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無盡破碎 >第一百八十六章 神格

第一百八十六章 神格 (1/2)

小說名稱《無盡破碎》 作者:隱仙者  更新時間:2016-02-07 19:10  字數:3210

?隨著獨孤鳳正式封神,執掌殺戮的權柄,原本層層疊疊包裹著殺戮王座,保護著新生神祇的殺戮原力也漸漸褪去。⊙,眾神的目光也得以穿透重重阻礙,觀察到新生的殺戮王座和殺戮之主。

一個個神祇的目光投射過來,或是友善、或是敵視,或是好奇、或是漠視、或是謹慎等等信息不一而足。不過,新的殺戮之主的就位,並沒有迎來邪惡陣營的神祇們的善意和歡迎,獨孤鳳在身為凡人時的所作所為,對鐵王座、薩塔林會等等邪惡組織的打擊,都讓人懷疑她的立場會不會仍然向過去的殺戮之主巴爾一樣站在邪惡陣營一邊。當然,對於一個神祇來說,身為凡人時的種種與神祇本身相比都不值一提,但是看到殺戮王座那明顯的環境改變,那如純粹的不帶任何邪惡和血腥的殺戮神性,卻明明白白的讓諸位邪惡陣營的神祇明白,這位新生代殺戮之主,與死亡主宰克蘭沃一樣,都不是一位傾向於邪惡的神祇。

邪惡陣營的神祇們敵視著新生的殺戮之主,而善良陣營投向獨孤鳳的目光也沒有任何善意。因為殺戮的神職,天然就引起那些善良神祇的敵意,神祇雖然強大,但是鮮有能跨越陣營的限制,心平氣和的對待神職敵對的神祇。

因而,獨孤鳳的上位,除了死亡主宰克蘭沃因為看到殺戮王座明顯的改變,而對她表示謹慎的歡迎之外,幾乎沒有其他神祇對她表示善意。

獨孤鳳雖然一步封神,但是在神國的政治中,她還有許多功課要補。

不過,這些對於獨孤鳳來說都無所謂,她並不在意諸神的目光,與無聊的神國政治相比,她把更多的精力都投入到了研究信仰與神祇的關係去了。

獨孤鳳的意念沉入到自己的神格之中,就清晰的「看到」,數百萬根信仰之線,順著冥冥中的規則,直接穿越虛空,從諸位面跨越而來,投入到她的神格之中。

這些「信仰之線」說是線條,其實只是一種形容,凡人與神祇的信仰連接,其實是一種直接無視空間時間的躍遷,就像電子在不同的能級軌道之間躍遷一般,信仰之力從凡人的信仰中產生,然後直接躍遷到神祇的神格之中,中間並無需要跨越的實際距離。

這種瞬移理論上雖然無法攔截,但是實際上也有很多方法能夠切斷神祇與凡人的感應。比如在星界,在萬神殿,或者有複數位的強大神力聯手創造一個封印空間,都能夠暫時或者永久性的屏蔽凡人與其神祇的連接。

這其中的原因就要涉及到信仰的本質了,所謂信仰,其實就是一種認同,一種寄託,一種祈並。正如任何存在在世界中必然有其存在的位置一般,任何思維也必須有一個立身的基點,對於大多數凡人來說,這個認知的基點一般都來自於「我」的概念,其餘的一切認知一切思考一切立場,都是基於「我」這一基點出發而延伸的概念。

而信徒,就是要認同神祇,或者是神祇代表的概念,逐漸將自己思維的核心由「我」來替換成神祇或者神祇代表的規則和概念,這種貼近就是從淺信徒、正信徒直到聖徒的不同遞進。

凡人信仰之力與神祇的連接就在於這個「認同」的基準點之上,信徒將神祇的存在奉於自身之上,所以其產生的信仰之力就會自發的躍遷到其認同的神祇身上。而這種聯繫即強大卻又脆弱,星界是多元宇宙所有思想和記憶的匯聚地,一點點信仰之力傳遞到星界,就如一滴水匯入到大海之中一樣,瞬間被同化吸收,根本找不到信仰的對象,所以星界能夠隔絕信徒與神祇的信仰連線。

而同樣,萬神殿和諸多強大神力聯手製造的封印也是類似,都是以一種特殊的空間或世界來製造類似星界的狀況,隔絕神祇與信徒的信仰感應來達到類似封印的效果。

神祇自原力和眾生的信仰中誕生,生來擁有無上的權柄和榮耀,但是這些權柄和榮耀也是有著一定的代價的。不說別的,就是這時時刻刻來自數百萬信徒的祈禱,以及所有牧師聖武士等神職人員的神術的賜予,還有各種信徒信仰的鑒定分級,信徒舉行的各種儀式和獻祭活動需要的回應,甚至對於一些重點關注的信徒,神祇還有時不時的回答他們的一些疑問,如此種種,每一秒每一分,都有巨量海量的信息湧來,這些信息全都要神祇一一閱讀理解並作出決斷和回應。

所以說,信仰神祇是十分忙碌的,一秒鐘紛紛就影響數十萬生靈的命運。可以說,每個神祇的思維速度,都足以媲美科技文明的超級智腦,長時間的處理凡人的信仰,甚至使得神祇和凡人的時間感根本不在一個層次上。

對於神祇來說,如果需要的話,他可以把一秒中的時間在思維中拉長的像過了一天一樣漫長,而同樣,如果需要的話,他同樣也可以把一個月一年當成凡人的一小時一天來過。

這些神祇的本能和本職工作,對於早已經是高等存在的獨孤鳳來說,是駕輕就熟。而唯一有所不太適應的,就是信仰之力對神祇本身力量的限制或增幅了。

信徒對於神祇的信仰,既是助力,也是束縛。就獨孤鳳的感覺,背負上數百萬的信徒信仰之後,她就像是在身上纏繞了連接數百萬個支點的線條一般,從好的方面來講,這些信徒源源不斷的傳遞來的信仰和認同,像是飛機的發動機火箭的助推劑一般,不用她費力就能推動這她在當前的層次遨遊,甚至當她的力量下跌時,也會很快在這股推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