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無盡破碎 >第二十一章 世界樹的碎片

第二十一章 世界樹的碎片 (1/1)

小說名稱《無盡破碎》 作者:隱仙者  更新時間:2016-05-26 02:21  字數:2458

?「竟然用黑曜魔石的粉末來做牆壁,真是奢飾的做法啊!」

在兩條水道交界處,獨孤鳳停下了腳步,她身上閃耀的純白的微光洗滌著一切骯髒,將**濃烈的臭味被完全隔絕在外。

這裡是一個被巧妙修飾的天衣無縫的門戶,水道的牆壁還保持著原本岩石的青灰色。然而,這實際上是一個極為隱秘的地下基地!

這個地下基地的外圍,包括任何偏僻的角落和石頭間的縫隙,都被摻雜了黑曜魔石粉末的材料說粉刷和填充。黑曜魔石是這個世界的一種天然礦物,因為它有著隔絕魔力波動的特性,所以經常被用來製作封魔箱和密室的外殼。

面前沒有入口,然而獨孤鳳也不需要入口。

她微微抬手,白金榮耀的鬥氣光輝亮起,無堅不摧、無物不破的白金光雷縱橫切割,直接破開了地下基地的防禦。

這是一個十分巨大的法師塔,透著血色意味的牆壁將整個地下空間分割成了一個又一個的獨立空間。

劍光閃爍,那巨大的門扉被轟成碎塊,獨孤鳳帶著耀眼的鬥氣光輝闖入其中,頓時引發了整個法師塔的警報與警戒。

而在法師塔的核心之中,是一個數百米寬的巨大空間!

整個大廳里主要都是一個大型的魔法平台,無數的管道、金屬魔法器械、奇特的金屬以及水晶一樣的結晶的部件佔據了絕大部分空間。

此時,整個空間中充斥著一種強烈的光芒,在如天堂一般的純潔的白色光輝中,不時游離著一絲絲金色的細線。

這種光明不是天界光輝的那種強烈的排斥一切的聖光,是更加的坦然與輝煌的光明。這種光芒之下,空氣似乎不再透明,而是如膠體一般,浮動著凝固的光線。

這種光明僅僅只是就這麼懸浮著,就能讓人感受到光中蘊涵的威能,那是不同於雷電的躁動、火焰的狂野、風的捉摸不定,而是一種更為不朽的偉力,它鮮活但平衡,激情卻又節制,在它暖暖的撫摸下,奇妙的溫暖凈滌了每一寸皮膚、肌肉、骨髓,已至最微小的細胞。

而這一切光明的源頭,卻是源頭來自於正廳中間,一人高的柜子,嗯,與其說是柜子,還不如說是塊長方型的破爛木頭,外觀難看到極點,要沒有源源不斷散發的光輝,只憑坑凸不平的外面,如陳舊腐木般的材質,連最蹩腳的木匠學徒打造的不及格傢具,都比它好看。

永恆之櫃,曾經的精靈一族最尊貴的聖物,傳說中由支撐天地的世界樹上取回的一段樹枝,是這個世界上真正稀有的神器。

而此刻,一具**的男子身軀正倒吊著懸浮在一個透明玻璃圓柱之中,幾十根細細的軟玻璃管子,將他和永恆之櫃連接在一起,管子如同從身體里額外延伸出的血管,不停從聖物中汲取出暗紅色的液體。

不得不說,這身軀真是俊俏得過分,他似男人又似女人,似成人又似孩童,他有著柔順的眉眼,鮮紅的嘴唇,以及彷彿由最細密的金絲綴成的頭髮。

但他的面容凝固著的,那彷彿被定格的表情,與肌膚閃爍著類似於金屬質地的生硬光芒,破壞了這種軟弱的氣質,與他的容貌揉和成一種奇異的韻味。假如他能站起來,穿上華美的衣服,出現在任何聚會中,恐怕是最最挑剔的貴公子和小姐,都會為他迷醉。

當獨孤鳳以暴力轟破這個基地的外殼的時候,他那近乎被定格的面容上,終於浮現出一絲波動。

「研究還沒取得進展么?」

一個威嚴的意志傳遞而出。

而守護在一旁,穿著白褂的法師袍的侍從,恭敬地低下頭,他知道,這位倒吊在水晶柱中,彷彿失去了一切生機的男子,可是這個大陸有史以來最為偉大的魔法使。

「大人,身體改造技術已十分完善,但大腦總會產生一點弊端。」

侍從恭敬的回答著:「不過,只要再過一段時間,我們很快就能解決這個問題!必定能夠完美的完成大人您的吩咐!」

「這一點,我並不懷疑!」

威嚴的意志淡淡的說道:「不過,已經沒有時間了!」

「大人,您——」

侍從似乎想要說些什麼,然而那威嚴的意志卻直接打斷了他的話。

「不必說了。地面上出現了巨大的變動,有人竟然在這裡召喚了上古神話中的諸神降臨,至高神教會為此大舉出動,現在的地面上已經全是教會的強者、宗教裁判所的審判官、以及光明聖堂的聖堂武士了!」

「雖然我們這裡隱藏的很好,但是在當教會的目光注視到這裡的時候,這裡已經不會安全了!」

「更何況——」

威嚴的意志剛剛說到這裡,只聽「刺啦」一聲,一道白金光雷貫穿牆壁,一絞一轉之間,已經在層層的牆壁之中,破開了一個巨大的空洞。

獨孤鳳的身影靜靜的站在破洞的另一端,她的身後,是一大堆被白金光雷切成碎片的魔法構裝體與血肉傀儡。

「白金光雷?如此的年齡,如此強大的白金榮耀鬥氣,你是神聖海拉爾帝國的那位神眷之子?」

威嚴的意志沒有絲毫的波動,也沒有絲毫的意外,只是向獨孤鳳發出了淡淡的詢問和好奇的意志。

獨孤鳳沒有理會這個意志,只是將目光落到大廳盡頭的永恆之柜上。

「世界樹的斷枝?沒想到還有一個碎片落到了這裡!」

幾乎任何世界的精靈都會培育世界樹,甚至從某種意義上說,世界樹與精靈幾乎是不可分割的一體兩面,沒有世界樹的精靈,是不完整的精靈,而沒有精靈*的世界樹,也不是完整的世界樹。

精靈不只有一個位面,世界樹自然也不是只有一顆。但是若說到這個世界上最強的一顆世界樹,那非大精靈主希羅伴生的那一顆世界樹莫屬。

當年,大精靈主希洛被天界十二主神算計,被迫自我封印在一個時間近乎停滯的位面之中,而世界樹也一同被封印其中。

而獨孤鳳為了破解這個封印,喚醒和挽救大精靈主希洛,曾以莫大意志,攜帶莫大威能,轟擊大精靈主希羅自我封印的位面,在大碰撞中大破滅,大破滅中大創造,一舉扭轉了大精靈主希洛的命運。

不過,這種轟擊並不是完全沒有損害的,作為大撞擊的代價,大精靈主希洛伴隨的世界樹也在轟擊中被重創,很多斷裂的枝葉被拋入時空亂流之中,不知道落向了哪個位面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