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無盡破碎 >第二十四章 隱藏於幻影中的真相

第二十四章 隱藏於幻影中的真相 (1/2)

小說名稱《無盡破碎》 作者:隱仙者  更新時間:2016-05-28 03:19  字數:3526

「諸位,又再會了!」

手持雷霆權杖,渾身纏繞著雷雲閃電的巨人俯視著這個闊別已久的世界,宏大的聲音,帶起滾滾雷音,在天地間不斷回『盪』,久久不息。。更多最新章節訪問:ЩЩ.。

「呵呵,真是讓人懷念的氣息,讓人懷念的世界啊!」

英勇豪邁,充滿著戰天鬥地一直的持劍軍神陶醉的深吸了一口氣,長劍戟指著已經隱隱將其包圍的至高神教會的強者,豪快無比的大笑道:「戰鬥的氣息,硝煙的滋味,真讓人期待啊!能夠一降臨這個世界,就有足夠的強者戰鬥,真是痛快!」

大笑聲中,持劍軍神不管善惡,不問敵友,直接豪快無比的拔劍就砍,一劍落下,巨大的劍氣直接將大海砍成兩段,洶湧的海水從中分開,甚至『露』出了布滿砂礫貝殼的『裸』『露』海『床』!

「我以教皇之名,曉諭諸國信眾,此乃異端偽神,非擒既殺!」

伴隨著教皇同樣宏大而恢弘的聲音,一點又一點的聖輝亮起,一個又一個的教廷強者浮現,在隱◆,m.隱的聖歌之中,展開了潔白的天使羽翼。

『激』烈無比的戰鬥,幾乎在雙方對峙的瞬間,就轟然爆發!

……

而就在地面上,足以將整個海上明珠徹底夷為平地的『激』烈戰鬥爆發的同時。聖忒彌斯也已經走入到了,那個被永恆之棺領域籠罩的世界中。

走入這個世界的聖忒彌斯看到的是一個無比遼闊的位面,也看到的是正在與數名強敵浴血奮戰的阿爾芙妮婭公主。

耀眼的白金『色』光輝在阿爾芙妮婭公主身上閃耀著,她那清麗無雙的臉龐變得猶如半透明一般。白金『色』的光輝從她那半透明的肌膚下源源不斷的透出,凝聚出一個半透明的白金鎧甲。

她的背後,一雙白金『色』的羽翼在緩緩的煽動,白金『色』的雷光在她的手中凝聚,化為一柄純粹由白金光雷組成的長劍。

阿爾芙妮婭公主的劍術簡潔高效,白金『色』的劍光切割,以極其冷酷無情的態度以攻對攻,試圖在極短的時間內就徹底擊潰對手。

然而,阿爾芙妮婭公主的鬥氣雖強,劍術雖『精』,她的對手也同樣不簡單。

圍攻阿爾芙妮婭公主的數名強者之中,其中有一位擁有高挑修長的身材,蓬鬆的茶『色』頭髮的少『女』,她手中長劍與尋常魔法長劍大不相同,而是更細更窄,更軟更長。網

而這樣一柄介於軟劍和細刺劍之間的長劍,在她那介於光『波』和光粒之間的「光明『波』紋」鬥氣驅使下,有如一條毒蛇般遊走不定,時而回縮盤曲,時而閃電出擊。

介於光『波』與光粒之間的「光明『波』紋」鬥氣,雖然看似柔弱似水,但是實際上卻是一種極為『陰』損霸道的鬥氣,任何被「光明『波』紋」鬥氣觸碰到的事物,都會如同中了解離術一般,直接崩潰。

阿爾芙妮婭公主的「白金榮耀」鬥氣能夠反彈一切攻擊,蘊含「光明『波』紋」鬥氣的長劍擊中那半透明的白金鏡鎧,都會在鏡鎧上崩出一個小小的缺口,而與此同時,在白金鏡鎧的反彈之下,那刺中鏡鎧的長劍也同時崩解出一個小小的缺口。

雖然這些小小的缺口,在雙方雄厚的鬥氣之下,呼吸之間就可以彌補。但是積少成多,還是能夠對戰鬥造成不小的影響。

猶如最高明的刺客一般,使用光明『波』紋鬥氣的少『女』身影已經完全化成了一道道光帶,繞著阿爾芙妮婭不斷旋轉,手中長劍如暴風驟雨般的攻向這位神眷之子。

在『交』戰雙方的上方,一個面『色』蒼白,神情冷峻的少年,正張開著六片如天使般的白『色』羽翼。這些能夠延展到數十米羽翼,每一次輕輕煽動,都有無數的羽『毛』散開。

這些如夢幻一般漂亮的羽『毛』,每一片都彷彿帶著智能一般,自動的進行著飛行、防禦、打擊、切割、斬擊,並附帶著烈風、火焰、酸液、衝擊『波』、光攻擊等等各種各樣無窮無盡的攻擊屬『性』。

除此之外,戰圈之中,還有一個體魄強壯,剛猛霸道,每一擊都會帶來強烈的氣炮爆炸的戰士,一個稍微遠離戰場,雙眸中浮現出金『色』的星星,時不時的以『精』神攻擊進行『騷』擾牽制的少『女』。

而就算面對這樣的攻擊,阿爾芙妮婭公主也是神『色』冷峻,毫不驚慌,只是身形如電,時而前進,時而後退,雖然只在數米方圓內活動,但是卻如海闊天空一般,不落絲毫下風。而她手中白金光劍每一次揮動,都會在空中留下數十道光雷,切割分割著敵人的進攻。

雙方都是以快打快,以速度和變化見長,白金榮耀鬥氣堂皇大氣、鋒芒無雙,光明『波』紋鬥氣『陰』狠毒辣,偏又絢麗百凡。

雙方戰鬥起來,雖然危險無比,但是卻又偏偏步履從容,姿容翩然,自有一股別樣的韻律和美感。

聖忒彌斯並沒有被這場戰鬥所吸引,在走進這個世界的瞬間,一雙展翅的飛鳥虛影就在她的雙眼中展開。

在她那『洞』穿命運與『迷』霧的雙眼之下,這個領域與國度的一切法則都像她敞開了表象。

永恆之棺的領域恢宏遠超聖忒彌斯的想像,看著周圍那碧『色』的晶瑩世界,那無數浮現的點與線,無數的符文與規則,是如此的龐大,又是如此的『精』神奧妙。

這裡的一山一水,一『花』一木,都充斥著無窮無盡的秘奧。哪怕是一條最簡單的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