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無盡破碎 >第二十二章 規則

第二十二章 規則 (1/2)

小說名稱《無盡破碎》 作者:隱仙者  更新時間:2015-09-25 17:37  字數:3532

「哦,卑微的凡人啊,你是來向偉大的殺戮之主奉上你的靈魂和血肉嗎?」

王座上的男子,充滿了俯視眾生的威嚴。∑,

然而獨孤鳳僅僅只是瞥了他一眼之後,就將其徹底無視,而是以一種饒有興緻的研究姿態打量著眼前的王座:「雖然只是一點點的神性,但是畢竟也是從殺戮神職中分割而來,所以自然的就演化出一個小小的殺戮王座嘛!」

「卑微的凡人,你這是褻瀆,這是冒犯,你竟然直視神祇的榮光,你竟然覬覦眾神的王座,你有罪,你罪不可赦!」

獨孤鳳傲慢的態度,似乎激怒了王座上的男子,巴爾咆哮的說著。受到刺激的神性,立刻展現出了它的恐怖威力,一種龐大的威能,頓時充滿了整個神殿,突然之間,彷彿整個空間似乎張開了眼,凝視到了獨孤鳳身上,無形的威嚴彷彿一道高達數百米的浪山,挾著無比的力量,猛烈的向她壓了過來。

神威,這就是神的威嚴,是由於褻讀而自發產生的神威!

而隨著王座上巴爾的咆哮,王座周圍燃燒起黑暗的火焰,那些骷髏就一個又一個從燃燒的王座上飛了下來,變成一個個戰士,或者魔法師……

戰士揮舞著武器,而魔法師在唱著魔法的咒語……

淡淡的看了王座上的巴爾一眼,獨孤鳳平靜的笑笑:「雖然只是一個萬千分之一的投影,但是既然你敢於將意識分裂,潛伏到各個後裔的血脈之中!那麼就讓我現在斬殺你,作為將來在你的真正王座上決戰時的預演吧!」

長劍交錯,一個呼吸之間,獨孤鳳和巴爾的意志就已經分出勝負。

血腥的殺戮王座崩解,全新的劍之王座矗立!

就是如此簡單,獨孤鳳輕易的就斬殺了巴爾的意志,將殺戮神性的力量徹底化為自己所有。

獨孤鳳退出意識空間,睜開雙眼,眸子中一抹銀白色的光芒一閃而過,旋又消失不見。每一個神祇的神性都有所不同,與充滿邪惡和血腥的巴爾神性相比,獨孤鳳的殺戮神性充滿著一種冰冷無情的味道,銀白色的神性,就像冷冰冰的刀劍一樣,沒有任何偏向,只為殺戮而生。

「在這一個充滿殺戮與戰鬥的世界中,作為殺戮之主,竟然只有區區中等神力的層次,這個巴爾,還真是有夠無能啊!」

冰冷的殺戮神性牽引著殺戮原力,環繞著獨孤鳳猶如潮汐一般定位為起伏。獨孤鳳品味著殺戮神性中帶來的信息,感受著那漸漸開始傾向於她的殺戮原力,不禁冷笑一聲,毫不掩飾對昔日的殺戮之主巴爾的鄙視。

費倫世界,作為一個種族眾多,怪物遍地,紛爭不斷的世界,從來的主流就是殺戮與戰鬥,而作為名義上的殺戮之主,巴爾竟然只把神職的重點放到「謀殺」上,毫無意義的沉湎於種種陰謀詭異的暗殺爭鬥之中,實在是愚不可及。

殺戮,不僅僅只是謀殺,人殺人,人殺怪,怪殺人,怪殺怪,世間生靈的一切爭鬥和廝殺,都可以歸入殺戮的範疇。而且作為一個原典是遊戲的世界,殺怪和pk就是永恆的主流,殺戮之主,理應成為這個世界最強大的神祇之一。而不僅僅只是像現在的巴爾一樣處於不上不下的中等神力範疇。

當然了,遊戲和現實不同。不能簡單的拿遊戲的規則來套用現實的費倫世界,但是了解諸世界投影規則的獨孤鳳卻明白,一個世界*通過宇宙膜之間的交集映射到另一個世界,被另一個世界的存在感知到所創造、遊戲之類的作品,固然有作者的腦補臆想成分,但是其作品的主題是基本不變,因為那就是一個世界的概念本質。

所以,以遊戲形式在另一個世界投影出現的dnd世界,殺戮和戰鬥就是貫穿其宇宙始終的主題。

獨孤鳳並不急於封神,她來到這個世界是為了體驗突破神關的,而非急於提升力量的。所謂法則,在獨孤鳳的認知中就是被所有存在和事物廣泛遵守的規則和秩序,比如一個遊戲,沒有規則就沒法玩,人人不遵守規則也同樣沒法玩;比如人類社會,沒有道德和法律,沒有良知和秩序,就會陷入弱肉強食的禽獸世界,沒有文明存在的基礎;而同樣,對於一個宇宙,沒有四大基本力,沒有各種物理常數,這個宇宙也根本不可能有序的存在……

所以,想要突破神關,首先就是要體會法則、遵守法則,然後才能制定法則、超越法則,。而這個法則,小到遊戲規則,中到社會秩序、道德法律,大道宇宙規則、自然常數等等都是如此。

費倫世界雖然是一個魔法創造的世界,但是它卻是以法則為主。就像這個世界在異界投射而成的dnd遊戲設定一樣,它的核心規則是由可以借用四面、六面、八面、十面、十二面、二十面這六種骰子來描述的隨機概率決定一切世界。

在這個世界中,你揮出的劍能不能擊中巨龍?或者你的劍是刺傷了巨龍還是被巨龍的鱗片彈開?你是否能夠識破一個騙子的謊言,或者你是否能夠成功游過一條湍急的河流?等等諸如此類,這個世界一切正在發生的,將要發生的事情,小到樹葉飄落的方向,大到世界的毀滅生成,都是由這些隨機概率中決定。

對於這種核心規則,獨孤鳳並不陌生,因為幾乎所有的世界最核心的規則,其實都是有一組隨機的概率所組成,它們之間的差別,只是核心規則使用的概率骰子的不同而已!至於完全沒有隨機概率的世界,那是一個徹底機械的、絕對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