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無盡破碎 >第四十章 艦靈少女的方舟

第四十章 艦靈少女的方舟 (1/2)

小說名稱《無盡破碎》 作者:隱仙者  更新時間:2016-06-11 00:40  字數:3424

越過高山,跨國平原,突破亡靈密集的上古戰場。在體內的力量用一分,則少一分的情況下。這隻冒險隊伍前進的極為艱難。

上古戰場的核心地帶雖然沒有了普通的亡靈,但是那由上古力量殘留下來的戰場片段已經已經固化成一種自然現象,某種程度上比亡靈還要麻煩。

很多時候,他們往往一不小心就會被捲入到一個時空片段,彷彿置身於上古的戰場中,重新經歷那場慘烈無比的神人大戰。

這種戰鬥最為麻煩的是毫無意義,已經近乎歷史現象一般的諸多歷史殘影,只能通過力量來硬生生的中和掉,而無法用其他的方法殺死。這無疑又加劇了冒險者的力量消耗。

在這樣一種環境下,他們艱難的前進著,一路謹慎的節約著力量,然而就算如此,仍然不斷的有著強者犧牲或隕落,更有強者因為捲入時空亂流而生死不知。

最終,在聖忒彌斯的指引下,他們突破了重重的艱難險阻,終於找打了賢者文明最後的庇護所,末日方舟的所在地。

那是一個位於戰場核心,有許許多多的破碎位面黏貼拼湊而成的穩定位面。

末日方舟的光輝,以一種無法形容的力量將這些破碎的不穩定的時空碎片黏了起來,勉強構成了一個可以穩定存在的位面。

這個位面,就像是一個被膠水粘貼起來的瓷器一樣,居住著千奇百怪的人族、獸族,半獸人族,半精靈、魔獸等等,種類之多,幾乎囊括的了這個位面曾經有過的所有種族的身影。

只是這個位面雖然看似有生物存在,但是它們並不是真正的生靈,它們中很多沒有思維,只是一種相對穩定的歷史投影,雖然不像外圍那麼混亂,但當進入它們的棲息地,也面臨著瘋狂的進攻。

這裡到處都是極端惡劣地理環境,越往前走,環境越是惡劣,腳下密布流動的岩漿,赤紅的火焰不時從地下噴出,只有偶爾漂浮的石頭才算是可靠的落腳點。空氣中滿是讓人窒息的毒氣,通紅的天空一直飄落著火雨,半融化的石頭伴著燃燒的火焰時不時的砸落下來,逼迫著闖入者們不得不用寶貴的魔力和鬥氣護住身體。

不過,相對幸運的是,這個世界已經不在像戰場核心那樣極端的限制力量,相對穩定的位面法則,讓這些強者們可以稍稍的獲取一些力量的補充。甚至因為這些強烈的火焰與岩漿,擅長火系法術的法師們也能夠如魚得水一般,獲得比在主位面還強的加成。

如此不斷前行,越過了熔岩地獄,穿過了一條寬過千里的黑色沼澤,在深入到一個漆黑暗黑的死亡盆地之後。眾多的冒險者終於找到了他們的目標!

這是一個如漏斗一般的盆地,一進入其中,視線都變得模糊不清,一切飛行的法術也都徹底失效,只能夠徒步的向著盆地的中心走去。

沿著盆地光滑無比的地面,深入千里,直達大地的深處,讓人不禁有一種走到世界盡頭的感覺。

而在漏斗的盡頭,他們終於看到了那座屬於賢者文明的最終庇護所——末日方舟!

那是一個彷彿是由純粹的黃金和白金鑄造的菱形方舟,簡潔流暢的線條,完全密封密閉的船體,以及那方舟表面銘刻的電路版一樣金屬線條,都帶來一種奇異的壯美。

而打開這座末日方舟的過程也極為簡單,在集齊了王者之證、霸者之證和英雄之證後,末日方舟的最終許可權也自動啟動,迎接了不知道多少年後的繼承者。

末日方舟的開啟,也終於喚醒了一個沉睡了無數年的懵懂意志。

這個意志醒來的同時,就聽到了一個清脆的女性聲音說:「哇!這就是賢者文明的末日方舟嗎?想不到外面看起來這麼大一點點,實際上裡面竟然這麼大……」

賢者文明?末日方舟?

像是開啟了記憶的密碼一般,在聽到關鍵詞的瞬間,關於賢者文明、關於末日方舟的無數信息立刻就浮現在了這個意志中。

「……王者之證,英雄之證,霸者之證,校驗通過!系統自檢啟動……1、2、3、4……自檢完畢,時光偏差xx萬年……」

在她的意識醒來的瞬間,無數年前就已經預設好的程序自動的啟動,懵懂的意志瞬間就明白了自己的身份。

她是芙若婭,是賢者文明三賢人系統之智慧智腦芙若婭!

而與此同時,剛剛走進末日方舟主控室,正對著空蕩蕩的主控室發出各種驚嘆和驚奇之感的冒險者們卻驚訝的發現,處理在主控室中心,那個散發著五彩光輝的神聖水晶,忽然如水銀一般的緩緩液化,原本半透明的晶體慢慢化作了一道道閃耀著耀眼光芒的絲線,這些絲線逐漸構成了人形……

「哇!」「啊!」「咦?」「唔?」

伴隨著接連不斷的驚呼聲,一個完美的彷彿聚集了世間人類一切對美麗的幻想的**少女出現在眾人眼前。

神晶為體,冰玉為心。

這是一個如夢似幻的少女,長達腰際的烏黑秀髮映射出寶石般的光澤,迷人的雙眸勝似夜空中最明亮的星辰,嬌小的櫻唇如同晨曦的第一縷紅霞,整個人散發出一股沁芳的氣息。

她那幼嫩清純的臉蛋決不超過16歲,嬌弱的身軀柔若無骨,臂、腰、腿都那麼的纖細,彷彿輕輕一碰就會折斷,她皮膚潔白無瑕,晶瑩剔透,卻沒有一絲血色,是那麼的柔弱,彷彿一陣微風也會將她吹倒。這樣的一個女孩,哪怕是所有人明明都看著她從一塊神聖水晶變化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