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無盡破碎 >第二十五章 長虹斬蛟 血瀑經天

第二十五章 長虹斬蛟 血瀑經天 (1/1)

小說名稱《無盡破碎》 作者:隱仙者  更新時間:2017-01-20 23:06  字數:2498

暴雨如注,傾盆而下。??≥↖扒≥↖書≥↖網????.r?a?n??e?n`

在越州之南,茨山深處,正有一座草廬,屹立在狂風暴雨之中。

一個看起來總角丫髻,看起來不過七八歲大小的小女孩正吃力的合上草廬的大門,將漫天的風雨關閉到大門之外。

這個草廬臨溪而建,佔地廣大,在草廬的最中心,矗立著一個巨大的火爐,旺盛的爐火日夜不息,赤紅的爐火散發著炙熱的火氣,普通人還沒靠近十丈,就會感覺到熱浪*逼人,難以忍受。

漫天的暴雨傾瀉而下,然而在火爐熾紅的熱力之下,雨水還沒落下,就被熱浪蒸發成一片白茫茫的蒸汽。

暴雨傾盆,爐火熾紅。

這一上一下,一冷一熱的交匯之下,整個草廬都被籠罩在一層白茫茫的水蒸氣中,看起來雲山霧罩,彷彿獨立於這片風雨之外一般。

「爹爹,爹爹,我把大門關好了!」

總角丫髻的少女關好大門,一邊往草廬中跑去,一邊呼喊道:「爹爹,風好大,雨好大,我看到溪水都快漲到門口啦!」

草廬之中,巨大的火爐旁邊,一個打著赤膊,身軀精壯,頭髮焦黃,坦露著古銅色一般的胸膛的中年漢子,正舉頭望天,微微嘆息:「水火無情,民生多艱!」

「師父,這場大風暴雨,來的太突然了,不像是自然所生。」

在赤膊漢子的身旁,一個比小女孩略大一些,看起來老成沉穩的少年,也抱著一個巨大的劍匣,沉聲說道:「莫不是又有什麼蛟龍作祟?」

「蛟龍出,必有風雨,水漫三千里!」

赤膊的中年漢子仰天觀望一會兒,嘆息一聲,說道:「我越州地近蠻荒,深山大澤中多有蛟龍潛藏。自古以來,我越州就苦此患久矣!可惜,我雖有鑄劍之能,卻無斬蛟之術,只能望而興嘆,可悲,可嘆!」

抱劍少年不禁雙拳緊握,面帶悲憤,他的父母親人也正是死在了蛟龍出世掀起的浩蕩洪水之中,要不是他抱著一個浮木,恰好遇到師傅路過,只怕也早已經葬身於魚鱉蝦蟹腹內了。

想起越州從古至今,不知道有多少百姓因蛟龍之患遭災受難,流離失所,更有不知道多少少年和他一樣失去了全部親友。頓時一股悲憤之氣縈繞於胸,讓他忍不住指天為誓:「蛟龍之患,在於能潛能飛,能興風雨,在於鱗甲崢嶸,風雷激蕩,凡俗利器莫能傷之。我幹將今日立誓,比窮搜赤山之銅,茨山之英,鍛造出能夠斬殺蛟龍的屠龍之器!」

縈繞於少年幹將胸口的悲憤之氣,頓時引起了他懷中劍匣的共鳴。匣中藏劍無風自鳴,嗡嗡顫震,彷彿是為了迎合少年幹將一般,歡欣雀躍,呼之欲出。

而與此同時,整個劍廬所有的藏劍,不論是懸掛於高堂的上品名8器,還是棄之於角落的廢品殘劍,不論是已經開封見血的殺生利器,還是正在淬火鍛煉的不成形劍器,千千萬萬,一切高貴的、低賤的、開封的、半卷的、成型的、未成形的種種劍器,都忽然齊齊共鳴顫動,歡呼雀躍。

少年幹將不禁目瞪口呆,心中大喜,正當他以為自己的誠感動天,誓言被萬千劍器認可的時候,忽然一聲清冽的聲音隔空傳來。

「可,借劍一用,斬一蛟龍,還汝之願!」

下一刻,千劍激蕩,萬劍齊飛。

劍廬千百年不斷的鍛劍鑄劍,生生世世,磨劍養劍,無數名劍殘劍在此誕生出世養孕積累的劍氣劍意轟然爆發!

