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無盡破碎 >第十二章 越女長歌 聖姑變化

第十二章 越女長歌 聖姑變化 (1/2)

小說名稱《無盡破碎》 作者:隱仙者  更新時間:2016-08-08 09:11  字數:3354

下一頁純文字在線閱讀本站域名.Co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M..Co

「我欲游蓬壺,安得身插羽;我欲隱嵩華,嘆息非吾土。會稽多名山,開跡自往古;豈惟頌刻秦,乃有廟祀禹。山形舞鸞鳳,泉脈流湩乳。家家富水竹,處處生蘭杜。方舟泛曹娥,健席拂天姥,朱樓入煙霄,白塔臨**,修梁看龍化,遺箭遣鶴取……」

一陣輕柔婉轉的歌聲,飄在空山新雨的晚來秋光之中。歌聲發自一道清泉柳溪之畔,竹喧影動,漁舟唱晚間,正有一個青衣少女,沿溪而上,邊行邊歌!

她唱的詩詞乃是是南宋大詩人陸遊所作的「會稽行」一詩,寫的正是越過名山會稽之景。此詩洋洋三十二句,追古憶今,比興華岳,寫景中有敘事,敘事中夾抒情,自近而遠,余意不盡,可謂古今山水詩名篇中不可多得的佳作!

這會稽山,乃是古越名山,自古以來就是華夏神州九大名山之一,形勝東南,名垂九州,早在上古時期,就是禹王大會諸侯,祭祀天地的名山勝地。

其山「千岩竟秀,萬壑爭流,草木蒙籠其上,若雲興霞蔚」,更是道家第九洞天「陽明洞天」所在地!是故,自古以來就是仙緣遇合,逸士隱居主所。

那青衣少女且歌且行,就沿著這山間清溪逶迤而上。一路登崖過嶺,淌溪穿林,但見高山秀麗,林麓幽深,陣陣輕靄起於腳下,回首望去,雲煙渺渺,霧靄升騰,就宛如那頂級畫師的寫意山水畫一般,說不盡的清幽意境,飄渺悠遠的不似人間。

山路崎嶇,長滿了青苔的石頭踏上去分外光滑。青衣少女童心未泯,頑皮可愛,走起這崎嶇山路來便宛如靈巧的小貓咪一般,一步三跳,充滿著少女的歡快與活躍。

明月松間照,青泉石上流!

空山寂寂,四無人聲,時聞泉響,與歸林倦鳥互相酬唱,越顯得山高林密,風物幽麗。

青衣少女逶迤而行,漸漸的來到一處形似石船的山峰面前。這座石船之山石通體岩石,呈東西向,山形扁而狹長,山岩石壁高數百丈,狀如一葉順風的帆船,浮游於蒼莽雲海間。

此山正是會稽山中著名的石帆山,傳說上古之時,大禹治水到會稽,有天降神女聖姑,乘石船自海上,張石帆而來,落於此處,就成了石船山。

千百年後,滄海桑田,過去種種故事早已湮沒無聞,唯有這座石船山矗立於此,見證者昔日天降神女聖姑張帆到此的盛況!

此山為會稽第二高峰,那帆狀高峰,更是猶如天街,與會稽第一高峰香爐峰遙相呼應!而在那天街山頂,更有一座形如玉女的天然頑石,矗立峰頂,猶如玉女凌風,憑空遠眺一般!恰好與這座石船山的傳說相互呼應。

青衣少女走到那石帆天梯之前,看著那天梯頂端的玉女石像,忽然抿嘴一笑,舉手輕輕的敲擊著崖壁,輕聲道:「樵客返歸路,斧柯爛從風,唯余石帆在,猶自凌丹紅。哈哈,天光了,起床嘍!」

隨著青衣少女玩笑似的呼喚,本是雲凈天空,月明如晝的空山,忽然晴空雷動,霹靂炸響!只見月光如水,清輝廣被,潺潺流淌而下,照得遠近峰巒林木、泉石花草,都似鋪上了一層輕霜。

青衣少女的呼喚,彷彿啟動了什麼開關一樣,整個是石船山風流雲動,氣候天象極具的變化起來。那天空前一刻還是是一望晴碧,然而片刻後又是層雲飛過,映著月光,滿空皆是玉簇錦團,其白如銀。

天空風雲變化,大地卻是群山矗立,凝紫黃金。左有危崖高聳,崖頂奔濤滾滾,浩無涯際,閃起千萬片金鱗,映月而馳。右有千載冰雪,突化百丈飛瀑,天河倒掛,銀光閃閃,直落千尋;端的是鐘鳴玉振,宏細相融,匯為繁籟,回蕩天際。

這般風雲變幻,極為迅速,在頃刻間,就濃縮了大自然億萬年來的一切天象變化!白雲蒼狗,滄海桑田,莫不如是!

而在這走馬燈一般的氣象變化中,整個旖旎瑰麗的石船山也漸漸褪去了蒼山本相,變成了一座盛滿了鍾靈毓秀之地,清明靈修之鄉。

而那石帆峰頂的玉女石像,不知不覺間,已經漸漸變得玉潤光潔,清晰飽滿,遠遠看去,就像是一個雲鬟端正,姿容美秀,略似道姑打扮的少女,正于山頂打坐一般。

山巒的變化仍然在持續中,月光如水,照的此山恍如夢幻,仙雲杏靄之中,隱見瓊樓玉宇,飛瀑流泉,掩映其中。

那道裝少女,就在這樣一片雲海徜徉、仙蹤縹緲中靜靜打坐,她的身上除了一件青衣之外,全無他物,但是,隱隱之中,一種溫潤如玉、明亮如水的寶光,在她的肌膚外浮現!

寶光盈*滿,溢出於外,與滿天月光交相輝映,一時間恍惚天地間又升起一輪明月一般,圓滿無缺,純粹無暇!

那自山下而來的青衣少女見得此景,不禁鼓掌而笑,歌曰:「大品天仙真妙覺,會的法性得根源!真清涼,光皎潔,好向丹台賞明月。月藏玉兔日藏烏,自有龜蛇相盤結。相盤結,性命堅,卻能火里種金蓮。攢簇五行顛倒用,功完可作佛和仙。」

似乎是為青衣少女的歌訣做註解一般,那道姑一般的仙子身如虛空,冥冥寞寞,似有似無間,自有冥冥清流,如花雨繽紛,虛空而下,盈*滿如月!

不知不覺間,一輪圓滿無暇的明月在道姑身上升起,一時間,溫潤如玉,明明如月的純粹光輝照徹虛空,光澤十方,正如那高懸天際的明明之月一般,千載不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