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無盡破碎 >第一百三十二章 妮露

第一百三十二章 妮露 (1/2)

小說名稱《無盡破碎》 作者:隱仙者  更新時間:2015-12-05 09:20  字數:3509

整個劇院忽然暗了了下來,陷入到了一種深沉的寂靜之中。

「轟隆隆隆!」

猛然間,一聲悶雷炸響,熾白的閃電劃破黑暗,在驚鴻一瞬間,照亮了舞台,讓所有人都看清楚了舞台上的環境。

在蒼茫的大海上,狂風卷集著烏雲,在烏雲和大海之間,密集的閃電,接連不斷的劃破長空,擊打竄起的浪頭上!

黑壓壓的烏雲,肆虐大海的龍捲颶風,在肆意的宣洩著自己狂暴的力量。

如此震撼人心的場面一出現,頓時讓整個劇院中響起大片的驚聲尖叫!

並不是所有人都是心志堅定的勇士,面對黑壓壓的迎面碾壓而來,彷彿是城牆傾倒一般的巨大海嘯,一位位男士和女士頓時被嚇得臉色蒼白,渾身僵硬,只能下意識的拚命尖叫。直面幾欲衝出舞台的海嘯巨浪,直接的喚醒么他們基因深處那生命面對無可抵禦天災的恐怖本能,巨大的恐懼如有實質的攝取著他們的心靈,讓他們甚至恐懼到了失態。

「啊啊啊啊……」

「完了,完了!」

「媽媽!」

「我不要死!」

「救命!」

短短的一瞬間,各種各樣被驚嚇到了醜態在觀眾席上映,那靠近舞台的觀眾席,更是遇到了騷亂一般,直接空出了一大片。

「真是惡趣味啊!」

看著劇院內觀眾席上的各種混亂表現,以及那空中回蕩的威嚴龍威氣息,獨孤鳳不禁微微搖頭。雖然說,來這個劇院中欣賞歌劇表演的人中有不少是沒有職業力量的普通貴婦人之類,但是僅僅只是一個較為突兀和震撼的虛擬鏡像,想要將她們驚嚇成這樣也不大容易,畢竟在費倫這種危險的世界中,哪怕是平時養尊處優的貴婦人,也必然見識過不少風浪,還沒到完全腐朽不堪的時候。

只是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即將登場的妮露小姐根本沒有掩飾自己巨龍身份的意思,十分高調的放開著龍威,先聲奪人,肆無忌憚的威懾著觀眾。

站在自然界食物鏈頂端的生物威嚴加上氣勢逼真的開場背*景,頓時取得了極為成功的效果——甚至將某些意志太過薄弱的人,直接嚇得尿了褲子!

「轟隆隆隆!」

在劇烈的雷霆和閃電之中,一首張滿風帆的巨大海船從狂風暴雨中駛出,它的船首劈開波浪,箭一般地衝破颶風和海嘯,以勢不可擋的氣勢在風暴中筆直的航行者。

「咆哮吧!咆哮吧!咆哮吧!」

似是朗誦,似是吟唱的聲音在暴風雨中猛然炸響,在這穿破雲空的高亢叫喊聲里——充滿著對暴風雨的渴望!

「滿溢吧!滿溢吧!滿溢吧!」

在超越雷鳴的叫喊聲里,烏雲聽出了憤怒的力量,以及熱情的火焰和勝利的信心。

雷聲轟響,波浪在憤怒的飛沫中呼叫,跟狂風爭鳴。狂風緊緊抱起一層層巨浪,惡恨恨

地將它們甩到船舷上,把這些大塊的翡翠摔成塵霧和碎末。

在碎裂的海浪之中,在狂風的颶風之中,在乘風破浪的船頭,一個高傲的、紅色的暴風雨的身影,正矗立在船首像的位置上,她正迎著風浪在大笑,她笑那些烏雲,在笑那些暴風,也在笑那震怒的雷霆!

那是一個猶如火焰和暴風雨一樣的少女,她的臉龐和聖少女梅登一樣精緻美麗,劍眉之下是英氣勃勃的明亮雙眸,那祖母綠寶石一般的瞳孔和耀眼的金色長髮形成一種完美的搭配。

不同於還沒有明顯曲線的聖少女梅登,她有著傲人的胸脯,並不吝於展示它們的風姿。她身穿著一件醒目的紅色舞衣,薔薇花瓣一般的衣裙前擺是一片透明,透過那半透明的衣裙前擺甚至可以看到她那曲線傲人的雙腿以及那隱約的蕾絲內衣。

狂風吼叫……雷聲轟響……

狂風吹得她的舞裙獵獵作響,閃電和雷霆插著她的發梢一掠而過,然而她卻高傲的仰起頭,不屑的俯視著。

風雨不能動搖她的站姿挺,雷霆不能驚擾她的表情,她就像是暴風雨的國王一樣,傲然的在這片怒吼的大海上歌唱!

「汝之精魂,在吾之下;吾之命運,寄汝劍上。」

少女的歌聲高亢而激揚,以巨龍的獨特嗓音將女高音直接飆升到了人類女性望塵莫及的層次。

她的歌聲在整個劇院回蕩,沒有音樂伴著,也不需要音樂伴奏,雷霆的轟鳴,大海的咆哮,就是她的歌聲最好的伴奏。

風在吼,人在笑,大海在咆哮。

在她那高亢而激揚的歌聲中,聽眾們彷彿看到了一堆堆烏雲,象青色的火焰,在無底的大海上燃燒。

……

餘音繞梁,三日不絕。

這確實是一場精彩的無法形容的演唱,不知不覺中,所有的觀眾都被少女那強悍高亢的歌聲所征服,隨著她那不斷攀升的高亢之音經歷起一場場暴風雨的洗禮!

一曲終了,全場寂靜。

就像大船終於駛過了暴風雨,平安抵達了港口一般。觀眾們在歌聲中不斷跌宕起伏的心靈頓時放鬆下來,猛然癱倒在座椅上。這時,很多人才暮然發現,原來不知不覺中,他們已經大汗淋漓,甚至濕透了內衣襯衫……

「真是一首很有力量的歌聲啊!」

心智堅定的安塔*銀盾大公自然不會像普通的觀眾那樣投入和失態,不過就算如此,那高亢而激揚的歌聲也給他帶來很大的觸動和震動。

「是呀,讓我想起了當年在戰場中馳騁的歲月!」

演唱結束,讓伊爾坦大公一直緊繃的精神也不禁長長的鬆了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