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無盡破碎 >第二十八章 武僧(第一更,求月票

第二十八章 武僧(第一更,求月票 (1/2)

小說名稱《無盡破碎》 作者:隱仙者  更新時間:2015-10-01 19:53  字數:3572

「羅蘭小姐你是龍脈者嗎?我看到你和我姐姐的戰鬥,你的力氣好大,竟然能夠接下我姐姐的進攻,真是了不起!你不知道我姐姐的力氣到底有多大,她可是……嗚!」

獨孤鳳淡淡瞥了一眼,直接將史姬要說的話封在了她的嘴巴里。

這個世界的限制頗多,每個人的基本屬性都代表了先天的稟賦,不過一個人的屬性卻始終有其固定的極限。dnd遊戲中所設定的三種加點方式,某種意義上就是世界規則的投射。

固定英雄模板,是按照固定的屬性點:16,14,13,12,11,10來按需要來隨意分配、力量、敏捷、體質、智力、感知、魅力六維屬性,這種模式是最固定最中庸的方法,不論怎麼分配屬性,都比較均衡,即保證了在某一屬性上的天賦,又保證了沒有明顯的弱點。

不過,無論是真實的dnd世界,還是玩遊戲的玩家,最常用的一種模式,還是隨機擲骰來選擇屬性。以一個二十面骰子,投擲六次,決定出生六維屬性。一把來說,對於普通人而言很難投擲出一個好的屬性,不過對於獨孤鳳來說,通過控制擲骰的概率,她足以將自己的六維屬性改成一個足以遭受天罰的恐怖數字。

當然,真實世界裡沒有gm天罰,所以獨孤鳳帶著一身逆天的屬性現在仍然活的很好。

「是的,我是龍脈者。」維利亞*羅蘭微微點頭,因為某些特殊的經歷和原因,她的力量屬性幾乎不遜於巨龍。不過,讓她好奇的是獨孤鳳的屬性,從交手的情況來看,獨孤鳳的力量屬性甚至可能比她還高。她並沒有從獨孤鳳身上感覺到巨龍或泰坦巨人之類血脈的氣息,以一個純粹的人類,哪怕是傳奇戰士,擁有這麼強大的力量屬性,也實在是有些不可思議了。

不過,出於深淵世界的習慣——對旁人的秘密不要詢問,除非你想和他刀劍相見。羅蘭並不會主動詢問這些問題。

「好了,美麗的小姐,我的故事講完了。」維利亞*羅蘭女士娓娓的講完深淵君主的雙生子與她們的異界人類魔寵的故事之後,又優雅的笑道:「深淵雙子和魔寵的故事雖然完結了,但是她們的冒險卻仍然在繼續!只要有新的冒險,就有新的故事。」說到這裡,維利亞*羅蘭女士輕輕眨了眨眼睛,若有深意的說道:「說不定某一天,我們也會遇到她們來主位面冒險呢!」

「這個故事真好聽!」史姬意猶未盡的聽完整個故事,同時還不忘請姐姐評價:「姐姐你覺得怎麼樣?」

「深淵雙子的召喚法術並沒有出錯!」獨孤鳳對故事本身不置可否,只是淡淡的說道:「這個世界上最強的存在是無名冒險者,而最強的生物卻是從異界召喚來的某種人類。」

「……」

眾人聽到都微微一愣,旋又都笑出聲來。

「哈哈,從異界來的人了當然很強了!」史姬也為自家姐姐一本正經的冷幽默笑了起來,不過為了維護姐姐大人的英明神武的形象,她還是要正色解釋一下的:「能夠跨越遙遠的距離,從異界而來的人類必然都是強者嘛!對了,梵迪斯,你的導師不就是一位從異界來的傳奇武僧嘛!」

「是的,我的導師確實是從異界而來!」梵迪斯點點頭說道:「他是一位強大的傳奇武僧。不過,他並不是被人召喚過來的。」

「那他是怎麼過來的?」

「據我的導師說,他是和一位強大的敵人,在一個名為鮮花山脈的地方決鬥時,因為強大的力量碰撞而捲入時空亂流,是無意中闖入到這個世界的。」

「啊,像你的導師那樣強大的武僧,還有能夠和他匹敵的對手嘛?」

「是的,據我的導師說,他決鬥的對手,是一位手持精金重劍,攜帶一隻巨雕做寵物的獨臂遊俠。那位獨臂遊俠是那個世界最強大的五位傳奇強者之一,據說他曾經是那個世界最強大的教會『全知與真實教會』的學徒,後來判出教會,加入了『全知與真實教會』的宿敵,一個名為『遠古之墓』的遊俠組織,學習一種名為『寶石少女的純白之心』強大劍術流派,他曾因為與自己的導師相戀而被他的養父驅逐,並且因此而斷臂。他在被放逐的十六年里,遊歷的整個大陸,並且和大陸的好幾位傳奇強者成為了好友,獲得了東方的傳奇魔藥師與北方的傭兵王的部分傳承,還在一個名為劍之墓地的遺迹中挖掘出了一種『九劍』的傳承……」

「啊,那位強大獨臂遊俠竟然還是一名『九劍』?那他是軍道之劍,還是賢者之劍,他精通哪幾個流派?鋼魂流,還是虎爪流?」

聽說那位擊敗過梵迪斯的傳奇武僧導師的強大獨臂遊俠竟然是一名九劍,史姬頓時興奮起來,九劍的強大是有目共睹的,甚至可以說是國度內最為強大的一種戰士類職業,只是由於它的秘傳特性,大部分普通人根本沒機會學習或進階這種職業。史姬也是因為有一個好姐姐,才能在姐姐的指點下成為一名影手流的賢者之劍的。

出於對同類職業者的好奇和關注,史姬頓時將梵迪斯的導師故事放在一邊,追問起這位強大的傳奇九劍的故事來。

「不,那位遊俠是一位九劍宗師,擅長九劍的所有武術流派。他曾經進行過好幾種特殊的儀式修行,在體質、力量和感知上獲得了極高的加成。比如他服下一種名為『愛情之花』的劇毒,在於情人的分離的痛苦中受到從精神到**的折磨;他還曾經持續十六年在大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