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無盡破碎 >第一百五十章 神臨

第一百五十章 神臨 (1/2)

小說名稱《無盡破碎》 作者:隱仙者  更新時間:2015-12-14 04:10  字數:3376

在濤天巨浪般的轟然威壓下,隱隱有種陰冷的獰笑聲傳出。只見流著鮮血和白骨的祭壇上,一個閃爍不定的維沙倫聖徽緩緩從中浮現,越變越大,懸在祭壇上空,扭曲著,化作一個模糊的人影,正一點點變得清晰起來。

主物質界的力量本能的在拒絕和壓制著神力,諸神投影一個沒有多少力量的化身容易,但是想要將真正具備戰鬥力的化身降臨到主物質世界,還是很麻煩的一件事情。

在場所有人都明白這一點,因此維沙倫教徒們統統匍匐在地,更加虔誠的祈禱著,向神祗頂禮朝拜。虔誠信徒燈塔一般的信仰坐標,以及已經完成獻祭的儀式,換取了巫妖之神維沙倫化身真正降臨的機會。

維沙倫的化身漸漸具現,從模糊的影子變成了清晰的實體,一股難以言喻的神能籠罩著空間,無數在神力的細流中流動從空間背後滲入,像智能的蜘蛛網一樣,編織出一個屬於巫妖之神的神威領域。

幾乎是本能的,神威展開,將所有試探著射來的法術全部擋在了祭壇之外。

維沙倫的化身降臨,他看起來像是一具枯萎的乾屍,披著簡陋地黑袍,暗黃色的皮膚上長滿黑色地斑塊,手中拄著一根長長的法杖,杖頭是一顆骷髏頭骨。

而此時,高空中的幾位傳奇法師,還在持續的進行魔法大戰。從表面上看,風暴女王欣布和薩扎斯坦已經佔了上風,但他們的對手還在頑強抵抗,傳奇法師間的戰鬥瞬息萬變,沒有一錘定音的突兀變化,甚至有可能持續很久。

維沙倫從虛空中走下來,他並不急於幫助那些和薩扎斯坦戰鬥的盟友,而是踏上祭壇,伸手抓向一顆閃爍著黑紫幽光的球體。

那是一顆彷彿有生命一般,不斷變幻著大小的珠子,黑色與紫色不穩定地在它的表面相互旋繞著,彷彿水和油一般的混融著,將周圍的光線都收斂吸納了進去。

死月法珠,國度內著名的神器之一,據說是由大巫妖拉沃克而創造的一件神器。是用來召喚和奴役異位面的強大存在的最好物質,不久前,薩扎斯坦和拉沃克達成協議,從他那裡借走了死月法珠,並試圖舉行一個魔法儀式控制一位強大的惡魔領主,只是在儀式的最後關頭被一隊無名冒險者破壞,死月法珠在隨後的爆炸中消失。

不過,現在看來,這個本來是用來對付巫妖之神維沙倫的神器,現在卻出現在召喚維沙倫降臨的儀式上,明顯是成了維沙倫降臨的媒介之一。

以死月法珠的力量,只要維沙倫的化身拿到這個法術,就會大大降低主物質世界對他的壓制,並可以源源不斷的從中獲得力量補給。

然而,維沙倫的雙手還沒有觸及到死月法珠,就見一張白骨手掌的主人從空氣中顯現出來,輕輕地握住了這顆散發著幽暗哀傷靈氣的法珠。

在死月法珠的力量作用下,巫妖拉沃克的隱身法術效果消失,露出了他那精緻華麗的長袍下裹著消瘦的骷髏身體。

巫妖空洞的眼眶裡透出尖銳的紅光,華麗精緻的長袍上閃爍著數之不盡的魔法靈光,數十顆紫紅色的艾歐石在它的頭頂旋轉環繞,雖然出場的動作毫無聲息,但是財大氣粗的巫妖和祭壇上的巫妖之神對視著,卻絲毫不顯露半分弱勢。

「拉沃克?」

維沙倫盯著突然出現的巫妖,不論是作為曾經的死靈法師還是作為如今的巫妖之神,他自然都認得這位可以說是國度內最強大的巫妖之,超過四十級的傳奇法師,那是神祇也要慎重對待的人物。

巫妖之神慎重的看著拉沃克,聲音嘶啞地說道:「我並不覺得我們之間有過衝突和過節!」

「巫妖之上,並不需要一位神祇存在!」

拉沃克淡淡的說道,同時手掌一翻,死月法珠就自動懸浮在他的頭頂,數十顆艾恩石調整著軌道,彷彿眾星捧月一般的環繞著死月法珠。

法師,可以說是國度中最為傲慢的神祇,奈瑟瑞爾時代的大奧術師們更是認為神祇不過是更加強大的奧術師。巫妖,作為法師這個群體中的佼佼者,更不可能喜歡他們頭頂上突然多出來一位神祇。更何況,現在成為巫妖之神的神祇,原本也是一個並不算太出眾的死靈法師。

「久違了,維沙倫!」

薩扎斯坦忽然放棄他的對手,飛身而下,站在神祗化身的側面,和拉沃克隱隱形成犄角之勢,而他的對手,卻出乎意料的並沒有出擊。

雖然看起來是一個面容慈祥的老人,但是實際上他也是一個巫妖,他的本體也是一具骷髏架子而已!

「我們又見面了。」

巫妖之神維沙倫懸浮在祭壇上空,緩緩轉頭注視著拉沃克以及這位他生前的大敵,而在他降臨的同時,整個戰場上陡然驚變,原本與薩扎斯坦對抗的強者中忽然有人叛變,淬不及防之下直接擊潰了反對者的方向。

「薩扎斯坦,你一如既往地狡詐。」

看著陷入苦戰的盟友,以及隱隱包圍過來的強者,巫妖之神維沙倫立刻意識到他還是上當了,被薩扎斯坦引入了一個圈套。

若是換成還是凡人的時候,他只怕立刻就要準備逃跑,但是如今已經封神的他,深刻的明白凡人與神祇的差距,因此他十分自信,毫無畏懼,只是掃視了周圍一圈,淡淡的說道,「看來,你為此做了不少準備。那麼,還有誰?」

「我。」

一位披著陰影法袍的陰魂王子從陰影中走出,彷彿漫不經心地佔據了一個位置,和拉沃克、薩扎斯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