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無盡破碎 >第五章 虛無與存在的間隙

第五章 虛無與存在的間隙 (1/2)

小說名稱《無盡破碎》 作者:隱仙者  更新時間:2016-05-18 09:30  字數:3407

「虛無與褻瀆之主陛下,您的虛無領域,是除了至高神的光輝之外,最有可能在虛無中存在的領域,我們需要您的虛無的領域,來作為避難所的基石!」

從隔絕時間與空間的帷幕之後,傳出這樣一個訊息。這訊息中所蘊含的力量過於強大,以至於劇烈的『波』動帶起了狂風一般的能量風暴。

代表虛無與褻瀆之主的虛無『陰』影猛然閃爍了幾下,似乎有了什麼變化,又似乎沒有變化。

「偉大的光輝與創造之主,您的光輝『洞』悉一切!我的領域沒有任何的屬『性』,僅僅只是為了領域而領域,確實有那麼一點點的可能,在多位面體系徹底毀滅後的『混』『亂』虛無中生存,但是——」

沉默了片刻之後,虛無與褻瀆之主的氣息忽然變得強烈了起來,祂斟酌著詞句,謹慎的傳遞著關於自己領域的信息,道:「如您所見,偉大的光輝與創造之主,如果我們能夠在位面崩潰後繼續存在,那麼我們面對的將是一個『混』『亂』黑暗的世界。那時首先要有光……」

諸神各有所司,各從其類。有所司,則有力量、有威能。有力量、有威能,則要各從其類。諸神不可逾越其類,一有逾越,則會墮落。

這個世界對於諸神的限制極為苛刻,縱然力量可以無限增長,對法則的研究可以無限深入,但是神職領域的限制卻極為強大。

強如天界十二主神,縱然能夠無數位面,彈指間就能將一個位面徹底崩壞。但是仍然不能超越這個宇宙最基礎最根本的法則的限制。

每一個神祇的力量都是有屬『性』,有領域的,沒有任何屬『性』特『性』的力量在這個世界反而是極為珍貴的。

諸神各有所司,各從其類。純粹的,沒有任何屬『性』的力量不可能在諸神身上出現,所以唯一的可能是只有在那些走到巔峰地步的凡人強者身上。

至高神的光輝並非來自於神祇,而是來自於上上一個紀元中最強大的文明星族的最後結晶,是以一個文明的所有『精』華為祭品,所以才能誕生出純粹的、沒有任何屬『性』的光。

而虛無與褻瀆之主也是一個無比奇異的存在,祂並不追求力量,也不追求知識,在祂踏上超越凡人的道路之前,就已經在某位窺視到棋盤真相的強者指引下明白了位面法則的本質,所以祂的道路,從一開始就是沖著超越多位面體系束縛的目標去的。

所以祂的領域,沒有任何的力量,任何的屬『性』,所擁有的僅僅是為了存在而存在的絕對領域。

而正是這種為了存在而存在的領域,使得祂超越了力量的屬『性』和領域的限制,永存永在與那一片絕對虛無的領域之中。

在反抗天界十二主神的聯盟中,唯有這位虛無與褻瀆之主,能夠通過祂的虛無領域,在天界主神的光輝下行走,觀察,甚至窺視,褻瀆天界主神的光虎。

這並非是虛無與褻瀆之主的力量與智慧超越了天界十二主神,而是祂的力量特『性』是根植於世界的存在本身,有著一點點「寄託虛空」的意思,也有一點點主動降維,將自己的存在降低到微不可查的更低層次的味道。

這種為了存在而存在的領域,實際上從獨孤鳳的位面階梯理論的角度來看,是比虛幻的夢境還要低一個層次的世界,它已經無比接近世界的最小量度,是與天界十二主神的光輝隔著巨大的位面階梯的降維世界。它的存在,相對於更高維度的天界十二主神來說,其實是不存在的『陰』影。所以,祂才能夠屢屢躲避開天界主神的目光,在天界主神光輝籠罩的世界中興風作『浪』,折騰著各種各樣光明信徒。

「超越世界棋盤限制的道路,並非只有變得無比強大,最終打破世界的極限這一條道路。」

散發著一道道如有實質光輝的獨孤鳳俯視著諸多祭壇上的強大存在,淡淡的說道:「如虛無與褻瀆之主這樣,窮就世界的最小分割,為了存在而存在,已經近乎進入到存在於存在之間的『無間』境界的道路,也是一條不錯的方法!」

不知不覺間,諸位強大存在所存身的空間,忽然變成了一個無比遼闊的棋盤,類似國際象棋的黑白方格,在整個虛空中無限延伸,猶如無限廣闊的大地一般,直接延伸到諸位強大存在也看不懂盡頭的無窮遠處。

「青冥幽獄,業火常焚。眾生之上,神魔仙佛。」

伴隨著蘊含強大信息的神力『波』動,諸位強大存在,都可以看到,那遼闊無比的黑白方格地面上,每一個方格都代表了一個位面,每一個方格之中都有無數的棋子。國王、王后、騎士、法師、貴族、士兵、商人……等等無數的芸芸眾生,就如國際象棋中的棋子一般,在一個個方格中遵循著位面的秩序,棋盤的規矩,運行著自己既定的命運。

世界如棋,眾生如蟻。

以諸神的高度,可以如此俯視眾生,然而在更高的程度看去,高居於祭壇上的諸位強大存在,又何嘗不是這黑白棋盤上的棋子?唯一的區別,只是眾生僅僅只能佔據一個方格,而諸神的體級太過龐大,所以能夠多佔據幾個黑白方格而已!

「這個世界的本質是法則,是秩序!」

在諸神說佔據的巨大祭壇周圍,浮現出了無數的棋子,他們在諸神的意志下彼此廝殺戰鬥,但仍然遵循著冥冥中的規則與秩序。

「我們的存在本身,已經打上了這個世界太多的烙印,縱然跳出一個位面,也僅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