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無盡破碎 >第一百一十二章 擊殺

第一百一十二章 擊殺 (1/2)

小說名稱《無盡破碎》 作者:隱仙者  更新時間:2015-11-13 00:58  字數:3561

歲月逆轉,時光倒流。︽,

一陣朦朧恍惚,彷彿半夢半醒之間,獨孤鳳暮然發現自己又回歸到了她剛剛闖進這片銀色虛空的時間節點。

眼前的萎縮者撐開紫黑色的死靈光環,正全力的消化著被它俘虜的靈魂,來自靈魂的扭曲和憎恨之力,一點一滴的補充著這頭神孽的力量。

「有趣!」

獨孤鳳看了一眼這片銀色虛空,不禁輕笑一聲,沒有急著出手。

費阿尼的本質是一種超越了四維時空的生物,其操縱時空的能力確實頗有獨到之處。這種扭曲時光的力量並不僅僅是時間倒流,而是先扭曲封閉一定範圍的是時空場,再如剪輯電影一般,將時間線上一個靠前的節點與靠後的節點重疊,製造一個不斷回檔讀檔時間囚籠。讓被困在時間場中的生物永遠的成為時間的囚徒。

並且這種時間場中時間的流逝是真實不虛的時間流逝,藉助這種隱蔽的回檔和時間流逝,費阿尼可以輕鬆的竊取被困在時間囚籠中生物的本質力量,讓被困在其中的生物越來越弱,最終衰弱衰老而死。

獨孤鳳看了一眼對面的神孽萎縮者,確實發現它身上的氣息比自己第一次看到時已經弱了不少,很顯然,剛剛被她擊殺一次的神孽萎縮者,很有一部分力量被費阿尼偷走了。

「時間囚籠,確實是一種很有趣的能力。不過,也僅僅只是一種欺負弱者的能力罷了!」

獨孤鳳輕輕一笑,看著這片銀色虛空的某處,淡淡的說了一句。

時間囚籠這種能力確實強大,可謂兵不血刃的就能解決對手的極好技能。只是這種能力對付沒有打破常識,時空觀和力量還沒有突破四維時空的普通職業者才有極大優勢。而對他們已經接近或者取得不朽,初步感覺到時空本質性質的強者來說,時間囚籠也僅僅只是一個比較精巧另類的囚籠罷了!

就像神祇免疫時間停止的技能一樣,感知能夠看到過去未來的神祇也同樣能夠輕易的打破這種時間囚籠。

說到底,這個時間囚籠只是一片被扭曲的時空場,而強大的能量和質量本身就能扭曲時空。所以破除這個時間囚籠最簡單的方法就是直接以強大的能量轟擊時間扭曲的節點,這種精巧編織的時間囚籠的節點並不堅固,在遭受到強大質量或能量轟擊的時候,就會順著時空的延展性直接恢復原狀。

當然,這種破解方法僅僅對於能夠感知到時間流逝時光沖刷的神祇或強者而言十分簡單,對於大部分不能感知時空場分布的普通職業者而言,這種時間囚籠簡直就是一種無解的難題,因為他們根本找不到這種時間重置節點的存在,空有強大的能量或力量也無處宣洩,只能在一次次的時間倒帶中被偷竊完所有的力量和時間,最終衰弱衰老而死。

不過,事世並無絕對。就算不能感知到時間場的分布,無法感應時間的流逝和順序方向,只要你有足夠強大的能量,也能直接用暴力掙脫或撐爆這個時間囚籠,畢竟,時空只是物質的屬性,足夠強大的物質或能量如果能超過費阿尼控制的極限的話,直接掙破時間囚籠也是很簡單的事情。

「不過,就算不使用超限手段,也未必不能破解時間囚籠啊!」

獨孤鳳冷笑一聲,身體忽然虛化,與銀白色的劍光融為一體,以斬斷一切、滅絕一切的決絕意志,劃破銀色虛空,斬向了一片空白的某處。

銀白色的劍光劃破虛空,所到之處,銀色的維管紛紛斷裂,一道道漆黑的裂隙油然而生,看上去,無垠的虛空都被斬出了一道道凄慘的傷疤一般。

銀白劍光勢如破竹的斬破虛空,原本空無一物的虛空某處忽然如水波一般盪起一片漣漪,顯出一個形象不定,燃燒著綠寶石一樣的眼睛從的幽影。

幽影若隱若現,在現身的同時,一道無形的立場擴展出去。

剎那間,灰白降臨,銀色褪去,幽影所在的區域彷彿踏入了另一片時空一般,一片安靜與寂靜。

時間停止!

作為擁有時間與空間屬性的神孽,費阿尼能夠如呼吸一般自然的施展出時間停止這個難度極高的變化系法術!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在這片灰白凝固的區域中,銀白色的長劍並沒有褪去顏色,它反而變得前所有未有的璀璨和閃耀。

咔嚓咔嚓咔嚓!

彷彿冰層炸裂,又像銀瓶炸破,虛幻的時空破碎聲響起,灰白凝固的時空世界猶如不堪重負的容器一般,最終轟然破碎!

灰白空間破碎,時間停止被打破。

銀白色的劍光斬破一切束縛,直接狠狠的斬入到了費阿尼的幽影之中。

「啊啊……」

帶著斬斷一切、滅絕一切決絕意志的殺戮劍光,直接狠狠的從費阿尼身上撕裂下一大片幽影,近乎死亡的威脅,讓費阿尼來不及反擊,瞬間發動時間囚籠,再度將時光逆轉回獨孤鳳剛剛抵達這個半位面囚籠的時刻。

然而,費阿尼剛剛逆轉了時間,還沒來得及施展其他手段,就將剛剛回歸原點的獨孤鳳身形虛化,又是一抹決絕的銀色劍光斬來!

這一次,學乖了的費阿尼再也不敢直接施展時間停止,而是化為一團介於光明與陰影之間的明滅幽影,彷彿是時光的旅行者一般,遊走在變幻不定的時空之中,巧妙的躲避著銀色劍光的斬擊。

然而,出乎費阿尼預料的是,那一道銀白色的劍光上忽然泛起了粼粼波光,波光閃閃,猶如長河涌動,很輕易的就跨越了費阿尼那通過時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