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無盡破碎 >第七十九章 傳奇

第七十九章 傳奇 (1/2)

小說名稱《無盡破碎》 作者:隱仙者  更新時間:2015-10-29 13:33  字數:3548

或許因為獨孤鳳和銀龍女士的坦誠談判,讓她們在紅袍法師們的基地中停留的時間稍稍久了一些。£∝,就在眾人搜刮完紅袍法師的遺物,找到最後一個元素祭壇的時候。一道銀色的傳送門忽然從空中靜悄悄的劃開。

一個穿著華麗的魔法長袍,看起來骨瘦如柴,皮膚蒼白的人類老年法師從傳送門中走出來,他有著深黯的雙眼,稀疏的黑色髭鬚,雙手已經枯萎,但是卻看起來精力充沛,一對閃光的黑眼睛中時刻閃爍著犀利的目光。

「薩扎斯坦!」

看到老年法師出現,銀龍頓時如臨大敵。作為一頭已經步入上古龍階段的傳奇銀龍,整個費倫大陸只有很少的人物和強者能夠讓她感到棘手和忌憚,而眼前新出現的老年法師就是恰恰是其中之一。

薩扎斯坦,費倫大陸上最強大的邪惡法師之一,賽爾紅袍法師死靈學派首席,賽爾最為有影響力的紅袍法師,托雷的統治者。作為一名活了200多年的巫妖,薩扎斯坦的強大毋庸置疑,他在邪惡陣營的地位,就像伊爾明斯特在善良陣營的地位一樣,都是國度內最強大最有影響力的法師之一。

「超過30級的傳奇強者?」

獨孤鳳的目光中也閃過一絲訝然,隱藏著神性感知的真實視野之中,使得她清晰無誤的看清楚了對方的職業等級:死靈師10級/紅袍法師17級/大*法師2級/7級傳奇職業。

這是獨孤鳳第一次遇到這個世界綜合實力超過30級的傳奇強者,一般來說,一個職業者超過20級的凡人職業,走完他的典範之路後,就將跨入傳奇境界,接觸到自己的傳奇天命。而在三十級時,完成自己的傳奇天命,就將真正獲得不朽。

但是實際上,費倫世界超越30級的強者很多,但是真正達到知天命境界、自動獲得不朽的強者卻是鳳毛麟角。

真正的原因很簡單,因為獲得不朽的並非是超越30級職業者的實力,而是將自身的傳奇職業走到盡頭,完成不朽之路上的種種考驗,最終知行合一,將自身的信念、力量、靈魂、道路合二為一,再完成最終的天命試煉,才能觸摸到自己的天命,獲得不朽的生命。

而大多數的傳奇強者,其實並沒有將自己的傳奇職業走完,更沒有完成屬於傳奇強者的天命試煉,所以雖然在傳奇職業的基礎上不斷修鍊累積,實力也在不斷的增加增強,但是生命本質並沒有獲得升華,沒有觸摸到天命,自然也就沒有獲得不朽。

就比如以眼前是薩扎斯坦而論,他全部實力已經超越了30級強者的範疇,但是他的傳奇職業「大*法師」的等級只有2級,距離真正的大*法師10級還十分遙遠,根本無法像滿級的傳奇大*法師一樣,獲得最終的升華,成就靈魂與法術融合為一體的生命升華。

所以,純粹以戰鬥力而論,眼前的紅袍法師薩扎斯坦還要超過太古黃銅龍艾爾丹瑟,但是以接近不朽的層次來看,薩扎斯坦遠遠不如艾爾丹瑟。

……

銀龍女士、維利亞*羅蘭看到薩扎斯坦出現的一瞬間感到警惕和戒備,而從傳送門中走出來的薩扎斯坦也同樣神色凝重。

任誰剛剛走出傳送門,一眼就看到三個傳奇強者的存在,都免不了立刻神色凝重,懷疑自己是否被人針對性的埋伏圍攻。

幸好雙方都是十分理智而成熟的人,不會真的一見面就互相表露敵意,狂扔技能。這場戰鬥才沒有立刻爆發。

薩扎斯坦謹慎的施展了一下預言術,當沒有發現任何被人針對性的陷阱圍攻埋伏的時候,才略略放下心來。

而銀龍女士和維利亞*羅蘭也同樣第一時間做好了戰鬥的準備,面對一個超越三十級的傳奇強者,任何強者都不敢掉以輕心。

「銀色黎明伊利亞拉薩閣下,博德之門的殺戮公主艾莉塔閣下!還有剛剛從深淵斷域城歸來的維利亞*羅蘭閣下!」

薩扎斯坦掃視了一遍獨孤鳳等人,博聞強識、情報豐富的強大*法師立刻認出了眼前幾位傳奇強者的身份,並以一種彬彬有禮卻不拘言笑的態度說道:「我想我們之前以前並沒有直接的衝突。」

「以前沒有,以後未必會沒有!」

獨孤鳳微微一笑,正面迎向了這位國度內最為強大的傳奇法師之一,說道:「如今整個至高荒原已經都是我的領地,作為一位領主,我想我有權利清除那些不受歡迎的人物或勢力。」

「當然,這是您的天然權利!」

微微出乎眾人的預料,薩扎斯坦並沒有因為他的部下的覆滅而變得易怒和暴躁,他微微掃了一眼下方的廢墟,以一種彬彬有禮的語氣說道:「如果是我的部下冒犯了您,那麼您確實有權利給予他們懲罰!」

銀龍女士對於薩扎斯坦的態度並不感到意外,這位聲名狼藉的紅袍首席,一向以睿智、冷酷、長壽而著稱。那些見過他的人,通常都會評價他是一位冷靜,知識淵博,甚至是友善的巫師。他常常表現出彬彬有禮但不苟言笑的態度,但是傲慢或是蓄意的挑釁會讓他立即變得冷酷、暴躁而又有節制。同時,他會對機智地反駁或者挫敗他的人物心存敬意——前提是這些人能禮待他。

「不過,身為一個領導者,我有必要展示一下對部下的庇護和保護!」

所謂先禮後兵,在彬彬有禮的問候之後,薩扎斯坦的言辭逐漸尖銳起來。

「庇護和保護?」

獨孤鳳聽得不禁一笑,道:「如果說這句話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