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無盡破碎 >第十八章 羅蘭

第十八章 羅蘭 (1/2)

小說名稱《無盡破碎》 作者:隱仙者  更新時間:2015-09-22 00:07  字數:3357

純白的身影披著一身雪白的戰袍和白金色的輕甲,秀麗簡潔的無袖白紗戰袍,帶著百合花瓣似的齊膝戰裙,露出少女白皙的小腿和肌膚。●⌒,她的身影迅捷的在風暴之中躍動,白金色的戰甲也彷彿變得輕盈,宛如天使的羽毛編織而成的披肩,閃耀著聖潔的光輝。即使是在激烈的戰鬥之中,她依然散發著神聖而高貴的氣息,她的身影所到之處,彷彿有著一縷金色的光芒從天而降,將整個世界的目光和祝福都匯聚起來。她,天然就是世界的焦點,一切理想所凝聚的姿態。

蘿蕾目光虔誠而崇敬的望著純白的身影,她彷彿看到了神的啟示,那純白的身影,就是光輝諸神的化身,那威嚴而浩大的氣勢,和傳說中描述的諸神一般的讓人忍不住頂禮膜拜。

「神呀!我好像看到了您的光輝!」蘿蕾雙手緊握,放在胸前,輕輕的祈禱。

純白騎士的對手,是一位黑髮黑甲的騎士。騎士有著一頭如夜空一般深邃的黑髮,身形並不高達,反而有著如少女一般的纖細娟秀體型。

黑髮的騎士全身都被華麗而猙獰的盔甲覆蓋,只有他的一雙手,沒有任何的防護,這雙像女孩子一樣纖細和美麗的手握著一柄雙手大劍。他的周身升騰著讓人不敢直視的氣勢,沸騰的意志力在他的身上澎湃的燃燒,爆發出一種讓人不由自主想要跪倒膜拜的威嚴。

騎士纖細的雙手揮舞著寬闊的雙手大劍,每一次戰擊,都撕裂空氣,爆發出雷鳴般的炸裂聲響。純白的騎士,使用的是同樣的劍術,雙方的劍術都純粹無比,完全沒有任何的玄妙花巧,就是普通的斬擊、直刺這種普通戰士都懂得的劍術技巧,但是就是著普普通通的技巧,卻在對戰的雙方手中,展現出恐怖的威力。雙方的巨劍硬碰硬打,劍鋒猛烈的交擊。龐大力量在交擊的一瞬間,匯聚在雙劍交鋒的那一點,瞬間如山崩海嘯一般的爆發出來。

無比猛烈地爆發,炸出滾滾雷聲,霸道的爆發之力,震交擊的雙劍反方向錯開,一股巨大的衝擊波,從雙劍交擊的方寸之地轟然擴散,宛如颱風一般向著四周席捲。

純白的騎士和黑甲的騎士稍稍錯開,又瞬間向對方發起衝擊。雙方大劍的每一次揮舞,都能撕裂大氣,每一次的撞擊,都帶起狂暴的颱風。寬闊的訓練場已經成了一個巨大的風暴漩渦,撕裂長空的劍風斬落樹枝,還未來得及飄落,轉眼之間就被狂暴的颱風橫掃出去。就連原本站在百米之外的蘿蕾,也不得不再往後退去,以免被著狂暴的颱風搏擊。

純白與幽黑的身影縱橫閃爍,戰鬥越來越激烈。突然,從激烈的風暴中心傳出清越的長吟,激昂的聲音連綿不絕,帶著宏大和威嚴的高亢音調直入雲霄,瞬間傳遍整個莊園。這種高亢的聲音完全不是人類所能發出的聲音,而是某種只存在與神話傳說之中的上位生物的吟唱。

這是巨龍之音。

隨著這奇蹟一般的聲音,黑甲騎士的氣勢陡然高漲起來,原本全身被甲胄包裹的他,就能讓人產生一種畏懼與仰視之情,但是那更多的是來自於他身上那具神秘而猙獰的戰甲帶來的壓力。而這一刻,所有處在莊園之中的人都突然感受到一種莫大的壓力,在這宏大而威嚴的吟唱之中,忍不住的想要跪地膜拜。這是來自於畏懼生物巔峰生物的強大威壓,這是來自於人類面對不可抵擋的存在的本能反應。

蘿蕾被這股巨大的威壓壓的幾乎喘不過起來,她驚異的看著那全身裹著神秘戰甲的身影,不由自主的想著,莫非那副戰甲之下竟然裹著一頭傳說中的巨龍嗎?

「神呀!難道和領主大人戰鬥的竟然是一頭巨龍嗎?」蘿蕾一邊輕聲的祈禱,一邊有些擔心的看向那純白的身影。雖然僅僅是在領主大人初來的時候遠遠的看過一眼,但是蘿蕾早已經將領主大人那高貴美麗的身影牢牢的記在心裡,現在看到領主大人和這樣強大的黑甲騎士的戰鬥,讓她不禁打心眼裡為領主大人擔憂和祈禱起來。

高亢的巨龍之音中,黑甲騎士的氣勢不斷的上升,在黑甲覆蓋下的纖細的軀體,渾身的肌肉有節奏的抖動,每一處筋腱纖維都如蛇一般的蠕動糾結,每一處的骨骼肉膜都如彈簧一般的擠壓伸縮,每一分細胞都彷彿能夠自由呼吸一般,吞吐著巨大的能量。

這並非吸取外界元素力量的魔法,更非是所謂的鬥氣,也並非是別的超凡力量,而是單純到了極點、純粹無比的**力量,這是全面超越了人類體質、猶如巨龍一般的強大怪力。

借著錯開的瞬間,黑甲的騎士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如巨鯨吞海一般,大量的空氣被吸入肺腑,然後被激蕩的血液運輸到全身的各個部位,為每一個細胞灌注滿新的能量。炙熱的鬥志如火焰般的燃燒,龐大的生命精氣有如實質一般的沖霄而起。騎士纖美的身形並未膨脹擴大,但是在秘傳的呼吸之法作用下,完美的調動著每一處筋腱每一處細胞的能量,強大的**力量已經提高到了所能達到的極限。

高亢的巨龍之音猛然拔高,黑甲騎士雙手高舉大劍之上,猛然爆發出刺眼的光芒,然後一劍化作銀色的雷光,向著純白的身影急速斬下。

疾斬的一劍帶著彷彿能將大地劈開的純粹暴力,撕裂長空,斬出一道長達百米的真空風刃。

純白的身影彷彿早有準備一般,既不躲避也不格擋,劍鋒向下,斜指地面,然後猛然上撩。

下一刻,大地像是