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無盡破碎 >第一百八十二章 神戰

第一百八十二章 神戰 (1/2)

小說名稱《無盡破碎》 作者:隱仙者  更新時間:2016-02-06 01:12  字數:3482

?殺戮,殺戮,殺戮!

無盡的殺戮!

捨生忘死,捨死忘生!從沒有任何一個時候,戰鬥和殺戮是如此痛苦的煎熬!

塞巴斯塔和巴爾彼此猛撲著,咆哮著,撕咬著,戰鬥著,翻滾著,吞噬者……一遍遍的撕碎對手,也一遍遍的被對手撕碎,一遍遍的吞噬對手,也一遍遍的被對手吞噬!

死去活來,活來又死去,一次次的重複著死亡和殺戮的痛苦,又一次次的在深淵中爬起來撕裂對手。▲文▲--、`r-r

這是一場無比艱難和漫長的戰鬥,這也是一場極為簡單的戰鬥。

殺戮無所謂公平,無所謂手段,無所謂榮耀,無所謂力量。

殺戮只鍾愛生者,在永恆的殺戮洪流之中,生者承載殺戮,敗者歸於虛無,就是這麼簡單。

這是一場痛苦的難以想像的戰鬥,很多次塞巴斯塔幾乎要放棄,但是他最終還是堅持了下來。

在經歷一場痛苦的塞巴斯塔幾欲放棄的絕望戰鬥之後,他終於獲得了最終的勝利,巴爾的神性和靈魂被他徹底撕碎吞噬,殺戮者的身軀在黑色的火焰中,徹底化為飛灰。

殺戮的原力在這一刻達到了濃烈的巔峰,殺戮的王座前所未有的寂靜。

塞巴斯塔走到上面,然後坐到了王座上,無數的知識和力量瞬間傳達到它的心中,那是屬於巴爾的積累,不僅僅是神力,也包含了巴爾過去數千年中對神力和信仰的知識和經驗。

巨大的力量和信息湧入,塞巴斯塔如海綿一般貪婪的吸取著知識和神力。力量和知識不斷瘋長的過程,甚至使他產生一種自己無所不能的錯覺。

不知過了多久,他終於睜開眼睛,原本在戰鬥中損失靈魂和精神,又徹底飽滿完全。

它靠在了王座上,俯視著下面,本來破碎不堪的殺戮神殿,已經徹底的變成了黑色火焰和岩漿的大海,兩位殺戮王座競爭者的戰鬥,哪怕是神國的核心也無法承受著破壞的餘波,都化為一片粉碎的狼藉。

「出現吧,殺戮的王座……」

塞巴斯塔的意念一動,就要以自己的意志重新塑造殺戮王座。然而,他的這一念頭轉動,,卻沒有得到預料中的反應。

「不對,還有另外一位繼承者!」

出於神祇的本能,塞巴斯塔立刻就察覺到了事實的真相,這一刻,繼承了巴爾全部殺戮神力的他,在殺戮的領域中,已經沒有任何的事情能夠瞞過他的感知。

這一刻,他也同時明白過來,一直催促於他,催熟於他,不斷推動著他前進的殺戮原力,僅僅只是無窮無盡的殺戮原力中的一支主流,而現在,在所有人視線之外,殺戮原力中又誕生了一位全新的種子,她代表著一種全新的殺戮原力洪流,是摒棄了善良與邪惡,只純粹專註於殺戮本身,如刀劍一般冰冷無情而又強大的殺戮原力。

感受著另一種全新的殺戮原力代表的誕生,塞巴斯塔神色凝重,全力加快了巴爾力量與知識和消化和汲取。

巴爾王座的大殿之中,突然之間,一片銀色的海洋憑空降臨,冰冷而無情的銀色光輝緩緩灑落到神國之內,一股沛然莫御,磅礴無比的原力洪流衝天而降,猛然灌注到殺戮王座之中。

暮然間,塞巴斯塔猛然一震,視線越於神國之上,看到了那猛然分開的兩道殺戮洪流。

「有人的地方就有紛爭,有紛爭的地方就有殺戮;

然而,紛爭也好,競爭也好,戰爭也好,都是那萬古時光之中此消彼長的永恆鬥爭。

神祇與人類,萬物與眾生,矛盾與衝突,萬事萬物,都面臨著此消彼長,勝者全勝,敗者全敗的命運結局。

殺戮是罪,殺戮是業,殺戮是劫,殺戮是運,殺戮是矛盾衝突的終結體現,是一方壓倒一方,獲得永恆勝利的最終手段。

殺戮之下,眾生平等。豈有眾生蒙受殺戮的苦難,而眾神獨立於殺戮之外的道理?

而今天,我要說,

殺劫降臨,天地眾生,神和人類都面臨著被挑選的命運!」

輕輕的吟誦之中,銀色星空的降臨,似乎讓時間和空間在這一瞬間凝固。這種近乎強大神祇的神力威能,讓塞巴斯塔本能的產生窒息與恐懼。

一身雪白,單人只劍的獨孤鳳踏著虛空的台階,一步步從星空中走出,銀白色的殺戮神力傾瀉而下,彷彿月光一般的籠罩在整個殺戮王座之中。

伴隨著她的降臨,一股原本沉寂的殺戮原力沸騰起來,它們歡呼著,雀躍著,擁戴者它們君王,它們的主宰降臨!

太強大了!

幾乎瞬間,塞巴斯塔心中就產生這樣的明悟,雖然同樣都是半神,但是雙方對神性和勝利的理解和掌握完全不在一個層次,明明大家都沒有真正執掌殺戮的神職,但是對方直接從星界而來,穿越重重的原力之海,直接降臨殺戮神國,這樣對原力的掌控能力實在是匪夷所思。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塞巴斯塔的眸子變得金黃,神性的火花在他的雙眸中閃爍,神祇的本能和思維讓他恍然明白,先前他和巴爾決戰時,殺戮的原力為何是如此的沸騰,以至於他這位還未正式執掌殺戮的後選者都能獲知殺戮原力的力量與知識。

原來這一切都是為了試煉和催熟,是為了在舊的殺戮主宰的競爭中培育出最強的殺戮之子,然後與另一種殺戮原力洪流的代表進行真正的決戰。

殺戮的原力並非只有一種,殺戮的道路也並非只有一種,然而決定殺戮主流的方法只有一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