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無盡破碎 >第一百七十章 過關

第一百七十章 過關 (1/2)

小說名稱《無盡破碎》 作者:隱仙者  更新時間:2016-01-25 11:51  字數:3556

衝破牛頭怪們守護的金牛宮迷宮,討伐軍團很快來到了黃道十二宮第三宮——雙子宮。

「這是什麼?」

衝進了雙子宮的銀龍伊利亞拉薩不禁皺起了眉頭,眼前的雙子宮並不是她以前見過的那個充滿了古希臘風格的雙子大殿,而是一個四四方方的立方體空間。

白!

這就是所有進入立方體空間的所有人的印象,四四方方的立方體空間不算太大,勉強能容下五十人站立,四四方方的牆體一片茫茫白色,沒有一絲雜色,渾然一片的白色甚至讓人模糊了立方體的視角的分別,若是換一個空間感差一定的人來,甚至可能分不清上下左右。

「克勞狄烏斯又在搞什麼鬼?」

銀龍伊利亞拉薩謹慎的打量著這個純白色的立方體空間,巨龍敏銳的視覺還是讓她察覺到了那粉刷的一片純白的六面牆壁上,全都隱藏著一個門扉。

這種充滿了莫名風格的立方體房間,不禁讓銀龍伊利亞拉薩升起幾分不安。以前的雙子宮是由紅龍暴君克勞狄烏斯和他的龍後布列塔尼亞所生的那一對著名的紅龍雙子帶著一群龍牙兵來守護,雖然不論是查妮絲還是潘德拉貢都是很難對付的巨龍。╃.但是有過很多次交手經驗的銀龍伊利亞拉薩已經有了對付她們的豐富經驗,這一次更是有信心以更小的代價通過這一關。

但是沒想到克勞狄烏斯根本不按常理出牌,竟然將雙子宮改造成了這種莫名其妙的模樣,實在讓銀龍伊利亞拉薩有些頭疼。

「我去,克勞狄烏斯!你這是雙子宮?你確定你這個不叫異次元殺陣?」

而就在銀龍伊利亞拉薩帶來的討伐軍為新的關卡而謹慎試探的時候,在山頂宮殿之中旁觀取樂的諸位巨龍也同樣為克勞狄烏斯創造的新雙子宮而大跌眼鏡。

「沒辦法,誰讓老子的唯物光環太厲害呢!雙子宮開不成異次元空間,只能弄過異次元殺陣湊數了!」

面對一大堆大跌眼鏡的巨龍,克勞狄烏斯不禁洋洋得意的炫耀起來:「嘿嘿,這玩意可是老子出的點子,密涅瓦帶著羅馬城的工匠花費了十幾年才建設成的。保證比原版的異次元殺陣更刺激!」

現在的雙子宮也同樣是一座龐大的迷宮,不過,與普通迷宮狀態的金牛宮不同,雙子宮是一座由無數的立方體房間組成的龐大監牢。

說起來,紅龍暴君克勞狄烏斯本想將雙子宮建設成為像聖鬥士中雙子座那樣的次元迷宮,只是可惜他的唯物光環粗暴的壓制一切自然力量,所以只能退而求其次,建設一座由無數立方體房間組成的「異次元殺陣」。

這座「異次元殺陣」和同名電影中的設置差不多,每一個立方體房間的六面牆體上都有通往不同房間的門戶,除了少部分安全房間之外,大部分房間都被設置了各種各樣的機關陷阱。

建設這座異次元殺陣的建築材料可都是克勞狄烏斯特意加工過的獨特材料,其堅固程度不亞於專門抵禦核爆的核掩體堡壘。很多牆壁的岩石外表後面都是金屬蘑菇人加工的實體金屬牆壁,是真正的銅牆鐵壁,保證就算是傳奇強者拿著傳奇武器想要挖穿一堵牆壁也要花費極大的工程力度才行。

而且建設這座異次元殺陣的各族能工巧匠中少不了克勞狄烏斯麾下的工程地精,這些熱愛爆炸藝術的瘋狂工程師,也同樣沒少在牆壁的夾層之中埋**。一旦有強者力砸牆,說不定運氣不好就要撞上這些自爆地精埋下的加料**,一個不好,在這種凡力量被壓制的狹小空間內,就算是傳奇強者也可能下注。

「我去,克勞狄烏斯,你太狠了點吧!」

看著克勞狄烏斯得意洋洋的調出來的異次元殺陣的全方位立體圖紙,諸位巨龍看的也是不禁一陣冷汗。┭╋.┭c╋o┮m╬

克勞狄烏斯這傢伙太沒有節操了。在這座異次元殺陣中,什麼夾道箭壁,踏錯一步就射出的足以射穿普通巨龍鱗片的弓弩,什麼機關翻板,腐蝕一切金屬的酸液池,什麼精金魔像火藥夾層都是常見的東東。

最變態的還是一段用水壓機的原理製作的萬噸壓頂的巨石密室,在沒有凡力量的支持下,想要以血肉之軀和這些機械水壓機較力簡直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來,來,來!下注了,下注了,賭這一關至少死十個人!」

「有點扯吧,這些機關雖然厲害,但是討伐軍基本上都是傳奇,想死也不是這麼容易的……」

「哼,沒了凡力量的傳奇,太容易弄死了!被農民伯伯的分叉戳死的傳奇法師都有,更何況一群被剝奪了施法能力的傳奇戰士?」

……

就在這群毫無節操和同情心的巨龍興緻勃勃的打賭的時候,異次元殺陣中的討伐軍也開始了他們闖關之旅。╈┮.┿c╋o┼m╊

雙子宮的異次元殺陣這一關並沒有守關者,有的只有無數的機關陷阱和立方體迷宮。在這片極為靠近紅龍暴君克勞狄烏斯的區域內,一切預言類的法術都被無效化了。不能施展預言類法術的闖關者們不得不依賴自己的直覺和智慧來不斷破解立方體迷宮。

也幸好克勞狄烏斯建設異次元殺陣出於玩鬧的心思比較多,沒有不顧節操的在每一個房間都設下陷阱。所以銀龍討伐軍一行人前進的雖然艱難,但是好歹還有喘息的機會。

在當頭迎接了一番夾道箭雨的洗禮,又抽空地板,險些全部跌落到酸液池之後,討伐軍又經歷了種種陷阱洗禮,縱然他們都是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