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無盡破碎 >第六十二章 沼澤

第六十二章 沼澤 (1/2)

小說名稱《無盡破碎》 作者:隱仙者  更新時間:2015-10-20 02:51  字數:3531

等級太高參與低級的人物就是這一點不好,原本普通冒險者需要辛辛苦苦,冒著許多生命危險才能揭開揭露的一些隱秘和陰謀,在銀龍女士的預言術下,很快就被扒的一乾二淨,基本上沒有多少秘密可言。

甚至如果她們願意的話,現在就可以直接傳送到黑龍的巢穴中,直接將黑龍吊打一頓然後捉回來完成任務也完全沒有問題。

當然,這次冒險不是什麼重要的事情,主要是為了陪史姬出來玩耍,銀龍女士和維利亞*羅蘭也僅僅將其當做一個遊戲,並沒有認真的意思。因此,銀龍女士只是將預言術偵查出來的信息稍稍告訴了史姬一些,並沒有直接點出黑龍的巢穴位置和邪鬼獸的真實身份。

剛剛經歷了一場戰鬥,又隱隱存在著黑龍威脅的城堡自然沒有什麼輕鬆的氣氛,城堡的士兵分成兩班,一刻不停的在城牆上巡邏戒備。除了天性比較散漫的冒險者外,不論是男爵夫人的士兵,還是伊斯特瓦騎士的士兵都比較沉默。

整個城堡沉浸在一種陰鬱和壓抑的氣氛之中,史姬很不喜歡這種氣氛,再加上城堡外一刻不停的寒風和細雨,讓她這個一向活潑好動的少女也不得不宅在房間之中,至少對著燃燒著通紅火焰的壁爐,纏著維利亞羅蘭女士,或者銀龍女士講述他們過去的那些冒險故事更有趣一些。

一夜就這樣平靜的過去。

第二天一早,沉重的鐘聲在城堡中敲響,溫妮男爵夫人為她戰死的士兵舉行了簡單的葬禮,由二十四名士兵抬著他們昔日的同伴,將他們葬入了城堡東側的墳墓之中——這裡是一個向陽的小山坡,幾乎一半都是長著青苔和藤蔓的老墳墓。

許多冒險者和士兵們一起參加了戰死士兵的葬禮,他們都神情肅穆,一片沉默。生於戰鬥,死於戰鬥,這就是這個世界大多數冒險者和士兵們的宿命。

這樣肅穆而沉重的氣氛,讓從來沒有見識過這種場面的史姬有些觸動,公爵家族自然是有葬禮的,但是那些被各種儀式沖淡了哀思的葬禮,遠遠沒有今天這種簡單而又肅穆的氣氛讓她來的觸動。

「士兵們死於戰鬥並不是悲哀,他們忠於職守,致死也沒有後退一步,他們是好樣的!」邪鬼獸偽裝的女戰士走了過來,輕輕的在史姬旁邊說道:「不過,與這些忠誠的士兵相比,冒險者的命運更加悲哀!我們不知道自己會死在哪裡,也許是死於沼澤蜥蜴的爪牙下,也許是死於廢墟和遺迹中的魔怪,也許是有可能死在獸人大軍的突襲……太多的可能了,我們甚至有可能沒法好好的安葬,只能任由屍骸散落到荒野……」

不得不說,邪鬼獸的偽裝很成功,她現在就像是一個看到同伴的葬禮而觸景生情的冒險者和戰士一般,真情流露,感慨萬千。若非獨孤鳳等人早就能夠看穿她的身份,說不定還真的被她的表演給迷惑了。

「是呀,我從來沒想過冒險者的生活是這麼的危險和辛苦!」史姬很自然的點點頭,也是充滿感觸的說道:「以前聽冒險者的故事,充滿各種驚險和刺激,但是實際上……」

「好了,我們該出發了!」

不想史姬這個善良的孩子和邪惡的邪鬼獸多交流的銀龍女士直接打斷了兩人的對話,不過這位在人類世界生存了許多年的銀龍女士,也同樣不缺乏幽默感和惡趣味,她看向邪鬼獸偽裝的年輕女戰士,說道:「也許我們應該握個手,表示一下友好,畢竟,從現在開始我們就是同伴了。」

邪獸鬼有著與人類相反的反關節手臂,就算是偽裝成人類,她的手心也是常人的手背,幻術可以迷惑眼睛,但是無法迷惑戰士肢體接觸的直覺反應,所以這個微妙的特徵使得邪獸鬼的身份容易被有經驗的冒險者察覺。

「哈哈,我們已經是同伴了,不是嗎?」

邪鬼獸的「讀心」能力沒有從銀龍女士身上讀到惡意和懷疑的念頭,所以她大膽的一笑,攤開雙手,循著古老的借口幽默的說道:「握手的禮儀是攤開雙手,示意自己沒有武器,就像這樣,看我沒有武器,我是無害的,我是懷有善意的……」

「呵呵!」

這個並不怎麼好笑的冷笑話,還是讓眾人輕輕一笑,一個偽裝起來的邪鬼獸是無害的,懷有善意的?

哈哈,這個笑話好像確實只有史姬是發自內心的笑了。

……

蜥蜴沼澤,位於劍灣北部,著名的德沙*林河入海口附近,來自海岸的洋流和季風為沼澤帶來了充沛的降雨。迪林拜爾河、光耀河等等從迷霧森林、巨魔咆哮森林蜿蜒流出的河流,也都匯聚於此,融入了一片水道叢生的爛泥沼澤,形成了一片範圍巨大的濕地。

這裡,曾經是精靈帝國伊爾法朗的核心地區,然而現在,這個精靈語中被稱為「緩慢前行的庭院」地方,卻成了蜥蜴人、樹蛙人等等沼澤生物的天堂。

整個沼澤,除了一些堅忍的人類墾殖者開拓了其中的少數乾地,而大片的水澤區域仍然由怪物控制。

由於要尋找黑龍的巢穴,所以眾人並沒有直接進入「垂柳之經」,而是在自稱了解環境的邪鬼獸的引領下走向了渺無人煙的沼澤深處。

在沼澤中行軍並不容易,踩一腳就深入膝蓋的爛泥、無數不在的蚊蟲蚊子、各種各樣的毒蟲寄生蟲,以及可能由一個小小的疏忽就引發的瘧疾、熱疫、腹瀉等等疾病,都是比鱷魚、水蟒、蜥蜴人更可怕的危險。

為此,冒險者們不得不穿上了斗篷和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