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無盡破碎 >第二百零九章 決定

第二百零九章 決定 (1/2)

小說名稱《無盡破碎》 作者:隱仙者  更新時間:2016-03-20 16:47  字數:3480

馬爾赫維克堡深處,一處寬敞精緻的水晶大廳中,來自諸位面的巨龍正化為人形,像人類一樣喝酒聊天,觥籌交錯。(好看我會告訴你,小說的是扒書.網么?

這個大廳極為符合龍族的審美,晶瑩剔透的水晶牆,潔白莊嚴的漢白玉石柱,以及那透著金色光芒的琉璃瓦穹頂,以及一切的亮晶晶、閃耀耀的裝飾品都讓巨龍們發自內心的感到愉悅。

當然了,這個大廳雖然極為符合巨龍的審美,但是為了不真正刺激這些巨龍的神經,讓他們迸發出搶劫的慾望,實際上這個大廳的建築材料都是極為廉價的物質。水晶、漢白玉以及琉璃,在主物質世界或許有點價值,但是在天堂山上,這些物質的存在基本上和泥沙一樣的常見,根本不值得一頭巨龍屈尊降貴的去撿拾。

這是巨龍們喜歡流連忘返的酒吧,不僅僅是天堂山上常住的巨龍們,甚至連從各個位面來到這裡的金屬和寶石龍們也喜歡在這裡喝上兩杯。

在這個巨龍酒吧的一處吧台上,銀髮的伊利亞拉薩女士正半倚半靠在吧台上,醉眼朦朧,神色迷離,一副快要喝醉了的樣子。

「媽媽,媽媽!」

就在此時,聖少女梅登快步走了進來,她略帶興奮的叫著,不過看到自己母親一副酗酒爛醉的模樣,不禁皺起了眉頭,一臉嚴肅的說道:「媽媽,你怎麼又喝酒了?酗酒,並不是一位道德高尚的女士應該具有的行為。而且,酒精並不能麻痹你的神經,緩解你的哀思!」

聽到自家女兒一臉嚴肅的勸諫,伊利亞拉薩女士緩緩睜開雙眼,那雙銀色的眼眸微微一轉,又停留在她那邊的水晶台上,迷離的看著那杯還剩下一半的雞尾酒,淡淡說道:「是小梅登啊!你又打聽到了什麼消息了嗎?呵呵,克勞狄烏斯,他還是真狠心啊,竟然走的這麼乾淨利落,一點痕迹和希望都不給人留下……」

說著,伊利亞拉薩女士又舉起酒杯,想要繼續爛醉下去!

「媽媽,不要再喝了!」

聖少女梅登上千阻止住了伊利亞拉薩女士繼續喝酒,然後板起臉,一臉認真的看著自己的媽媽說道:「媽媽,我找到爸爸的消息了!」

「呵呵呵……怎麼可能,克勞狄烏斯這傢伙可是在六位神祇眼皮子底下消失的,連偉大的護衛之神的監察之眼就搜索不到他的蹤跡……」

伊利亞拉薩習慣性的嘮叨著,然而話剛剛說了一半,她忽然反應過來,騰地一下站了起來,猛撲向了聖少女梅登,緊緊的抓住她的胳膊,尖叫著:「你打聽到他了?他在哪裡?在哪裡?」

一貫以冷靜、優雅、從容的氣質出現的伊利亞拉薩忽然露出這麼瘋狂的一面,一時間,不僅僅聖少女梅登呆了一下,就連酒吧中的其他巨龍也不禁紛紛側目。

「你找到他了?快告訴我,他在哪,在哪裡?」

這一刻,備受煎熬的伊利亞拉薩彷彿抓住了生命中唯一的稻草一般,無視了一切的目光,瘋狂的追問著。

「克勞狄烏斯的下落?我知道!」

就在聖少女梅登有些手忙腳亂的試圖安撫母親冷靜下來的時候,獨孤鳳也帶著史姬和妮露走了進來。

「真是難看啊,伊利亞拉薩!」

獨孤鳳的目光微微一轉,就落到了銀髮的伊利亞拉薩身上,看著這個完全失去了昔日優雅冷靜風範的銀龍,獨孤鳳不禁微微搖頭,說道:「以前看到你對克勞狄烏斯恨之入骨的樣子,我還以為你真正的能將這份仇恨持續下去!不過,現在看來,你也不能免俗啊!」

對於很多人來說,男女之間那點事,極端的恨意和極端的愛意本就是一線之隔,很容易就因為一點點契機而跨過界限,由恨生愛和由愛生恨,都是很常見的事情。這種善變與無常,正是人心的微妙之處。就算是巨龍,也不能免俗。

獨孤鳳略帶諷刺的刺耳話語,反而讓伊利亞拉薩冷靜了下來,她苦笑了一下,看著像以前一樣被史姬和妮露一左一右環抱著,似乎凡人時的性情絲毫沒有因封神而改變的獨孤鳳,不禁嘆道:「艾莉塔殿下,您說的很對。我曾經也以為自己不會像那些可憐的凡人少女一樣,會因為仇恨而愛上克勞狄烏斯!然而,現在,當他真正離開之後,我才明白了我真正的心意——我不是真正的仇恨他,我只是在欺騙自己,因為只有這樣,我才能……」

現在的伊利亞拉薩女士完全沒有了以前的冷靜與精明,她就像是一個被丈夫拋棄的怨婦一樣,絮絮叨叨的述說著自己的心路歷程。

獨孤鳳對伊利亞拉薩和克勞狄烏斯之間的狗血愛情故事並不感興趣,事實上,若非看在她有兩個漂亮可愛的女兒的份上,她才懶得摻和進這些事情中呢!

所以,獨孤鳳直接打斷了伊利亞拉薩女士祥林嫂一般的絮叨,將先前已經告訴聖少女梅登的話,再說了一遍:「克勞狄烏斯已經去到了另外一個世界,不過,關於那個世界,在你真正決定放棄這個世界的一切,進入那個世界之前,我不能告訴你任何信息!」

「如果沒有什麼意外的話,克勞狄烏斯應該在那個世界過的不錯,他的安全問題,你完全不用擔心……」

「什麼?你知道他在哪裡?太好了,快告訴我!」

伊利亞拉薩頓時欣喜若狂,完全無視了獨孤鳳後面的話,只是欣喜萬分的抓住獨孤鳳,不斷追問著克勞狄烏斯的下落。

「如果你想要尋找克勞狄烏斯的話,就要做好放棄這個世界的一切的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