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無盡破碎 >第二百六十九章 德運雙行

第二百六十九章 德運雙行 (1/2)

小說名稱《無盡破碎》 作者:隱仙者  更新時間:2016-05-02 17:56  字數:3490

這種近乎於神上神隔絕諸神的信仰,剝奪諸神的神職的感覺,讓諸神不禁駭然!

然後,祂們就更加駭然的發現,深淵爆發的力量赫然真正的如神上神一般將它們禁錮了起來。

那無以名狀的怪物虛影出現的瞬間,龐大到無法力量在深淵中蒸騰而起,層層疊疊、密密麻麻、數千層位面的深淵之力在瞬間集中到血之原野位面。

「光線」變慢,「時間」緩行,在不知不覺間諸神都發現他們周圍的空間和時間都變得凝固,整個位面猶如漸漸凝固的琥珀一般,甚至連諸神照耀整個位面的光輝都變成了金黃的固態。

「截取空間,抽取時光?」

諸神不禁為之色變,這是時空的力量,是赫然只有強大神力才有資格接觸到的時光偉力,是只有強大古神才能真正應用出來的截取空間、抽取時光,將一整個位面都定格在一瞬間的超凡神力。

唯有力量才能對抗力量,唯有時空才能對抗時空。

如此不可思議的力量,只有強大神力的古神才有可能爆發出同等力量來對抗或抵消。

然而此時,前來深淵的都只是諸神派出的化身,根據神祇化身神格比本體減半的基本規則,就算是神格19的巔峰強大神,在此地的化身也僅僅只是神格9的弱等神力存在。

所以,僅憑憑藉著自身的力量,沒有神祇能夠打破這種禁錮的時空。

一時間,諸神化身的數百輪太陽,數十億的天國軍團,連同血之原野位面本身就禁錮,並猶如流淌的松脂一般,漸漸的變成凝固的琥珀。

千萬眼球、千萬觸鬚、千萬肢體的恐怖怪物從深淵的核心升起,緩緩的砸向諸神。

恐怖的怪物每前進一份,體型就縮小一圈,而同步的整個血之原野也就凝固一份!

「戰爭真理!」

看著無助的眾神,以及一步步靠近的深淵怪物,戰爭之主冷然吐出森然的真言!

「轟!」

剎那間,時空凝固,原力濃縮,剎那間,戰爭之主的眸光中浮現出微縮的銀河,燦爛的銀河之中,每一瞬間,都有無數生滅在內閃爍,這些生滅,完全以力量和力量的衝突為主線,每一次生滅,都可能是位面的毀滅與再生。

以戰爭來閱盡一切力量,破壞和誕生過萬有規則。在剎那間衝破了時空的禁錮,綻放出超新星一般的光輝。

「暗黑源泉!」

幾乎與此同時,暗夜女神莎爾也吐出暗黑的聖言,一瞬間,她的眸子變得無比的深邃幽靜,來自太初地黑暗源泉瞬間與她同為一體,以原初的虛無渾沌,包容一切,吞噬一切,無聲無息中就侵蝕了凝固的時空。

「均衡之環!」

自然的主宰緊隨其後,一雙無限循環的均衡之環在他眼中浮現,轉瞬間,一種比大海更寬闊,比天空更遼闊,比大地更廣闊,如同大自然本身一樣,包容一切生靈,容納一切屬性,推動一切自然循環浩瀚恢弘之力澎湃而出,直接衝破了禁錮的時空。

「托瑞爾!」

大地之母無聲的嘆息一聲,一個湛藍色的星球虛影在她的身上浮現,厚重、沉重、穩定中的大地,像是無比沉重的鉛墜一般,直接壓迫了時空的承載極限!

「翡翠之山!」

一直不顯山不露水的翡翠君王的雙眸中浮現出翡翠一般的光華,凝聚無比的翡翠光輝不移步動,卻又彷彿拔地而起的礁石一般,直接衝破了禁錮時空的水面。

而與此同時,精靈主宰安修雅爾背後浮現出世界樹的龐大虛影,一條條根須紮根混沌,一片片枝葉貫穿虛空,不動聲色間就打破了時空的界限。

看著其他幾個巔峰強大神一個接一個的施展出力量打破時空禁錮,獨孤鳳也是輕笑一聲,展現出著融合知識與殺戮之後的全新神力。

「德運雙行!」

剎那間,獨孤鳳的身上浮現出一個無限分割切面的多面體晶球。殺戮為減,道德為增,一增一減,德運雙行。無限分割、無限切面的水晶,正如幾何學中的割圓術一般,

在無限的切割晶球剖面。殺戮和道德的力量在此統一,無限切面的晶球折射出無數的彩光與位面歷史片段。每一個歷史片段和彩光,都像是從另一個世界降臨一般,無視著時空的局限,自然的在這個世界投影和蔓延。

「轟!」

七道無與倫比的力量爆發,瞬間衝破了位面的禁錮,打破了時空的界限。

整個血之原野位面在寂靜了一瞬間後,然後像是被打碎的玻璃一般,猛然破碎了位面的邊界。

七位巔峰強大神能夠利用古神的特權,臨時將分身的力量提升到本體的層次,輕而易舉的打破了深淵的時空禁錮。

然而,就在七位巔峰強大神力打破時空禁錮的同時,那個不斷縮小的深淵化身,已經徹底縮小成了一個圓球。

眼球消失、觸鬚消失、肢體消失,那不可名狀存在身上的一切恐怖象徵都徹底的消失,只剩下一個漆黑的圓球。

圓球緩緩張開,露出一個漆黑的眸子!

那是一個只有最深沉的黑暗與絕望的眸子,是真正深淵凝視的眸子!

剛剛恢復自由行動能力的諸神,立刻就被深淵的眸子凝視著。

「當你凝視著深淵的時候,深淵也在凝視著你!」

這一刻,諸神心中不由的浮現出這句整個世界都人盡皆知的諺語。也同時明白這裡這句話真實的含義。

深淵的凝視,無視時光,無視空間,無視位面,無視能量,無視物質,無視法則,直接無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