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無盡破碎 >第六十八章 交涉

第六十八章 交涉 (1/1)

小說名稱《無盡破碎》 作者:隱仙者  更新時間:2015-10-22 06:06  字數:2579

「先別著急,注意偵查!」

獨孤鳳安撫住有些緊張的史姬,同時提醒她冒險中的一些細節。

「恩!」

史姬點點頭,儘力平復了一下心中的緊張情緒,開始像一個盜賊一樣全力的偵查著周圍的環境。雖然史姬的感知不高,沒有高感知帶來的近乎作弊一樣的強大直覺,但是她極高的敏捷屬性還是彌補了她在預警上的不足,超高的動態視覺和神經反射能力,讓她能夠注意到這個莊園廢墟中的任何一處細微的動靜。

莊園的周圍是一片被厚泥和腐葉覆蓋的沼澤,幾棵纏老藤蔓的古樹圍繞著莊園廢墟。沼澤中央,有著一個小小的被綠藻覆蓋著的池塘,緩緩流動的溪水腐蝕著城堡的地基,還在廢墟匯成一個小池。

史姬認真觀察一番後,發現有三條鱷魚藏在廢墟外的泥潭中,它們就像腐爛的木頭一樣無聲無息。在它們身後稍遠一些地方,有四個半獸人也藏在一片樹葉和藤蔓的偽裝覆蓋之下。除此之外,在廢墟牆壁內側,也有兩個獸人正通過牆壁上的小孔窺視著外面。

「外面有四個暗哨,裡面有兩個!」

再三觀察聆聽後,史姬一邊打著手勢,一邊悄悄的說起自己偵查到的結果:「從廢墟中傳出的聲響來看,裡面可能還有四五個獸人或半獸人!」

「做的不錯!」

獨孤鳳點點頭,然後笑眯眯的拍了拍史姬的肩膀道:「他們就全交給你清理了!」

「啊?」

史姬不禁驚訝一聲,又看了一眼維利亞*羅蘭和銀龍女士,見兩人也一副理應如此的模樣,頓時就露出了苦臉,她雖然經歷過不少訓練,也殺過一些地精、豺狼人練過手,但是這種獨自突襲一群獸人的營地的事情,還從來沒有做過呢!

「等一下,我覺得我們不一定要戰鬥!」

就在這時,邪鬼獸偽裝的女戰士忽然站出來,建議道:「沼澤地區並不是獸人的地盤,他們不會無緣無故的出現在這裡,也許我們應該先和他們談談,探尋一下他們的目的……」

「你覺得呢?」

對於邪鬼獸的提議,獨孤鳳不置可否,只是將一切選擇交給史姬。

「恩,我覺得!」

史姬已經習慣了在關鍵姐姐將關鍵時刻的問題交給自己選擇的情況了,因此微微想了一下後,還是說道:「我覺得還是先和它們交流一下吧!「

聽到史姬的答案,維利亞*羅蘭輕笑一聲,銀龍女士目露欣賞,而獨孤鳳卻是不置可否。

「既然是我提議的,那就由我去和這些獸人交流吧!」

邪鬼獸偽裝的女戰士主動站出來,承擔了和獸人戰士交流的責任。

獨孤鳳等人自然沒有意義,因此邪鬼獸戰士就主動上前,走向了廢墟。

「吼吼!」

邪鬼獸戰士沒有掩飾的很快就驚動了警戒的獸人,它們一個個跳出來,充滿戒備的望著邪鬼獸戰士,不過卻難得的沒有直接撲上來戰鬥。

火光搖曳,一個又一個獸人從廢墟中走出來,這是一個由十幾個獸人、八個矮人混血半獸人,以及一個年老的獸人薩滿組成的小型部落,這些獸人身上都披著一層摸了泥土的偽裝網,他們身上大多數都有著可怕的畸形,就算有著黑泥的偽裝,也讓他們顯得十分醜陋和猙獰。

「外來者,這裡是血顱部落的領地,請說明你們的來意!」

年老的獸人薩滿以不太流利的通用語向邪鬼獸戰士說道:「這裡不歡迎陌生者,如果你們不是想要戰鬥的話,那請立刻離開。」

「我們是受雇於匕首灘的冒險者,要在這片沼澤中尋找一頭襲擊了克羅姆之握要塞的黑龍!」

邪鬼獸戰士微微攤開雙手,示意自己沒有敵意,並詢問道:「也許,你們可以向我們提供一些信息!這是一頭常駐在蜥蜴沼澤的黑龍,他有著一個很響亮的稱號『吞日者』,也許你們會聽說過!」

「黑龍!」

聽到黑龍名號,年老的獸人薩滿的瞳孔微微收縮,而它那些原本看起來像鱷魚一樣粗暴而猙獰的獸人下屬更是微微騷動了一下,略略不安的看了幾眼天空。

「黑龍?是的,這裡是有一頭黑龍的巢穴!」

年老的獸人薩滿沉默一下,忽然又笑了出來,只是它的笑容在人類看來是格外的猙獰:「如果你們確實是要尋找黑龍巢穴的話,我確實可以告訴你們!嘿嘿,也許你們可以試著去屠龍!」

「如果有必要的話,我們會那樣做的!」

邪鬼獸戰士微微提高了一點聲調,她知道和這些粗魯的獸人打交道,你必須表現的足夠強勢,不然他們就會將你的謙遜視為軟弱,因此她嚴厲的質問道:「還有,我記得這裡是匕首灘的領地,可不知道它什麼時候成了獸人的地盤?」

「我們獸人踏足的地方就是我們的領地!」

年老的獸人薩滿並不為邪鬼獸戰士的氣勢所恫嚇,她也針鋒相對的回應道:「而且,你們人類早已經放棄了這個地方,所以,這裡現在是我和我的孩子們的。」

雙方氣勢洶洶,針鋒相對,看起來下一刻就要打起來一樣,這讓後面的史姬不禁握緊了手中的短劍和匕首,時刻準備著衝出去戰鬥。反倒是獨孤鳳、銀龍女士一派輕鬆的模樣,絲毫沒有緊張的表情。

然後,出乎史姬的預料,雙方氣勢洶洶的對視了一陣後,卻最終沒有打起來,邪鬼獸戰士沉默了一下,然後又皺著眉頭質問道:「我記得你們獸人活動的區域不在這裡,沼澤又不是你們能長期生存的地方。你們為何會來到這裡?」

「我們來這裡的理由不能告訴你!」年老的獸人薩滿乾脆的說道。

「但是我必須知道,就在不久前,匕首灘北邊的一個領地受到了獸人的突襲,佛羅仙領主蒙受了很大的損失,我們有理由懷疑,這件事情跟你們有關係。」

邪鬼獸戰士緊盯著獸人薩滿,冷冷的說道:「那場襲擊的主謀是一個紅袍法師,匕首灘官方已經逮捕了他,並且將在在廣場上弔死了!現在,你們的盟友已經失敗了,你們沒必須要保持秘密了!」

「這不可能!」

邪鬼獸的話頓時讓獸人薩滿尖叫了起來,她大聲的說道:「你們不可能抓到紅袍法師,他是個很厲害的傢伙,他的法術很厲害,你們不可能對付的來他。」

「哼,匕首灘有強大的伊斯特瓦大人守護,就算是紅袍法師,也不是大人的對手!」邪鬼獸也同樣大聲說道:「我知道紅袍法師和你們有交易,不過,紅袍法師已經死了,你不必履行責任了,現在,將你們要交易給紅袍法師的東西交給我們,我們可以不追究你們襲擊匕首灘的罪行!」

「不,這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