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無盡破碎 >第四十八章 我是光

第四十八章 我是光 (1/2)

小說名稱《無盡破碎》 作者:隱仙者  更新時間:2016-06-29 01:57  字數:3340

個體修行的道路,一般都是與天漸進,與人漸遠。別說十星級的存在,就算是獨孤鳳這樣的九星極致的存在,她的大部分元神、意志、思想中,都是屬於天道、法則、力量、結構、知識、歷史的部分,真正屬於個人情感的部分,能有百分之一就不錯了。

偉大的存在,必然有偉大的力量支撐。偉大的力量,必然有偉大的心靈駕馭。在九星十星那遠遠超越眾生之上的心智、思感之中,必然有著如世界、如宇宙一般的恢弘、浩瀚的一面。

當然了,屬於個人情感、愛好、偏私的一部分,哪怕是比例在小,也是極為重要的。因為那是一個個體自我意識,自我存在的核心意義,是個體區別與自然宇宙的根本。所以,雖然是不足百分之一的微小部分,但卻是所有思維意識的核心,是主宰一切屬於天道法則、力量秩序部分的中樞。

失去了這一部分核心,其實就失去了一個個體存在的意義。那樣的存在,哪怕是真正證得十星,也不過是道化的自然大道而已。

在蜀山中的獨孤鳳,最終成就帝君之後,就是面對著這樣的道化危機。道化的八景道君,與獨孤鳳本身的區別看似不大,然而失去了「獨孤鳳」這個個體的自我認知和意識的八景道君,也僅僅只是八景道君而已。

元神意識、心智靈魂百分百的全部由天道法則自然秩序組成的存在,哪怕是看起來再像是原本的個體,也僅僅只是模擬出來的虛擬人格而已。

與天漸進,與人漸遠!

在獨孤鳳越來越接近十星,人生線的推演越來越清晰完美的時候,她已經漸漸的取回了蜀山中的記憶,也觸摸到了很多十星存在的奧秘。

也因為這樣,她開始懷疑至高神的存在是否是一個**的個體。如天道般高渺,如宇宙般恢弘,固然是十星存在的特性。但是一個有著自我意識的十星存在,真的想要打破多位面體系囚籠的話,幾乎反手間就可以將他們這些原界陣營的反抗軍全部碾壓鎮壓。

而不是像現在這樣,遵循著某種秩序與規則,與天界十二主神立約,藉助天界十二主神來干涉世界,征服世界。

這實在不像是一個有著自我意識的個體的表現,至高神的存在就像是真正的光明大道一般,是純粹的光,也只是光,除此之外,並不主動干涉世界。這種存在,更像是獨孤鳳在蜀山中成就的八景帝君那種道化的十星,而非真正有著個體自我意識主導的十星存在。

而且,除此之外,多位面體系囚籠的本源意志也表現的極為奇怪。如果這個囚籠世界中真正誕生了一位足以顛覆多位面囚籠體系的十星存在,那囚籠意志本身根本無法通過位面囚籠本身來壓制天界的擴張,只能真正不顧一切的來覺醒,而非現在這樣僅僅只是撥弄命運的走向,挑起無數位面生靈組成聯軍來阻礙天界的征伐過程的程度。

所以,獨孤鳳十分懷疑至高神並非是一個完整的十星存在,而是一個類似道化十星、或者世界樹管理系統這樣沒有自我意識的十星。這也是獨孤鳳要反覆刺探、測試天界的主要原因。

「真是一個幸運的文明啊,要知道,從上一個文明的屍骸中誕生的,未必一定是救贖的希望,而更多的可能是墮落的深淵呢!」

獨孤鳳淡淡一笑,如此評價著這個第六紀元的主導文明,這個傳遞下了希望之光的文明。

多元宇宙,無限世界,無量眾生中,並不僅僅只有個體晉陞,個體升華一種道路。一個種族,一個文明,也同樣有著自己的晉陞方式。

只是相比於個體的晉陞,文明整體晉陞過程中的意外太多了。一個個體僅僅只是一個變數,但是一個文明中蘊含的變數就太多了,出現意外的可能也太多了。

個體修行可能隕落與爭鬥、走火入魔、天災意外等等,而一個文明的隕落也可能因為戰爭、瘟疫、天災、資源匱乏等等原因。

這個主導第六紀元的超級文明在最後時刻,融合整個文明的靈魂與力量鑄造出了孕育出至高神的純粹之光,不能不說是一種幸運。因為這種融合全文明全種族的靈魂與力量的事情,完全是一種賭博,在這種末日瘋狂絕望壓迫之下的文明融合物,更有可能是誕生出類似於戰錘世界色孽邪神一樣的產物,而非帶來救贖的純粹之光。

「我們能夠得到救贖,固然是一種幸運,但是這何嘗不是整個宇宙的幸運?」

古老而滄桑的老人抬起充滿睿智眼眸,說道:「整個多位面體系不過是一個囚籠宇宙,整個宇宙的生命不過是收割者放牧的牛羊,當文明被養肥之後,就會迎來最後的收割。而我們想要擺脫被收割的命運,唯一的選擇,就是打破這個囚籠!」

「所以,你們文明最後的祈願,就是打破這個囚籠嗎?」

看著這個古老而滄桑的老人,獨孤鳳不無敬佩的說道。這確實是一個偉大的種族,在文明滅亡的最後時刻,他們的魔法科技不僅僅發展到了極高的層次,就連文明個體的修養也達到了一個極為高貴的層次。

縱然下一刻,整個文明就要滅亡,他們也沒有因此誕生一點絕望痛苦仇恨的絕望情緒,而是極端執著的懷著打破囚籠、超越命運的執念融合到了一起,這才誕生了近乎奇蹟一般的至高神的光輝。

而這樣一股執念,已經幾乎是至高神的光輝唯一存在的意義,祂的一切秩序、一切規則、一切力量、一切知識都是以此為核心而運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