鑒》修鍊到第十層玄宇宙的境界才行。

獨孤鳳瞥了一眼南宮問天道:「你有信心就好。不過想要完全發揮綠珠和渾天寶鑒的威力,你還缺乏一柄神兵和一門劍法。」

獨孤鳳說的神兵和劍法自然是指十大天神兵之首的天晶神劍與天晶劍訣,原著中南宮問天功力並不出色,本身所學的功法只是北冥家的《天外逍遙篇》和佛門的《菩提正*法心功》,這兩套武學雖然在凡人層次還算不錯,但是比起大神級的《上天下地至尊功》《七大限》《羅剎魁神功》卻又遠遠不如。

直到神兵正傳結束,南宮問天一直是靠著綠珠靈能和天晶神劍打天下,就連解決大boss元祖天魔也是靠著天晶自爆的神兵威能,從頭到尾都是依靠裝備的人民幣戰士,讓人十分遺憾。

前世獨孤鳳在看神兵玄奇漫畫的時候,就無數次的看到神兵迷們yy渾天寶鑒+天晶劍訣+天晶神劍三者合一時的威力,如今既然有機會實現,獨孤鳳也樂意看一看。

「喔!是什麼神兵和劍法?」南宮問天頓時來了興趣,獨孤鳳的眼光有多高他可是知之甚深,能讓她特意提起來與綠珠和渾天寶鑒並列的神兵和劍訣絕非凡品。

獨孤鳳沒有回答南宮問天的話,只是反問道:「你知道自己的身世嗎?」

南宮問天頓時面露遲疑之色,他雖然出生在南宮世家,但是南宮世家發生巨變之時,他才三四歲,對於當時的情景並沒有多少記憶。因為在被外公送到北冥世家之後,他一直不知道自己是南宮世家長子的身份。

獨孤鳳沒有理會南宮問天遲疑和探尋的顏色,自顧自的說道:「世人都知道天晶神劍是天下第一神兵,卻很少有人知道天晶其實是由三個套件組成,一是母劍,二是子劍,三就是你手中的綠珠。」

南宮問天智慧出眾,獨孤鳳透漏的這些信息,已經隱隱約約讓他有了一個猜想,不禁問道:「你是說,我是……」

獨孤鳳深深的看了南宮問天一眼,微笑道:「世人皆知,近百年來,天晶神劍一直被收藏在南宮

世家。十七年前,天晶自爆後不知所蹤,南宮世家發生巨變,而現在綠珠在你手中,你又姓南宮,這意味著什麼,還用我說嘛?」

驟然得知自己的身份,南宮問天頓時五味雜陳,不知道該喜還是該悲。他從小就在北冥山莊長大,從來也沒有人對他講過自己的身世,南宮世家雖然赫赫有名,但是對他來說不過是一個遙遠的符號,如今驟然聽說自己的身世與南宮世家有關,頓時一種不真實感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