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無盡破碎 >第一百九十一章 反擊

第一百九十一章 反擊 (1/2)

小說名稱《無盡破碎》 作者:隱仙者  更新時間:2016-02-09 23:44  字數:3459

實際上,失去了謀殺神職,希瑞克幾乎失去了當初繼承死亡三神的所有神職,若非有他封神後繼承的龐大神力,以及謀殺幻影女神奪取的幻象神職,以及從盜賊之神瑪斯卡那裡撕裂的陰謀和欺詐神職,他根本無法保持目前中等神力的地位。

因此,獨孤鳳封神對他造成的如此巨大的傷害,立刻使得謊言王子將第一仇恨目標的序列從死亡之神克蘭沃的身上轉移到獨孤鳳身上。

曾經一度陷入瘋癲狀態的謊言王子,在遭遇到接連的打擊和重創之後,終於學會了保持一位神祇應有的理智和冷靜。以前它身為強大神祇,自然能夠將目標定位在死亡主宰克蘭沃身上,試圖奪回死亡神職。

但是現在,他跌落到中等神力的層次,自然沒有資格向強大神力的死亡主宰挑釁。所以只能將目標定在同樣屬於中等神力的殺戮之主身上。

所以,當獨孤鳳封神成功的那一刻起,雙方在凡間的教會就展開了殘酷的宗教聖戰。

希瑞克是一個心胸狹隘、自我中心、且極度偏激的神祇,因為一度達到神格19的高度,所以他自戀的認為他比所有的神祇都要優越。過於強大的力量,讓希瑞克一度陷入瘋狂,自認為是唯一神。

不過,得益於他的選民的努力和現實的打擊,他終究從自我催眠的精神錯亂中清醒過來,開始正式起自己的失敗。

不過,因為這位謊言之王以前樂於編織各種謊言與陰謀的圈套,將深陷其中的神祇與凡人導入毀滅,或者讓摯友愛人們彼此互相殘殺。因此他在諸神中人緣極差,幾乎沒有盟友存在。

他雖然在費倫大陸上有數量龐大的追隨者,但是因為他的混亂和瘋狂,使得他的教會並沒有統一的機構和組織謊言之王不承認在他的整個教會中有可以統治所有信徒的領袖。

雖然有一打以上的強力牧師都相信希瑞克認可自己有獲得此地位的資格,但那僅僅是因為希瑞克瘋狂之時的各種混亂神諭這導致信徒之間爆發嚴重的內鬥由於散布謊言與紛爭正是暗日的職責,因此謊言之王清醒之後亦沒有修正此種亂象,而且作出修正等於自打嘴巴。

所以,儘管謊言之王清醒之後已經不再這麼作,卻已造成嚴重的教會內部分裂,且他信徒們的叛逆天性也使教會重新一統的可能性降至零。

因此,雖然說獨孤鳳是一個剛剛封神的新手,但是背後有著統一的西哈特蘭德王國的支持,以及相對嚴密的教會組織。獨孤鳳仍然能夠在這場宗教戰爭中,主動出擊,不斷打擊希瑞克教會在凡間的勢力。

而且,因為希瑞克的信徒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屬於謀殺之神的信徒,所以在新的殺戮之主誕生之後,很多信徒就立刻拋棄了喜怒無常的希瑞克,投入到了新的殺戮之主的懷抱。這樣的選擇也極大的消弱了希瑞克教會,增大了殺戮之主教會的實力。

並且由於希瑞克的追隨者們到處傳播紛爭和謀殺,因而全費倫大陸的人都普遍地痛恨希瑞克的教會。善良諸神的信徒們憎恨這些邪徒的惡行;中立諸神的信徒們以及無信仰者則厭惡希瑞克信徒所散布的陰謀、謀殺、以及紛爭,這擾亂了所有人的正常生活;邪惡諸神的信徒們認為希瑞克的教會過度瘋狂地攫取力量,使他們原有的影響力深受威脅謊言之王已經不只一次證明,他幾乎願意使出任何手段來獲取力量包括殺死與他敵對的神祇,是諸神中少見的瘋子和危險分子。

所以儘管兩大教會開戰,獨孤鳳能夠從盟友中源源不斷的獲取支持,而希瑞克卻只能氣急敗壞的看著他的教會勢力在各方的落井下石下日益萎縮。

希瑞克在費倫大陸的教會和勢力主要位於安姆地區,尤其是他麾下現在兩個最強大的教派都藏身於此地。

其中,一個名為「警醒骷髏」提諾斯˙阿格瑞姆的希瑞克的高階牧師在雲霧山脈骷髏山地區,建立了被稱為「暗日之火」的狂熱刺客教派,且并吞了曾經是敵對教派的暗黑棱堡-一座位於特迦丘陵的神殿,他的勢力十分強大,一度與安姆軍隊結盟共同對抗斯希里席亞帝國。

而另一個「永恆日蝕」雙塔教會,則是希瑞克的一個高階牧師和兩位食人魔巫師所率領來自穆蘭城的怪獸軍團合作創建,他們目前正在藏黑鎮與班恩的教會爭奪散塔林堡西邊海岸的控制權。

原本,這兩個組織正準備組織的信徒發動一場針對班恩教會的聖戰。但是新的殺戮之主的誕生,卻使得他們將聖戰的目標定在了殺戮之主教會身上。

只是,新生的殺戮之主的實力遠遠超出了他們的預料,同樣有著許多判處希瑞克教會的刺客、殺手、暗黑衛士、盜賊等等暗黑世界的信徒加盟的殺戮之主教會,不僅僅在暗黑世界的鬥爭中與希瑞克教會戰的難解難分。甚至還憑藉著哈特蘭德王國的支持,在正面戰場上勢如破竹的碾壓著希瑞克教會。

隨著一個個隱藏在荒野山洞、廢棄神殿、倒塌的下水道等等各處的秘密營地被不斷攻破,希瑞克的教會在凡間竟然呈現出節節敗退的趨勢。

不過,隨著希瑞克教會的不斷調整,報復性的反擊也在不斷的進行。

博德之門,屬於上城區的一處貴族宅院。

月光慘白,一陣長長的犬吠從深幽漆黑夜色的遠方響起,在這寂靜的夜晚中,帶來幾分不詳的色彩。

一隊拳焰士兵踏著整齊的腳步,巡邏而過,又漸漸走遠而就在士兵巡邏的空隙,一個身影從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