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無盡破碎 >第二百八十一章 天堂隕落

第二百八十一章 天堂隕落 (1/2)

小說名稱《無盡破碎》 作者:隱仙者  更新時間:2016-05-11 12:50  字數:3463

濃縮世界,傾力一擊!

浩瀚到無法形容的力量,甚至讓整個世界都為之停頓了一個剎那,神國、神職、信徒、法則、神器、相對真理等等等等,一個神祇所擁有的一切、所代表的一切、所化生的一切都濃縮到了這一個瞬間。

在千分之個剎那中,整個晶壁系中的時間與空間都被一種莫名的力量所定住,這並不是簡單的停滯時空,而是兩股偉岸的無法形容的龐大力量在這一瞬間,佔滿了整個晶壁系。在這一個時間片段中,整個晶壁系的每一處空間,每一份力量,每一個層面,都被無量的光輝所充滿。

時空的停滯,僅僅只是因為整個晶壁系所在的宇宙膜在承載到了無可想像的磅礴力量時候的自然反應,是運作的力量太過龐大,以至於整個晶壁系都出現短暫的「卡機」現象的標誌。

蜀山世界的仙道修行走到金仙境界的時候,會獲得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大解脫大自在。而dnd世界的神祇走到與金仙境界相當的神格20的時候,卻會獲得一個近乎完全支配世界的絕對瞬間!

「轟!」

磅礴的力量鎖定彼此,猛然對轟!

就像是錄像機卡帶的瞬間一樣,整個晶壁系的時間流都瞬間的凝固,然後無數的畫面跳躍!

光輝璀璨,神使翔空,聖歌陣陣,完好無損的天堂山……

光輝暗淡,天堂崩塌,遍布碎片和殘肢斷壁的天堂山……

光輝燦爛,羽翼揮灑,包裹著整個天堂山的羽蛇神……

鱗甲斷裂,羽翼撕裂,被巨大光劍屠宰分割的羽蛇神……

星河奔流,宇宙演化,在劫生劫滅中演繹著無限精彩的星河宇宙……

星河斷流,星辰熄滅,在腐朽與崩壞中走向滅亡的星河宇宙……

七彩環繞,光劍凝聚,在閑庭信步間斬斷天堂、肢解羽蛇神的獨孤鳳……

天柱斷折,神國崩解,水晶般的神軀一片片的化為強者碎片的獨孤鳳……

無數的畫面,無數的可能,在這一刻同時出現,也同時共存。

兩股磅礴到極致的力量對轟,直接衝破了時間與空間的界限,粉碎了真實與虛幻的界限,無數的可能,無數的未來,無數的選擇,無數的後果,彷彿是胡亂亂剪的亂碼一般,直接一幀幀的跳躍閃現。

獨孤鳳和羽蛇神的身影一併消失,然後又一併出現。

世界的強制選擇,讓處於無數糾纏態的兩人直接坍塌到現實,回歸到決戰前的瞬間狀態。

獨孤鳳和羽蛇神彼此對視,彼此無言,反手再度凝聚出濃縮的世界,一擊轟出。

濃縮世界,傾力一擊!

一併消失,一併重現。

兩人彼此攻伐,彼此重現,一次次的重複著對撞打破時空界限,處於糾纏亂碼狀態,又一次次的被世界強制的坍塌到鉚釘點上,並反覆的重複著這一過程。

神格20是神祇的極致,雖然還沒有如神上神一般真正步入相對終點,但是凝聚到極致的光輝,已經使得它們都夠在巔峰的爆發轟擊中打破現實與現實的界限,臨時觸摸到那相對的終點!

古神的榮耀存在於過去,神格20的古神,已經可以將自己的光輝撒播到過去,錨定過去的某一個時間點,就算是在短暫的糾纏狀態下,也能夠重新通過錨定點回歸。

「哼,真是無聊!」

如此重複,彼此打擊了不知道多少次,獨孤鳳終於趕到有些厭煩了。她和羽蛇神彼此轟擊,不惜冒著被徹底抹殺存在感的命運,反覆突破真實的界限,當然不是為了好玩。就像是在大唐世界中兩個走到天人之道極致,需要依靠巔峰對決來破碎虛空一樣。

兩大神格20級別的力量碰撞,已經足以讓兩人在碰撞的瞬間短暫的觸摸到十星的領域,雖然不是真正突破,但是這樣一次次的轟擊,一次次的被世界強制坍塌,每一次的經歷都是一個無比寶貴的經驗,每一次的淬鍊都使得祂們更為接近十星。

獨孤鳳和羽蛇神就像是在走鋼絲一般,一次次的挑戰者世界的極限,一次次的被世界強制反彈,而就在這一次次的反彈中,祂們的本質都在逐步提升。

獨孤鳳與羽蛇神的戰鬥是神祇們無法理解的,祂們就像是一日囚的囚犯一樣,反覆的在一個時間點發起對沖碰撞,然後被強制退回原點。而在眾神的感知中,只看到祂們在經歷過一次巔峰的對決之後,僅僅消失瞬間,又完好無損的恢復過來。

這場匪夷所思的戰鬥,唯有同樣步入神格20層次的戰爭之主安妮恩能夠看出端倪,感受著兩位偉大存在身上不斷攀升的本質,就算是早有預料的戰爭之主也不禁臉色凝重。

無數次的對轟中,獨孤鳳和羽蛇神都受益匪淺,如果持續下去,兩人中必然有一個能夠最終踏入十星的境界,一如蜀山世界中的獨孤鳳和長眉真人!

然而,獨孤鳳的目的當然不僅僅如此,有過多次十星體驗的她,比羽蛇神更為熟悉十星突破的過程。

所以,在經歷了千餘次的對轟之後!

獨孤鳳果斷抬手,濃縮起星河,反手打入自己的軀體之中,然後合身撞向羽蛇神打來的天堂山!

下一刻,宇宙濃縮,無限坍塌!

獨孤鳳的自我坍塌,羽蛇神的全力一擊!剎那間,無窮量的浩瀚力量集中到一點,將無窮量的力量向著無窮小處壓縮坍塌!

無限坍塌,無限微縮!

空間失去了存在,時間失去了意義。

在無法形容的過程中,一團紅芒在無比淵深無比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