長虹驚天,萬里飛霜!

山居草廬,千劍池中,萬千名劍殘劍騰空而去,長虹劍光所過之處,凌厲如雪,冰冷如霜的劍光劃開萬丈天幕,直接凍徹山河,將萬里風雨變成萬里飛霜。

今日長虹下,傾城看斬蛟!

高天之上,巨龍的長軀不斷攀升蔓延,如盤踞高天的君王一般,駕馭著萬里風雨化作千軍萬馬,驅動著紫電驚雷化為刀槍劍戟,氣勢如虹,前赴後繼的向著金甲神將不斷衝擊。

無形的靈壓橫掃萬里雲空,黑雲壓城,暴雨如注,睥睨天下,高傲偉岸的龍威覆蓋大地,讓所有生靈都不由自主的匍匐屏息,壓抑恐懼到了極致。

千劍煌煌,起於南方!

鱗甲崢嶸,千劍如虹。

霎那間,在錢塘龍君還沒反應過來之前,萬千劍器帶著煌煌劍光,已經殺到眼前。

下一刻,血雨如瀑,殘鱗斷甲漫天飛舞。

沒有碰撞,沒有交手,沒有回合,沒有對沖,甚至沒有來得及閃避。

萬千劍光就如靈巧的飛鳥一般,衝進錢塘龍君的防禦圈,無視著那籠罩龍軀的磅礴靈氣與縈繞激蕩的億萬雷霆,庖丁解牛一般的,對著龍角、龍鱗、龍爪、龍軀上的各個節點,斬擊拆分。

堅逾金精的龍鱗,磅礴浩瀚的龍氣,能夠絞殺一切異物的護身雷霆,在這些小小的飛劍之下,統統毫無用處。

飛劍落處,血雨如瀑,殘鱗斷甲漫天飛舞。

巨龍猛然發出一聲痛徹心扉的長吟,天龍之吟,上窮九天,下達九幽。

睥睨天下,唯我獨尊。張揚霸道,穿透宇宙,震蕩時空,震蕩物質,粉碎虛空的龍吟,卻在此時,透出無盡的憤怒與悲涼。

浩蕩的天龍吟,將巨龍身體周圍百里範圍的一切物質瞬間震成粉碎,然而萬千劍器,卻絲毫不受影響,反而如獵食的飛鳥一般,不斷的盤旋起落,每一次的起落,都帶起大蓬的血肉之雨。

劍光分化,一分為十,十化為百,滿天飛舞的飛劍,已經不再是沒有生命的死物,而是如真正有著自己靈性智慧的生命一般,鮮活生動,靈動悠然。

盤旋的劍光,猶如獵食的飛鳥集群一般,翱翔飛舞,時分時合,時快時慢。繞著驚天的巨龍,在自由的飛翔、自由的捕食,嘰嘰喳喳的飛、撲、叼、啄,自由嘻戲,輕鬆至極的就將強大到讓人畏懼的磅礴巨龍當成了肆意取用的砧板肉食。

天龍悲憤長吟,憤怒反擊,冰刀水劍,風雨雷霆,無數的手段被他施展出來,然而萬千飛劍,就像是靈巧的銀燕一般,輕巧的避開他的反擊,輕鬆自如的撲擊到他的龍軀之上,一飲一啄之間,再次帶起大蓬的血雨。

絕望!絕望!絕望!

不過片刻功夫,睥睨天下,高傲偉岸的真龍,就變成了一條任人宰割的砧板之肉。近萬丈長的龍軀,像是一條死蛇一般從高空墜落,傾瀉的暴雨被洪水一般流淌出的龍血染成了一片赤紅色的血河。

長虹斬蛟,血瀑經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