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無盡破碎 >第八十二章 北風

第八十二章 北風 (1/2)

小說名稱《無盡破碎》 作者:隱仙者  更新時間:2015-10-31 05:45  字數:3601

「她的實力很強大,絕不僅僅只是剛剛進入傳奇境界的年輕人!」薩扎斯坦看了一眼年輕人,又平靜的說道:「而且如果我沒有看過的話,她的職業應該是整個國度中都很少見的劍法師,她的力量已經在劍與法術之間取得了一種完美的平衡,這種平衡,我在那些雅靈身上都從來沒有見到過。⊥,」

「劍法師?妖精荒野中的那些雅靈們所擁有的獨特力量?」

那位披著斗篷的年輕人不禁露出了驚訝的表情:「許多人都傳說,這位年輕的傳奇強者是一位強大的九劍宗師。」

「傳說與現實總是有著巨大的差距!」

薩扎斯坦不怎麼在意的說道:「雅靈們的力量頗有獨到之處,劍與法術融合的力量並不亞於九劍宗師,甚至在某些方面更勝一籌!雖然與我們的計劃有些差異,但這並不是不可以調整!」

「真是難以置信,人類中竟然能夠出現比雅靈們還要精通劍與魔法力量的強者。我記得雅靈之中好像也還沒有傳奇劍法師出現吧!」

那位披著斗篷的年輕人仍然還在驚訝於殺戮公主的成就:「主物質位面的天才都是這麼的驚人嗎?」

「國度之中從來都不缺乏天才!」

對於披著斗篷的年輕人的驚訝,薩扎斯坦有點不以為然,作為主物質世界土生土長的強者,他已經見識過了太多驚才絕艷的年輕強者了,昔日的法師之神阿祖師,魔法女神的第一選民伊爾明斯特,龍巫教會的創始人薩馬斯特,還有不足三十歲就一舉封神的新大陸戰神等等等等,整個費倫大陸上耀眼的強者如星辰一般繁多。雖然平均到每一個時代並不算多,但是從歷史的角度看去,這不過是正常的歷史進程。

「呵呵,主物質世界的強盛確實出乎我的預料,也許太長時間生活在陰影界,讓我們的眼界變得有些狹窄了……」

披著斗篷的年輕人微微嘆了口氣,然後又意有所指的說道:「也許,是時候為我們陰魂城的年輕人加加擔子了!」

「我想,這對於陰魂城來說並不是困擾!」

薩扎斯坦微笑著說道:「您能夠來到這裡,不正是因為您已經看到了陰魂城所需要的東西了嗎?」

「是啊,盟友。陰魂城並不能以一己之力對抗所有周邊的王國和城邦,這不現實,也沒有必要!」

披著斗篷的年輕人的臉上也露出了一個淺淺的微笑:「不過,薩扎斯坦先生,陰魂城需要盟友,卻也未必一定要選擇您啊!您最近的處境,可是不怎麼好呢!也許,我們應該選擇勞澤瑞爾先生,或者其他的幾位首席……」

「不,正是因為我的處境不好,所以我才是你們最適合的選擇!」薩扎斯坦先生也是從容的微笑道:「勞澤瑞爾先生或者其他的首席能夠給予你們的未必有我多。而且,我相信,在完成這件事情的過程中,你們也會有其他的收穫!」

披著斗篷的年輕人沒有否認薩扎斯坦先生的說辭,他只是微微頜首表示認可之後,又說道:「確實如此。那麼,薩扎斯坦先生,您的前一個計劃已經失敗了。因為你造成的損失,其他的首席都在指著您的失誤。所以,您又怎麼保證這個計劃一定會實現呢!」

「我並不能保證!」

薩扎斯坦誠實的說道:「就算是諸神也並不能保證將一切事情控制在他們的意願之中。但是我會儘力做到我所能夠做到的最好,死月法珠如此,拉沃克閣下的協助如此,王子殿下您的幫助如此,那位殺戮公主也是如此……」

「那位殺戮公主?」

披著斗篷的年輕人不禁微微訝然,不禁說道:「雖然她的實力得到了您的認可,但是作為善良陣營的一員新星,她未必會願意介入到您的事情中來吧!」

「不,萬事萬物都不能只看表面!」

薩扎斯坦從容一笑道:「我上,一次去拉沃克閣下那裡,除了借到了死月法柱這件神器之外,也知道了一些有趣的信息。某些時候,我們都被一些事情的表面給迷惑了,有時候,殺戮邪惡並不代表著傾向於正義,甚至有可能是代表著更為深沉的殺戮……你想一想,現在這個時間點中,博德之門出現一位殺戮公主所代表的意義……」

「你是說……」

皮斗篷的年輕人想到國度內某個著名的預言,頓時隱約明白了什麼。

……

時光飛逝,流年偷換。

凜冬之月,龍矛城堡。

北風呼嘯,雪花洋洋洒洒的飄了下來,在寂靜的深夜中,悄無聲息的將整個大地都鋪上一層厚厚的白色。

城堡高處,一個溫馨而舒適的卧室。牆壁和天花板上貼著漂亮的樹葉和花瓣,壁爐之中正生著旺盛的火焰,珍貴的松香木燃燒後的清香,像美麗的精靈彈奏的卡儂琴餘音一般,繚繞著整個房間。

彷彿是聽到了窗外簌簌落地的飄雪,獨孤鳳悄然醒來,從溫暖的被窩中坐起身體,任由柔軟舒適的天鵝絨被子從身上滑落,露出了精緻優雅的彷彿是一具完美無缺的雕塑的嬌軀。

夜半無人,整個龍矛城堡都寂靜無聲,只有窗外簌簌下落的鵝毛大雪,像是蝴蝶一般撲向窗戶,在透明的玻璃上撞了一下後,又翩翩飛向另一邊。

獨孤鳳走下床榻,赤足踏在柔軟的地毯之上,走到巨大的落地窗前,拉開大大的窗帘,頓時只見天地茫茫,白雪皚皚,空中飛舞的,是無數鵝毛般大小的雪片。它們像蘆花、像柳絮、又像飛散的蒲公英,密密麻麻的從空中飄落,一片片打在透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