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無盡破碎 >第五十五章 酒館

第五十五章 酒館 (1/2)

小說名稱《無盡破碎》 作者:隱仙者  更新時間:2015-10-16 01:09  字數:3470

法師,一位用的起奈瑟遺物艾恩石的法師,毫無疑問,就算不是一位強大的法師,也必然是一位富裕的法師。,而稍微有些見識的冒險者都知道,法師的實力一向是與財富成正比。一個能隨意拿出奈瑟時代魔法造物的法師,哪怕本身是一個菜鳥法師,但是她身上攜帶的捲軸、護符、首飾、道具等等魔法物品,也足以將她打造成一個犀利的炮台和堡壘。

冒險者們雖然貪婪,但是卻也分得清什麼人能惹,什麼人不能惹。一位富裕而神秘的法師,顯然不能他們這些普通的冒險者所能打主意的。

更何況,這個完全由女性組成的冒險小隊,除了那位法師少女讓人感到威脅之外,其他的幾位也同樣都不是好惹的人物。

比如,那位身材高挑,穿著一身漂亮的貴族女士獵裝,像一位參加宴會的貴婦人而多過像一位冒險者的年輕女士,在走進酒館的時候,幾個不壞好意的冒險者像靠過去揩油,結果像是迎面撞上的一頭暴龍一般,直接被撞飛了出去——那可是曾經砍下數十顆大地精的腦袋,被一頭食人魔砸中還能原地爬起來的資深冒險者,結果就因為這一場「無意中」碰撞,就直接撞斷了幾根肋骨,現在還正趴在神殿中接受治療呢!

而另一位男裝打扮的黑衣劍士,雖然並沒有任何出格的動作,但是對於酒館熟稔的態度,和酒保交換情報時的流利切口,以及那一雙直視人心蠅營狗苟的銳利目光,都現實著他是一位冒險的老手。並且,出於對刀口舔血生涯的敏感,一些經驗豐富的冒險者甚至能夠從黑衣劍士身上嗅到一股隱約的血腥和殺戮意味。

有著這幾個危險人物存在,哪怕是剩下的兩個少女,一個是面容冰冷、目無表情,看起來像是一個剛剛離開森林、對人類還頗為冷傲的月精靈,一個是穿著標準的盜賊襯衫和軟甲,但是實際上去神情亢奮,時不時東張西望一下的好奇少女。

雖然這兩個少女一看就是初出茅廬的菜鳥,但是因為其他幾個人的存在,還是讓所有的冒險者對她們自發的敬而遠之。

事實上,這種冒險者組合在其他人眼中是很顯眼,她們看起來更像是一個心血來潮翹家偷跑的貴族少女,在幾個老手的保護下,玩一場名為「冒險」的遊戲而已。

這種組合,雖然不常見,但是每年在匕首灘,都會出現那麼幾次。她們多事些無聊的貴族子弟,被吟遊詩人口中的傳奇故事所吸引和忽悠,傻乎乎的放棄安逸的生活跑到荒野去尋找刺激。

這些人,要麼是嘗過新奇之後,受不了野外生存的艱苦,灰溜溜的跑回去,老老實實的過自己的普通日子。要麼是在野外遇到強敵,與無數的無名冒險者一樣,因莽撞和冒失而埋骨荒野。這其中,只有很少很少一部人能夠真正的完成冒險,成為一個合格的冒險者。

當然,事實上,酒館內這些冒險者們的猜測並沒有錯誤。這一群主要有少女和女士們組成的隊伍,正是獨孤鳳、史姬、米拉諾、維利亞*羅蘭、銀龍伊利亞薩拉女士五人。

龍矛城堡的建設已經走上了正軌,來自周邊地區的領民和冒險者們正按照計劃源源不斷的匯聚到龍矛城堡的規劃區域內。而一直以來,被獨孤鳳等人警惕的邪惡勢力可能的襲擊並沒有降臨,所以到了現在,已經不需要獨孤鳳親自坐鎮,事事親臨。

而這一次,正是史姬聽說了匕首灘仲夏祭的盛況,纏著獨孤鳳要來看熱鬧。而一向疼愛妹妹的獨孤鳳也破天荒的答應史姬,以普通冒險者的形式組建一個冒險小隊,帶她體驗一下真正的冒險生活。

史姬自然是欣喜萬分,不過為了冒險生活更加有趣,史姬有突發奇想,以獨孤鳳的力量太強,戰鬥起來沒有懸念的理由糾纏著獨孤鳳,讓她不要以戰士的身份出現,而是偽裝成法師,負責為隊伍提供法術支援,而非作為冒險作戰主力。

對此,獨孤鳳自然無所謂,事實上,作為一個近戰玩膩了之後,偶爾換換口味也不錯。因此,史姬這個頗為有趣的提議就被她接受了。

這一次,為了扮演好一個法師,獨孤鳳特意收起了兵器,穿上了陰影斗篷,並將從巫妖拉沃克哪裡得來的艾恩石拿出來頂在頭上做裝飾,再配上一柄華麗和實用兼備的法杖,一個嶄新的魔法少女艾莉塔就新鮮出爐了。

「嘻嘻……姐姐,我的提議不錯吧!」

看著一身法師行頭,渾身洋溢著靜謐與神秘氣息的姐姐,史姬不禁拍手一笑:「哈哈,姐姐你可要記得,你現在是法師呦!可不要再冒險的時候,也和以前一樣衝到最前面呢!」

獨孤鳳抬手取下斗篷上的兜帽,白金色的頭髮從流動的長河一般陰影中流淌而出,頓時讓所有人眼前一亮。

對於史姬的玩笑,獨孤鳳只是淡淡一笑,史姬這個笨丫頭可不知道,這個世界上還有一種巫師是只學一種閃光術,其他的技能全部點到雙手劍單手劍順勢斬旋風斬提起斬跳檔斬破鞋斬等等技能之上的情況。

「可惜啊,匕首灘的仲夏祭,我還是蠻期待來著。」

一身黑衣的維利亞*羅蘭女士,看著酒館之外呼嘯的暴風雨,不禁有些遺憾的說道:「在深淵世界,可是很難看到這種充滿豐收和喜悅的盛會呢!」

「都是這該死的暴風雨毀了這一切!」

彷彿是應和維利亞*羅蘭的感嘆一般,酒館中的一個客人高聲的抱怨道:「這該死的風暴,這該死的大雨,這該死的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