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無盡破碎 >第一百八十四章 遙感

第一百八十四章 遙感 (1/2)

小說名稱《無盡破碎》 作者:隱仙者  更新時間:2016-02-07 00:05  字數:3412

至高王座,永遠呼嘯著瘋狂風暴的荒蕪之地,此時就像是走到了世界末日一般,地震、隕石、狂風、黑雨以及無數的天災在整個國度中肆虐,整個國度的天空和大地上都布滿了大大小小的裂痕,看起來彷彿整個世界都要被撕裂一般!

「我要殺了你,你個卑微的竊賊,你竟然盜取偉大的至高神的神力,我要殺了你,我啊要撕碎你的靈魂,我要將你的靈魂投入煉獄,永世永世的承受不可想像的痛苦……」

在這一片世界末日的景象中,謊言王子希瑞克在他的王座上瘋狂的嚎叫著,詛咒者,並將全部的『精』力都放在維持他的神國的穩定上。。更多最新章節訪問:ЩЩ.。

那肆虐整個國度的天災,那彷彿連天空和大地都一柄撕裂的裂紋,其實都是謊言王子希瑞克的神職甚至神國的結構被撕裂的象徵。希瑞克的至高王座很大一部分都是由死亡三神的神力組成,他的神職神力全部繼承自曾經的死亡三神,在先後被死亡主宰克蘭沃、暴*政之主班恩撕裂了兩大主要神職之後,他就已經從神格19的巔峰跌落成普通的強大神力,而這一次殺戮神職的撕裂,更是直接帶走了他的大半主要神職,直接將他拉下了強大神力的寶座。

神職被徹底撕裂的痛苦,跌下強大神力寶座的恐懼,唯一神夢想破滅的恐懼,以及很多敵對神祇即將落井下石的恐懼,讓希瑞克再次陷入了歇斯底里的瘋狂,再次不夏費巨大的神力,在他的所有信徒夢中出現,命令他們去捕殺每一個新的殺戮之主的信徒……

新的殺戮之主的誕生,不僅僅被撕裂了神職的希瑞克在關注,幾乎國度內的所有神祇都在關注著這神聖的一刻。

……

而不管外界的諸神如何得看待獨孤鳳坐上殺戮的王座,獨孤鳳都毫不在意。她現在正沉睡在殺戮王座之中,在原力的環繞中,坐著一個漫長的夢……

那是一個充滿了死亡與骸骨的遺棄之地,天空永遠布滿了細密的『陰』雲,攜帶者光明雷霆時時劈下,每一道雷霆,都在下方的漫山遍野的不死者軍團中炸開一個巨大的空『洞』。而在天空『陰』雲的上方,光輝燦爛的天界之『門』高高聳立,一排排全副武裝的戰鬥天使正排著整齊的隊列,開出天界之『門』。

與天界之『門』搖搖相對的另一方,天空一片綠雲,高高世界樹直入雲宵,而在大地之上,綠『色』和黑『色』的巨流組成聯軍,共同對抗著光輝的天使大軍。

翡翠龍與骨龍並肩作戰,聖殿騎士與黑騎士並肩衝鋒,『精』靈法師與巫妖一起揮舞著魔杖,無數不清的死亡大軍與傀儡魔像一起發動集團衝鋒,以黑『色』和綠『色』的海洋不斷吞噬著光明的陣營……

這是一場是一場無比恢弘的戰爭,是足以銘刻在任何位面史詩的戰爭,然而在無限的位面世界之中,這場戰爭僅僅只是微不足道的一次『交』鋒而已。

獨孤鳳的意識在夢境中漫步,越過一個又一個的戰士,越過一個又一個的戰場,越過一個又一個的世界!

世界無限,戰場無限!

這是一個有著六顆月亮和遼闊的無法想像的大陸的世界,這也是一個陷入了無限戰『亂』之中的世界。毀滅的爆炸在山巒間升起,一道道毀滅的火柱衝上天空,在目力所及的天空中,數不清的巨大的天空戰艦,正緩慢而堅定的掠過天際,它們所過之處,抖落一片片火焰,每一片火焰都覆蓋一座城市。

而大地之上,與這些天空戰艦作戰的竟然是一個個巨大的泰坦戰士,他們執掌著雷霆和光冒,每一個都有半神屬『性』,它們不斷咆哮著,將一個個雷霆和光矛扔了出去,每一次集火,都有一首巨大的戰艦化為火球,然後又在戰艦的一次齊『射』中化為灰燼……

夢境在不斷的延續,獨孤鳳的意識進入一個又一個的世界,又在一個又一個的世界中『抽』離!

這又是一個奇異的戰爭,在這一個觸目所及都是森林的世界中,大批的妖『精』、『精』靈,樹妖、德魯伊、妖『精』龍等等森林種族,正依託著那通體翡翠和綠『玉』一樣的森林,灑下一顆顆的種子,種出一個個豌豆『射』手炮台、向日葵『激』光陣列、西瓜爆裂炸彈等等充滿了破壞力和殺傷力的植物武器。

而在她們的對面,是由無窮的光與火組成的天使大軍,它們漂浮在天空,排著整齊的戰陣,每一個呼吸,都有無數的光球和綠『色』的火球互相轟擊,鋪天蓋地的爆炸覆蓋著整個戰場,每一次的爆炸,都將一隊天使軍團或森林陣地撕裂粉碎。

一個又一個的夢境,一個又一個的戰場!所有的夢境與戰場,戰鬥的一方可能是人類,可能是『精』靈,可能是泰坦,可能是矮人,但是戰鬥的另一方,卻都只有唯一的敵人——天使軍團與天界的十二主神。

「原來如此,與天界主神的戰爭已經演化為『波』及無數次元的浩劫了嘛?」

夢境中,獨孤鳳如此的想著。褻瀆世界和費倫所在的多元宇宙的概念十分相似,所以藉助封神時宇宙原力提供的無限支持,以及將自己殺戮之道銘刻在宇宙深處的瞬間,獨孤鳳暫時『性』的超越了位面與位面,世界與世界,次元與次元的界限,將得自另一個世界分身的信息化為夢境,重新演繹其中的經歷。並藉助其中連綿無盡的殺戮與戰爭,提純出她所需要點殺戮知識。

戰爭與殺戮是如此的密不可分,然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