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無盡破碎 >第六十九章 戰鬥

第六十九章 戰鬥 (1/2)

小說名稱《無盡破碎》 作者:隱仙者  更新時間:2015-10-24 13:41  字數:3541

「我不相信你們!」

獸人薩滿固執的像一個石頭,她固執的認為匕首灘不可能抓的住紅袍法師,固執的認為冒險者們在欺騙她。…≦,

然而,獸人薩滿雖然表面上頑固不化,但是實際上邪鬼獸卻通過讀心能力知道了她內心深處的不安和焦躁。

這群獸人來自伊爾法朗山脈地下的一個半獸人部落,他們確實是被紅袍法師僱傭的。他們在紅袍法師的安排下,潛入龍巢偷走了一枚龍蛋。然後按照紅袍法師的吩咐,小心翼翼的躲藏在這個廢棄的莊園里,等待著紅袍法師來和他們交接任務。

因為紅袍法師曾經給他們留下的強大印象,他們拒絕相信紅袍法師已經死了的消息。不過蜥蜴沼澤並不是適合獸人和半獸人們棲息的地方,這裡潮濕而陰冷的氣候,以及無處不在的蚊蠅毒蟲,也都在同樣威脅著這群半獸人的健康。

作為這群獸人和半獸人的母親和首領,獸人薩滿已經越來越焦躁和不安,受限於魔法的契約,它們不得不在這裡等待紅袍法師的到來,而丟失龍蛋的巨龍又一直在憤怒的尋找著它們,一旦時間拖得夠久,他們被巨龍和他麾下的蜥蜴人找到,那簡直就是一場災難。

通過連聲的質問,以及讀心術,邪鬼獸得到了她想要的信息,這群獸人再也沒有利用價值了。

因此邪鬼獸故意裝作十分憤怒的模樣,舉起兵器靠近了獸人薩滿,看起來就像是因為被拒絕而惱羞成怒一樣。

「吼!」

看著邪鬼獸偽裝的女戰士露出敵意,那些看起來懶洋洋的獸人立刻撕下偽裝,怒吼著粗暴的撲向邪鬼獸戰士。

談判破裂,邪鬼獸偽裝的女戰士驚呼一聲,艱難的躲閃著獸人的圍攻。

「啊,快救人!」

史姬也是驚呼一聲,身形一沉,潛入到陰影之中,帶起一陣朦朧的影子向著獸人戰士們衝去。

獸人和半獸人們看起來粗魯野蠻,沒有腦子一樣,但是實際上他們和鱷魚一樣狡詐,早在戰鬥發生之前,他們中就有六個半獸人帶著他們的寵物鱷魚埋伏在冒險者和邪鬼獸戰士之間的泥潭中,阻斷了救援的道路。

呼!呼!

武器破空,呼嘯而來。雖然朦朧的陰影讓獸人戰士們看不清楚史姬的具體位置,但是戰鬥經驗豐富的他們直接揮舞著大棒,配合默契的籠罩了大片空間。

獸人天生的力量使得他們不亞於人類的精銳戰士,猙獰的碎骨錘破空橫砸,直接攔在了史姬的必經之路上。

「狡詐斗篷!」

救人如救火,史姬毫不猶豫的發動了自己為數不多的職業技能。剎那間,環繞著她的陰影一陣波動,彷彿流水一般將她包裹起來,直接遁入了沼澤中無處不在的陰影之中,再也看不到半分身影。

獸人戰士極度警覺,在史姬身影消失的瞬間,他們就立刻互相靠攏,並警惕的站立三角狀態,張大耳朵,瞪大眼睛,全神貫注的警惕著周圍,準備迎接著暗黑中隨時可能出現的致命一擊。

然而,這個獸人戰士極為警惕的等待了片刻,卻什麼也沒有發生。而就在此時,一聲慘叫夾雜著怒吼的聲音,從那邊圍攻邪鬼獸戰士的獸人中傳來。

只見史姬忽然從陰影中躍出,漆黑的匕首毫不猶豫的從一個半獸人背後刺入,接著一卷一絞,直接在半獸人後腰上捅出一個二十公分的大洞。

「吼!」

受到嚴重創傷的半獸人卻是怒吼一聲,彷彿受傷的棕熊一般,一把用爪子捂著受傷的大洞,一邊揮舞著大棒向史姬砸來!

史姬沒有料到這個半獸人的生命力是如此頑強,在受到重創的同時還能反擊,頓時連忙後撤,準備躲避半獸人的攻擊,然而她的腳步剛剛邁出,卻忽然受到一股混合著精神衝擊的咆哮攻擊,一股帶著強烈恐懼意味的力量席捲著她的心靈,試圖讓她陷入到恐懼和混亂之中。

長期以來的冥想和訓練,九劍流派武者職業帶來的強大豁免抗性在這一刻起到了關鍵作用,獸人薩滿釋放的類似恐懼術的法術被她成功豁免,因此她毫不停留的後撤躲閃,避開了半獸人戰士的反戈一擊。

然而半獸人戰士也是反應極快,不等史姬再度遁入陰影之中,又一個半獸人戰士撲了上來……

「真是……」

戰鬥雖然是發生在兔起鷹落之間,但是獨孤鳳看的也不禁微微搖頭,史姬的基本功和職業技能雖然訓練的不錯,但是到底是沒有多少戰鬥經驗,犯了好多新手常見的毛病,比如現在一緊張,幾乎就將她所會的所有技能甩了出去,也不管是不是真的時機合適,是不是真的起到了作用。

「算了,還是結束這場戰鬥吧!」

看著撲上來的六名獸人戰士,獨孤鳳不禁微微搖頭,她本來還想看著邪鬼獸在獸人戰士的圍攻下自己暴露身份呢,沒想到史姬既然救人心切的自己沖了出去。

「火球術!」

獨孤鳳屈指連彈,眨眼間彈出五顆橘紅色的火球。

「轟!」「轟!」「轟!」

一連串巨響,連綿的火球術炸開,不亞於榴彈重炮一樣的爆炸火焰和氣浪直接衝過來的六名獸人戰士吞沒。

五枚火球落點精準,恰到好處的交錯起爆,連綿的爆炸火焰和氣浪疊加在一起,頓時將整個火球術的威力數以十倍的提高。

毫無懸念的,被五火球吞沒的獸人戰士直接被汽化了大半的軀體,甚至剩餘的小半軀殼也如焦炭一般,根本看不出半分原來的模樣。

這一下子,原本漫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