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無盡破碎 >第一百二十四章 回城

第一百二十四章 回城 (1/2)

小說名稱《無盡破碎》 作者:隱仙者  更新時間:2015-11-29 11:16  字數:3785

獨孤鳳決定返回博德之門一趟,不過在這種圍剿費林魔葵和北地獸人、地精等等野外怪物大軍的緊要關頭,她並不准備將博德之門的大軍也帶回去。※%,畢竟,博德之門現在遇到的是瘟疫而非敵人的大軍入侵,將博德之門的軍隊帶回去並沒有多少作用,反而有可能讓這些士兵也染上瘟疫。

所以獨孤鳳只決定自己一人回去,只是將大軍交給安妮騎士掌控,不過,在此之前,也要通知一下銀月城和深水城的盟友。

「博德之門也發生了瘟疫?」

聽到博德之門發生瘟疫的消息,艾拉斯卓女士不禁露出驚訝的表情。

「也?莫非其他地方也有瘟疫發生了?」

雖然是這樣問了,但是獨孤鳳實際上並不覺得奇怪,在這個生產力先進又落後的時代,有太多的可能能夠製造瘟疫了,不論是邪惡法師的實驗,瘟疫教會的撒播,死靈法師的陰謀,惡魔魔鬼的入侵,還是其他各種勢力的陰謀詭計,甚至諸神教會本身,都有可能製造一場瘟疫天才出來。

畢竟,瘟疫,天災,以及通往深淵地獄的傳送門,是滅國的三神技,也是無數陰謀家製造陰謀的首選。所以幾乎無時無刻,費倫世界上都在發生著大大小小的災難和瘟疫。

「是的,我也是剛剛收到消息,絕冬城也出現了一種莫名的瘟疫!」

艾拉斯卓女士有些煩惱的皺著眉頭說道:「目前還沒有查清楚這種瘟疫的源頭,不過已經可以肯定,這不是一種自然產生的瘟疫,而是人為的因素……」

絕冬城是位於深水城北方的一座美麗城市,它和深水城一樣,都是北地最為著名的港口城市。這是一座文明又不傲慢,擁擠但不貪婪,迷人卻不離奇的城市。它以工匠和藝術而聞名於世,這裡的大師級工匠的作品使這個城市成為整個國度中最為著名的工藝之城,五彩繽紛的玻璃燈,精準的水鍾以及高雅的珠寶,是這個城市的特產。

絕冬城的花園也同樣有名,它有著花園與工藝之城的美名。那由無冬河那超自然的溫水澆灌的灌溉系統,使得這個城市一年四季都處於溫暖而美麗的恆溫狀態,即使是北地最嚴酷的寒冬時節,這裡的市場上充滿了夏季的水果,所以這個城市才有著無冬之城的美稱。

這座城市是北地最為美麗的城市之一,與銀月城一樣,都是北地的明珠。同時,它也是銀月聯邦和深水城的重要盟友之一,雙方一同對抗著北方的路斯坎以及世界之脊上的獸人帝國。

所以,絕冬城的瘟疫一出現,就受到了艾拉斯卓女士以及其他七姐妹的關注。

「……而且,絕冬城出現的瘟疫是一種前從來沒有見過的新型疾病,不論是神術和魔法都幾乎沒有多少作用……」

艾拉斯卓女士繼續說著,不過很快就放鬆了煩惱的神色,恢復了她以往的樂觀神色,說道:「不過,絕冬城的晨曦之主教會已經向迷斯卓諾求援了,迷斯卓諾的晨曦之主教會已經決定將聖物黎明之石運往絕冬城!」

「黎明之石?」

「是的,就是晨曦之主的聖物黎明之石。它是晨曦之主專門針對瘟疫和疾病而創造的一件神器,只要舉行一個神聖的儀式,就能祛除一切的瘟疫和疾病!」

艾拉斯卓女士笑著解釋道:「雖然每一種新出現的疾病和瘟疫都需要時間來破解,但是晨曦之主創造的這件神器並不需要這種麻煩的過程……」

正所謂有法必有破,這個世界的邪惡勢力可以用魔法、神力創造種種前所未有的疾病和瘟疫來滅絕神靈,作為正義和善良一方的勢力自然也有著自己的應對辦法。

晨曦之主洛山達是所有善良陣營神祇中最為積極和進取,祂的性格正如初升的朝陽一般,充滿著勃勃生機和昂揚向上的樂觀精神,因此他一向積極插手到國度內的許多事件之中。比如當年拜龍教會的創始人薩馬斯特在大陸上肆虐,主要針對的是魔法女神教會,明明跟晨曦之主沒有多大關係,但是祂卻因為凡間教會的犧牲和召喚而主動降下分身,雖然成功的摧毀了薩馬斯特,但是祂降臨的化身也被薩馬斯特重創,留下了一個巨大的污點,甚至還沒許多人當做神祇不過如此的證據而傳頌良久。

而黎明之石的創造也同樣如此,因為魔法和神術的廣泛存在,所以費倫世界有瘟疫和疾病女神,卻沒有醫療和治療之神。而神職和領域主要是太陽和光明領域的晨曦之主,卻秉承著其一貫的同情心和樂觀精神,專門創造了這一件針對瘟疫和疾病的神器黎明之石——也因此收穫了瘟疫和疾病女神塔洛娜的敵視。

「可惜,博德之門的瘟疫出現在這個時候!」

說完黎明之石,艾拉斯卓女士又有些遺憾的說道:「迷斯卓諾的黎明之石已經被人護送著前往絕冬城了。不然,就可以向迷斯卓諾求援,將黎明之石直接運送往博德之門了。」

「無需如此,就算沒有黎明之石,這場瘟疫也不是不能解決的……」

獨孤鳳並不在意黎明之石問題,只是胸有成熟的說道:「博德之門的瘟疫還處於最初階段,只要儘快找到那群暗中撒播瘟疫的人,將他們全部斬殺,瘟疫自然就成了無根之水……」

……

博得之門,與上次獨孤鳳回到博德之門時見到的熱鬧情景不同。因為瘟疫的出現,使得這個曾經喧囂熱鬧無比的貿易城市忽然變得前所未有的冷清起來。來往博德之門的商人都不敢久留,在迅速的拋售完商品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