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無盡破碎 >第十二章 降神術與大審判

第十二章 降神術與大審判 (1/2)

小說名稱《無盡破碎》 作者:隱仙者  更新時間:2016-05-21 21:29  字數:3389

「聖忒彌斯」

像閃電一樣,劃破暗黑,一個禁忌的名字在女神官的腦海中浮現。頂,

聖忒彌斯,謎一樣的女人。

雖然她的名字,從來沒有登錄過使徒撲克牌,也從來沒有出現在教廷異端審判庭的凈化序列上。

但是她的資料,卻在教廷永遠不會對外公布的絕密手札上,位列第一位,被列為是最有可能以一人之力顛覆整個教廷的最危險的人物。

「關於這個人的存在,我們只能依稀知道,她最早似乎是在暗黑時代出現,然後在漫長的時間中湮沒無聞,她再一次出現在歷史記載中,是在光輝歷前1119年前,在那一次之後,反抗者異族統治,攜帶著人類文明曙光的先知們第一聯合起來,在大雪山秘密的組建了瑪雅神廟當她第二次出現時,是在光輝歷前78年,據推測,她應該是參與甚至主持了針對獸人族的那位莫可匹敵之獸的封印行動,也由此引發了獸人帝國的大崩潰與大撤退當她第三次出現時,是在巨龍盤踞的黃金島,影響未知而她最近的線索是49年前,據說她在極北之地霜狼家族鎮守的凜冬長城外出現過。」

這些來自梵特蘭蒂岡教廷的絕密手札的記載,只有教廷的高層才有資格翻閱。作為教廷秘密關注的禁忌名單上的第一位人物,聖忒彌斯的名字與資料早已經深深的烙印在女神官的腦海中了。

永遠一席不變的麻布黑袍,永遠冷清古板,不帶絲毫表情的臉龐,永遠不會取下的厚重黑框眼鏡,就是這個謎一樣的女人的永遠不會改變的裝束。

面對這樣一位神秘無比,幾乎與人類的歷史同在,在若隱若現的歷史陰影中,不知道主導了多少次命運節點的女人,女神官的警戒心不禁提升到了最高。

教廷從來沒有盟友,這個世界的所有生命,只有已經皈依在至高之主光輝下的羔羊,以及迷失在偽神謊言欺詐之中的異教徒這個世界的所有強者,除了屬於教廷一方的強者之外,就只有已經上了凈化序列名單的,與因為種種理由,暫時沒有上凈化序列名單的。

作為教廷禁忌名單上的第一位人物,教廷對她的態度絕不會是友好。而同樣,雖然過往的歷史中,暫時沒有這位迷一樣的人物與教廷發生衝突的記載。

但是,在這個時間,這個地點,一個非屬於教廷陣營的未知強者出現,女神官絕對不會天真的以為她是帶著善意而來。

「跟我走」

黑袍的女人的目光越過了光輝守護,越過了女神官,直接落在獨孤鳳身上,緩緩的說道:「高高在上的天界光輝所能帶給你的只有毀滅,而我,能夠讓你明白生命的意義」

「」

獨孤鳳目無表情,冷若冰霜,表面看起來毫無反應。而心理卻不禁暗暗吐槽:好老套的台詞,不知道是不是所有多元宇宙的人販子,都喜歡用這種老套的辭彙來拐賣人口太沒有新意了。

不過,吐槽歸吐槽,獨孤鳳也同樣一眼就看出了這個神秘的黑袍女人的身份。就像托瑞爾晶壁系這種完整的世界會產生出晶壁嫡子作為位面泛意識的代行者一樣,褻瀆世界所在的多位面體系中的位面,雖然不能誕生出神格20的晶壁之子一般有著極強力量和無限潛力的世界之子。

但是位面的泛意識本能,在經歷了漫長的時光中,也會誕生出守護者一樣的存在。就像魔獸世界的麥迪文一樣,這位神秘之極的黑袍女人,正是這個世界的最強守護者。

只不過,因為某些特殊的原因,這個守護者的身份有點特別,而且似乎真正成為位面選中的守護者的時間還很短暫。

明了了她位面的守護者,那獨孤鳳對這位聖忒彌斯所來的目的自然是一清二楚的了,選擇不外乎有兩個,一是將她扼殺在搖籃里,徹底掐滅轉生天使的成長。二就是將她擄走,藉助位面的秩序和烙印,誘導她墮落,反過來成為抵抗天界入侵的一個助力。而剛剛聖忒彌斯既然說出了跟我走的話,那自然不會第一個選擇了。

「果然,在位面意志的排斥下,轉生天使就不能指望自己的運氣會好過」

雖然表面上目無表情,但是心靈深處,獨孤鳳還是不進暗暗搖頭。天使是極端純粹的造物,在由極端的屬性帶來的極度強大戰力的同時,也有著極度脆弱的弱點。極端純粹的能量屬性,使得天使的意識核心都極為純粹,很容易受到位面環境的侵染和同化,所以一直以來,天界降臨的轉生天使,遇到的最大麻煩不是他們在位面中遇到的強敵,而是位面規則和意志本身悄無聲息的侵蝕與同化。

就像在當初的褻瀆世界,死靈法師羅德里格斯褻瀆光天使威娜,誕生了叛逆天界的意識風月,教皇潛移默化的引導與教導血天使,最終使得這位血天使徹底墮落等等。在天界征服位面的過程中,基本上先遣隊派出的一批天使,總會出現一些誕生自我意識,從天界光輝中墮落的天使。

位面泛意識雖然沒有自我存在,但是在運轉世界方面卻極為機敏,在察覺到天使的這何種弱點後,幾乎會本能的製造種種機遇讓天使墮落。

獨孤鳳對此並不意外,只是稍稍有些遺憾。她原本並不想多事,只是打算靜靜的潛伏在一個轉生天使中,等待著天界救贖與毀滅的降臨。

「算了,為了不暴露身份,我還是稍稍做一些符合這個身份的事情吧」

多位面體系中的位面就是一個個囚籠,不同的位面都有著不同的力量上限,就算是征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